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金融衍生品 >> 投资有道 >> 浏览文章
  • 投资有道
  • 投资的成败取决于市场行为博弈

    时间:2016年07月08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 作者:孟可 点击: 【字体:

      人们容易误以为价值投资就是投资一家好公司,每年领取分红。其实一位价值投资大师如果没有利用人性的弱点进行市场行为博弈的思维,就很难取得伟大的成绩。纵观股市在诞生后的几百年里,无论是市场投机大师,还是价值投资大师在其交易中无不重视对市场行为的博弈,他们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透着行为博弈味道。在市场中进行市场行为博弈关系着投资的成败。

        1929年,巴菲特的老师华尔街教父本杰明·格雷厄姆坐在办公室里悔恨万分。他没有及时地抛出股票,结果亏到几乎倾家荡产。(股市大跌三年,跌幅为89%,7年以后他才回本。)让他悔恨的是好友巴鲁克(美国金融家,政治家和政治顾问。最终成为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和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经济顾问)已及早撤离股市,就在前些天巴鲁克还提出要和格雷厄姆合作,做投资合伙人,却被他拒绝了。同样做出准确判断,为什么巴鲁克成功逃离大熊市,格雷厄姆却没有呢?

        只有一个原因,巴鲁克在分析人性方面远远超过格雷厄姆。巴鲁克认为市场群体行为投机疯狂得离谱。他说,要是乞丐、理发师和擦鞋童都告诉你如何发财,这时就很危险了。价值投资大师的成功离不开市场行为博弈,有的价值投资大师甚至直接就把投资看作是“赌博”行为。

        著名价值投资大师彼得·林奇在波士顿学院求学期间,他学习了历史、心理和哲学。“股票投资已经成为值得一试身手的赌博,前提是要懂得如何正确地来玩这种游戏。”他认为,投资股票并不完全类似于7张牌的梭哈扑克游戏,而更类似于70张牌的梭哈扑克游戏,或者说如果你同时持有10只股票,就类似于同时在玩10个70张牌的梭哈扑克游戏。赌博无疑就是利用人性和智力进行PK的游戏。他提出著名的“鸡尾酒理论”更是赤裸裸地揭露市场中的人性行为。

        约翰·聂夫是比肩彼得·林奇,不输于索罗斯的传奇投资大师。

        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受到年轻时陪父亲做销售的影响,从销售中他明白了买得好才能卖得好,于是深入领会了砍价的精髓,因此能够得心应手地为股票讨个好价钱。“砍价”当然是市场上利用人性的交易行为博弈。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被称为欧洲的沃伦·巴菲特和证券教父;他是20世纪的股市见证人,也是20世纪金融史上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本杰明·格雷厄姆的学生沃伦·巴菲特,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明确地提出了“众人贪婪我恐惧,众人恐惧我贪婪”的市场人性行为博弈的口号。

        维克多·斯波朗迪是一名专业证券操盘手,做了25年的基金管理人。RAND管理公司的投资管理人,是《华尔街日报》和《巴伦财经》杂志关注的金融焦点人物。维克多被华尔街金融界人士戏称为“操盘手维克”、被《巴伦财经》杂志誉为“华尔街的终结者”。他曾在华尔街创下了从1978年到1989年连续12年投资赢利,没有任何一年亏损的骄人战绩。

        索罗斯在少年时代就已经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运动方面比较擅长游泳、航海和网球,还常是各种博弈游戏的常胜将军。

        他的市场博弈名言:“‘羊群效应’是我们每一次投机成功的关键,如果这种效应不存在或相当微弱,几乎可以肯定我们难以成功。”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