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金融衍生品 >> 人物访谈 >> 浏览文章
  • 人物访谈
  • 成培元:坚持合规运营 直面行业整合

    时间:2016年02月24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 作者:黄芳芳 点击: 【字体:

    成培元:坚持合规运营 直面行业整合

        “如果我看得更远一点的话,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句名言是牛顿在与罗比特•胡克进行学术争论时所说,不管牛顿出于自谦也好,还是别有它意。但用它来形容邮币卡电子盘的后来者颇为贴切。

        2013年10月21日,南京文化艺术产权交易所钱币邮票交易中心在线交易平台正式上线运营,开了邮币卡电子盘交易的先河。此后,不少文交所纷纷上线邮币卡电子盘业务,此类交易中心在国内纷纷开花。据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总经理成培元介绍,目前国内约有60余家邮币卡电子盘交易中心,正在筹备之中的交易所还不算在内。事实上,于2015年6月18日上线的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从上线时间来看,属于后来者。成培元告诉记者,很多交易所在上线之初都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谷底阶段之后成交量才有所增长。但出乎意料的是,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仅上线3个月,日交易额便突破了20亿。“一方面,投资者看重的是中国艺交所这块中字号的招牌,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同行们前期对市场的培育和铺垫。”
     
        声名大噪的邮币卡电子盘
     
        邮币卡电子盘将钱币、电话卡、邮资品等搬到线上平台,用类似股票的操作方式进行实物线上交易。成培元告诉记者,文交所中大宗类或高端的工艺艺术品的参与者较为小众。相比之下,邮票、钱币、电话卡等受众面较广。譬如,作为国家名片的邮票,退出流通领域的钱币等均有国家信用背书,又是标准化的收藏品,有良好的电子盘交易的基因。

        “我觉得,邮币卡电子盘行业未来的潜力相当可观。”以邮票为例,它有别于贵金属、原油、有色金属等其他现货品种,作为一种收藏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收藏价值会有一定的上升空间。尽管目前邮票已丧失了原有的实用价值,但它是一个国家对外展示政治经济文化的窗口。成培元认为,2005年-2008年是邮票实体市场的枯竭期,有的邮票刚开始发行就会打折,整个市场非常萎靡。直到人们把传统的邮票搬上电子盘时,行情才有所起色。“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线上的交易带动了线下实物市场的交易。”在传统市场中的人若想引领行业的风向,他们最主要的投资方向在电子盘中。

        就整个行业而言,传统的邮币卡市场属于小众市场,实物交易市场的辐射范围有限,但邮币卡被搬上互联网以后,只要电脑、手机连接互联网就可以在全国甚至全世界进行交易。它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参与者加入到邮币卡行业,参与的资金也在不断增加,“这也令过去默默无闻的邮币卡市场声名大噪。”

        成培元认为,参与邮币卡电子盘的人和资金多了,也导致线上藏品的价格节节高升。

        一般来说,发行量越小,未来收藏的价值越大。2015年11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中国航天普通纪念币面值为10元,发行数量为1亿枚;2016年1月16日,发行的2016年贺岁普通纪念币(猴币),面额为10元,发行数量为5亿枚。从发行数量上来看,航天币与猴币的发行数量较大,“但它不会对市场造成特别大的冲击。”成培元告诉记者,交易所不会立即挂牌上市刚发行不久的藏品,“而是先经过市场和时间的检验,才能放到电子盘上”。一般要在发行后的3-4年以上,尽量让这些藏品在市场里充分流通和沉淀后再上线交易。

        在传统的线下市场,邮币卡的品相、真假问题是收藏者的困扰之一。在邮币卡电子盘上的藏品首先经过了鉴定、托管、保险等环节,交易者无需担心品相和真假问题。对于新藏品的定价,成培元表示,首先依据其现货价格,其次根据市场价格的波动,适当地下浮。另外,中国艺交所还设立了上市决策委员会,针对目前交易所的资金状况和前期上市品种的表现再进行价格调整。

        新藏品挂牌上市后,会吸引一批“打新一族”。“邮币卡电子盘打新已经成为最受追捧的投资方式之一。”

