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金融衍生品 >> 人物访谈 >> 浏览文章
  • 人物访谈
  • 许振明:美联储或将延缓加息

    时间:2016年03月24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 作者:黄芳芳 点击: 【字体:

      从去年全球金融市场来看,相比其他货币,美元仍较为强势,人民币只升不贬的时代宣告终结。在新兴的拉美市场,由于经济疲弱货币贬值幅度惊人。此外,大宗商品、原油等价格大幅走跌,在此背景下,未来全球经济将如何演绎?在中国第二届金融理论分析研究高峰论坛上,台湾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台湾注册财务策划师协会理事长许振明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J:《经济·金融衍生品》
        X:许振明 台湾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台湾注册财务策划师协会理事长
     
        J:您对当前的国际金融形势怎样看?
        X:当前国际金融形势与2008年以来国际金融货币政策有很大的关联。2008年国际金融海啸发生以后,2010年美国实施了强劲的QE货币政策,即非传统的货币政策。传统的货币政策是指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买卖短期国库券,金融货币市场票据,但在这次非传统的量化宽松政策就调整了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主要是针对政府债券量化。在量化货币宽松情况之下也包括了降息。

        国际金融海啸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引发此次的经济萧条和波折,非传统货币政策QE一直支撑着当前的资金行情。即便美联储于2014年底结束了QE政策,但它累积的高达4万亿美元的庞大资产仍在国际市场上流通。经过欧债危机之后,欧洲央行开始实施了QE政策和负利率政策。但不像美国是独立的国家,由于欧元区的财政没有统一,欧洲央行有很多受限,一直到最近才实施量化宽松政策。

        J:您如何看待美联储加息?
        W: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之所以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方式刺激经济,因为他曾专门研究1930年美国大萧条,以及1930年出现通货紧缩。然而,美国在2008年财政赤字也严重,无法再利用财政政策,便采取了货币政策来刺激。

        伯南克曾写文章指出,用货币增加量来取代股票市场市值下跌,房地产市场崩盘的下跌。由于美国一直是以消费为导向的经济,所以采取了用货币刺激股市,制造财富效果。但斯坦福大学教授Hall认为,美联储实行这样的政策,包括维持低利率政策对降低企业股市融资贴水,股市融资成本和降低房地产贷款利息成本应该有所帮助,所以,他在2014年就提出来要继续维持低利率,不应该升息。

        我一直认为美联储不应该加息,这对新兴经济体产生不利的影响,但美联储还是照样在去年12月底升息了。实际上,美国最近也在研究,它的实际市场利率(均衡市场利率)还是负值,它的升息显然是错误的政策。

        各国的政策将来会延迟加息的时间,欧元、日本已经实行负利率,还包括瑞士,新兴市场受到的冲击较大。拉美地区新兴经济体的货币贬值幅度惊人,巴西、阿根廷等货币贬值的幅度也相当大。去年,亚洲贬值幅度最大的是马来西亚的货币令吉(林吉特),贬值幅度没有达到20%,拉美国家却达到了32%-34%。

        另外,美国现在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其金融体制还没有回归到2008年的正常状态,我认为,加息有点过早。

        J:2016年美联储会加息几次?
        W:美国可能会延迟加息。

        首先,尽管美国的失业率较低,但劳工工资率成长性仍低,过去美国经济学家多以5%为自然失业率,即低于5%美国劳工的工资率有机会大幅提升,但最新美国1月份民间整体时薪平均年增长率仅2.5%,仍低于达成2%通胀目标应有的3.5%-4.0%薪资年增长率。

        其次,我们不希望美元急速升息,近6个月来,美元的实质汇率上升超过7%,过强的美元除了严重影响美国出口外,也影响了其他国家的购买力和原物料价格,压抑了其他国家的物价,也间接导致其他国家的通缩。

        再者,实际上,美国当前的中性利率仍为负值。由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官员所估算出的中性利率仍处于低挡,这显示出FOMC官员对于目前的利率要急速调高的诱因不高,尤其是在近期经济展望前景不佳的情况下。

        在这种情形下,美国延缓加息几率很高,今年下半年才有可能加息。

        J:欧洲经济的情况如何?
        X:过去欧洲央行因受到“里斯本条约”规定不得直接给予财政陷入困境的欧元区成员国融通,只好透过不断调降主要三大利率及实施长期再融资操作配合微调冲销操作等常规与非常规措施。

        2015年3月,欧洲为了防范通货紧缩、维持经济成长,欧洲央行仍是实施了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虽于去年年底,延长QE的期限至2017年3月(原预计为至今年9月),但目前对于欧洲经济整体状况未有明显的扭转,最主要的原因为实行的时间过晚。建议欧洲国家从以下方面进行改革。

        设立财政联盟:即欧元区成员国之财政一体化,在欧元区成立中央财政机构来监管各国预算纪律,让各国有更紧密结合的共同财政架构。

        设立银行联盟:银行联盟的成立时透过共同的银行监理、存款保险以及银行的退场机制,能对欧元区各国银行进行更为直接的监督,在解决目前当欧元区银行发生危机时,需要该国政府直接向银行做资金融通。

        促进经济成长:政府应当善用租税与支出平衡扩张可以刺激经济的原理,对富人征税、提高教育支出、充分利用投资银行扩大对缺乏资金的国家投资案提供融资,透过不间断的新投资来提高生产力,促进经济成长。

        银行合并改革:新巴塞尔协定对于银行资本适足率的要求提升了欧洲银行业的增资压力,也凸显欧元区体制较差的银行业面对景气动机的能力明显不足。欧元区的银行合并改革可以借由过去美国及台湾的经验实施,避免银行体系的危机更加恶化。

        J:对于中国经济的前景您怎么看?
        W:2016年,中国经济前景依然严峻。尽管美国经济可望回稳,但其他地区经济成长前景依然不明朗,预计中国出口难有明显改善;在内需方面,尽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提出的“去产能”、“去库存”、以及“去杠杆”政策方向将使经济转型阵痛期持续很长时间。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