四海股份信披违规 财务问题引关注

近期,四海股份因“一壳两卖”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曾经的重组合伙人浙江众禾与北京大河对簿公堂,在重组和诉讼过程中,四海股份涉嫌隐瞒多项重要事实。该公司还试图不对官司情况进行披露,直到地方证监局介入,才不得不做出披露。

715日,四海股份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712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内蒙古监管局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内蒙古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经查,我局发现你单位自20124月以来未按规定披露濮黎明(时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原公司实际控制人)与北京大河之洲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关于股权转让及重组框架协议之补充一》的事实。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67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30条的规定。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59条的规定,现要求你单位在2013731日前予以改正,并向我局上报书面整改报告;同时在你公司公告媒体上,对未依法披露的上述事件作出公开说明。”

而在上述公告发布的次日,四海股份又再次发布《补充公告》称:712日四海股份收到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内蒙古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分别为《关于对濮黎明采取责令改正、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关于对浙江众禾投资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以及《关于对内蒙古四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内蒙古监管局下发这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目的就是规范四海股份的信息披露行为,却被以如此“不规范”的方式分两次披露出来,可见,四海股份在规范信披方面仍有待提高。

另外,四海股份在财务数据方面,也出现自相矛盾的情况。四海股份继去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并出现亏损之后,今年上半年貌似成功扭亏,实则全部仰仗于递延所得税调整带来的“会计利润”,而扣费后净利润再度呈现大幅下滑,前景实在不容乐观。

莫名增加的销售收入

首先来看最重要的财务指标——营业收入,四海股份对此的信息披露可谓是疑点重重。从年报披露的信息来看,四海股份在合并范围内仅下辖了2家子公司,营业收入合计为18291.58万元;同时母公司收入为246.45万元,但全部为向子公司收取的房租收入。那么,根据合并会计报表编制的基本原理可知,母公司向子公司收取的房租,最终会形成子公司的期间费用,在合并口径下这两项会被抵消。因此,母公司向子公司收取的246.45万元房租收入,根本不会形成合并营业收入。

以此计算,即便假设四海股份的两家子公司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购销业务,最终的合并营业收入也不可能超过它们营业收入的合计金额,即18291.58万元。

但事实上,年报披露的四海股份最终合并营业收入高达18310.13万元,显著超过了前述测算金额(见下表)。

最终的合并营业收入金额,怎么可能超过合并范围内的几家公司营业收入的合计金额呢?这就不得不令我们产生质疑,四海股份是否存在虚构收入的行为。

针对这一问题,四海股份解释称,2012年母公司收入为内部销售实现,但其最终实现对外销售,抵消金额只是母公司的成本金额,而非母公司的销售收入金额。

疑点重重的现金流量

再来看四海股份的现金流量表,也存在颇多疑点。从2012年年报披露信息来看,该公司“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和“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两个科目的发生额都较大,其中前者发生额1亿元甚至直追与主营业务密切相关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科目约1.5亿元的发生额。

一般来说,这两个现金流科目核算的都是与主营业务并不直接相关的资金往来,正常情况下金额不会很大;而四海股份不仅发生了上亿元的“非主营”现金流量,而且金额直追主营业务现金流,这本身就非常值得警惕。

而且,从这两个科目发生额构成来看,“其他单位往来款”均占据了主要位置,发生额分别为9914.7万元和7749.62万元。由于这两个现金流科目不用于核算日常经营、产品购销业务所导致的现金流,那么四海股份在这样一个“非主营”科目中,为何会存在如此大的现金流量?对应的“其他单位”又是哪些?

对此,四海股份在其年报中并未进行详细披露。

与此同时,该公司资产负债表中的“其他应付款”科目显示,期末针对大股东“浙江众禾投资有限公司”的往来款余额为1.3亿元,且账龄全部为“1年以内”,由此推断这笔巨款全部诞生于2012年当中,那么这就势必对应着四海股份2012年中从大股东处至少获得了1.3亿元非业务性往来资金,体现在现金流量表中的“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科目上,发生额至少应当有1.3亿元。

但事实上,这却很明显高出了披露的该会计科目大约1亿元的发生额。

自相矛盾的员工薪酬

最后再来看四海股份的人力成本项目。从资产负债表中的“应付职工薪酬”科目来看,本年减少额为512.53万元,这代表了该公司实际支出的人力成本金额;但与此同时,现金流量表的“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科目发生额却只有446.08万元,显著少于资产负债数据所体现的支出金额。

这两项数据本来应当是可以互相匹配的,然而两者间却存在着66万元的差异,那么这个差异因何而来?

对此,四海股份回应称,“公司2012年度员工的部分工资、保险、福利计提时间与实际支付时间存在差异造成‘应付职工薪酬’科目与现金流量表的‘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科目发生额存在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