        成培元告诉记者,在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的电子盘上,第一次的打新资金超过100亿元,第二次约为250亿元。大家的钱都疯狂地追逐新上市交易的藏品,“现在我们改变了策略,推出了市值打新的策略,即在二级市场上持有一定的市值(持仓)才能参与打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活跃二级市场,维护市场的稳定。
     
        让“无形的手”发挥作用
     
        世上不存在只涨不跌的市场,邮币卡电子盘也不例外。当某一藏品的现货价格与线上价格出现较大背离时,“这就是潜在的风险,其中有多少人参与,还是有人恶意炒作,交易所要做的就是向会员警示风险,可适当离场,不去追涨杀跌。”

        成培元表示,中国艺交所除了设置涨跌停板的制度,同时还在网站上公布实物与线上价格的对比,“我们经常组织经纪会员针对邮币卡专业知识和风险教育方面进行培训,希望通过投资者教育,向投资者传递正确的投资理念,让大家不再疯狂地跟风追高。长此以往,这个市场也会更健康。”
     
        政策是一把双刃剑
     
        近年来,邮币卡行业呈爆发式的增长,成培元认为,由于国家对金融和文化产业创新的支持,以及“互联网+”战略,“整个行业乘着产业的东风,得以实现高速的发展。”

        据介绍,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成立半年多的时间,已发展到1500家经纪会员,30余万交易会员的规模,“金融产业和文化产业是国家发展的重点,正是因为我们站在这个风口上。”

        此外,邮币卡电子盘交易的火爆跟当前我国金融投资渠道较少有关,成培元表示,原来沸沸扬扬的炒房团、中国大妈,以及后来参与炒原油的投资者不在少数,但事实证明房地产、黄金、原油等投资品种已不符合当下的投资趋势,“中国目前最适合投资的品种是股票,类股票的邮币卡电子盘也因此备受推崇。”

        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股票账户去除休眠账户后的有效账户数为14,214.69万户。据粗略统计,目前国内参与邮币卡电子盘交易的人数超过100万人,从开户数量上比,邮币卡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当我们的会员突破3000万,中国艺交所才算引领文化金融领域的潮流,成为行业的领头羊。”

        中国艺交所邮币卡交易中心自成立以来,成绩斐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泛亚兑付事件、中港事件之后,投资者对行业的热情迅速消减,成交量有所下降。“我们正处于信心恢复的阶段,也是重新汇集人气的关口,只要是健康、安全的交易市场,都会走出困局。”

        另外,不可否认的是,政策风险依然是邮币卡行业最大的风险。以北京的邮币卡交易平台为例,其监管部门为北京市金融工作局。每年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对交易所一年的工作进行梳理、核查,包括交易规则,及上市交易品类等都要审批及备案。成培元指出,目前监管部门对邮币卡电子盘的监管并不像银监会、证监会对银行业、证券行业监管得那样细致入微。

        2011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件),规定除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这对于当年如火如荼地进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文交所来说是致命的。而成培元所指的政策风险,正是未来监管部门将如何监管邮币卡电子盘行业,是“一刀切”还是“分而治之”?

        整合是未来的方向
     
        目前全国文交所中开设邮币卡电子盘的有60余家,“各个文交所的业务加起来体量非常大,却彼此各做各的。”成培元表示,文交所在这方面的竞争十分激烈,大家不停地抢占市场、相互挖人,包括实施创新的规则立即被其他平台拿来套用等。邮币卡电子盘行业正处于一个无序发展的状态。

        2015年1月16日,证监会主席肖钢在证监会召开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继续做好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重点配合有关方面做好清理整顿和风险处置工作。这也意味着今年监管部门将继续延续2015年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合法合规的清理整顿工作,其中包括涉及邮币卡电子盘业务的文交所。成培元指出,2015年部分省市的金融监管机构已陆续开始了新一轮的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中国艺交所之前已通过了全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的检查验收。“相信此次整顿工作结束后,国内的邮币卡平台将进入到一个规范和整合的阶段,而这一过程或将持续一到两年时间。”

        “与其惧怕将来的整合,倒不如现在奋发,让中国艺交所在合法合规、安全教育、资金安全等方面,成为行业参与者和监管者眼中最合规、最健康的交易场所,行业整合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成培元自信地说。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