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欧盟之殇:改革还是解散?

时间:2018年05月14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寇佳丽 点击: 【字体:

  当我们同时提到“欧洲”和“危机”时,最先涌入思绪的很可能是欧债危机而非2008年的那场广泛且深刻的世界经济危机。实际上,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后,最先被波及的就是欧洲金融领域。面对滥觞于美国华尔街的危机,欧盟成员国各自施展技能。表面上,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欧洲经济逐渐趋于稳定;实际上依旧暗波涌动。欧盟成员国为阻止危机,不知不觉中为下一场危机埋下了“种子”。伴随欧债危机的到来,刚刚经历了伤痛的欧盟成员国,不得不鼓起勇气面对另一场困境。
 
欧洲实体经济迎来灾难
 
    2008年9月15日,有着158年历史、美国四大投资银行之一的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同一天,美林证券(世界著名证券零售商和投资银行)被美国银行收购。9月16日,全球最大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被美国政府接管。华尔街金融危机全面爆发,迅速波及全球金融与实体经济。
 
    欧洲首当其冲。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导火索是次级住房抵押贷款。这些贷款不断被证券化后形成了各种金融衍生品(比如住宅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抵押贷款担保债务凭证)。颇具创新性质的这些金融债券具有高收益、高风险等特点,很受欧洲银行和投资基金的青睐。因此,当华尔街出现问题的时候,欧洲金融市场很快遭受牵连。
 
    “最先卷入危机的是法国巴黎银行,随后,德国IKB工业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和瑞联银行等均宣布自己因美国次贷危机遭受损失。2007年9月,英国银行也受到储户挤兑,欧洲信贷紧缩开始升级为信用危机。”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2008年9月,欧洲银行业、保险业纷纷“中招”,信贷紧缩,市场信心开始崩溃。当时,比利时、荷兰等大型金融机构面临拆分,欧洲银行业危机全面升级。丁纯表示,这场危机对欧洲形成的打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银行资产大额缩水,不良贷款比例上升,金融业大规模持续裁员,房地产泡沫破裂且实体经济陷入全面衰退。
 
    2007年,欧盟和欧元区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分别达到了2.9%和2.6%,与2006年的数据(分别为3.1%和2.9%)相比,并没有差太多。但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当实体经济感受到冲击以后,情况变得不同。2008年9月10日,欧盟下调了对欧元区2008年经济增长的预期。欧盟委员会(简称“欧委会”)认为,2008年欧元区GDP增速将下降为1.3%。同一天,欧委会公布,德国将陷入经济衰退,西班牙、英国也将紧随其后。
 
    2008年下半年开始,几乎所有欧洲的实体经济部门都遭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房地产和建筑业最为明显。
 
    “欧洲国家的房地产一向很繁荣。危机之前,法国、英国、爱尔兰、西班牙等,这些国家的房地产价格年均增速基本保持在两位数以上,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十年。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2007年,上述国家房价开始下调,这种下调在2008年发展成‘大幅下滑’。房地产业深度收缩,导致该地区建筑业状况急剧下滑。”丁纯如此回忆。据悉,2008年第三季度,欧元区建筑业出现了近4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此外,欧洲的消费、投资、贸易“三驾马车”均表现惨淡,失业人口急剧上升(即便当前,失业率仍是欧盟时刻保持警惕的数据之一)。为了应对这场危机,欧盟是怎么做的呢?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陈新告诉《经济》记者,2008年之后,欧盟层面出台的对策并不明显,主要是成员国分别采取措施,从内部稳定金融环境。
 
    “欧盟成员国最先是向出现问题的金融机构注入资金,比如法国、比利时。一些国家还开始对问题机构实施国有化,借此缓解危机带来的损害,比如英国。为了稳定存款人的信心,有些国家还宣布对本国国内个人银行账户提供担保,比如德国、法国、英国、丹麦、瑞典等。当然,最广为人知且最明显的就是向银行体系注入流动性,采取这一措施的不仅有各国中央银行,还有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陈新如此解释。在他看来,也正是“过度增加流动性”的举措,为后来的欧债危机埋下了隐患。
 
欧债危机:为什么是希腊
 
    作为大环境,2008年的经济危机给欧盟带来了诸多问题,有一个尤其关键:银行体系面临崩溃,政府不得不救,可政府也不是印钞机,还是需要借钱才有机会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实体经济不景气,GDP增长不力,新的经济活动需要投资资金,但收益却有限,借旧还新变得迫不得已。当时,为了尽可能维持经济与社会稳定,不少欧盟成员国大举借债。表面上,危机得到了缓解;实际上,下一个危机已经在酝酿中。
 
    2009年10月,希腊新任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宣布,前一任首相隐瞒了大量的财政赤字,市场一片恐慌。同年12月,全球三大评级机构纷纷下调希腊主权评级,该国债务危机愈演愈烈。不过,当时欧洲金融界还认为,希腊经济体量相对较小,其债务危机扩大影响的可能性不高。
 
    2010年年初,葡萄牙、西班牙先后陷入危机。就连德国也公开宣布,预计2010年预算赤字占GDP的5.5%。而按照《欧洲联盟条约》(即《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规定,从1994年开始,欧盟各成员国的赤字率不得超过3%,负债率不能超过60%。至此,这场债务危机的主角已不再是希腊,欧元区和欧盟都感受到形势的严峻。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希腊并不是第一个受2008年危机影响的欧洲国家,也不是第一个暴露出债务困境的经济体。在希腊之前,冰岛、匈牙利、罗马尼亚都先后出现赤字困境,可冰岛不是欧盟成员国,而后两个国家不是欧元区成员。希腊一出问题,之所以影响大,是因为它是欧元区成员,希腊经济的不稳定是有可能导致欧元区整体动荡的。后来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这种推测。”陈新这样分析,他还对记者强调,“危机都是从最薄弱的地方开始的”。
 
    希腊于2001年加入欧元区。当时,该国并不满足欧元区订立的几个条件,即财政赤字不超过GDP(赤字率)的3%,公共财务不超过GDP(负债率)的60%,近3年通货膨胀率和利率接近或者低于欧元区已有成员国的平均水平。
 
    希腊是如何成功进入欧元区的呢?有一种观点认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帮助希腊伪造了资产负债表,令其蒙混过关。
 
    “也不算伪造吧。2001年,希腊为了隐瞒债务负担,从高盛获得秘密贷款并达成一项‘货币互换协议’。这项协议使得希腊有资格进入欧元区,同时也令希腊对高盛的欠款远高于表面上看到的数字。2005年,希腊官员也公开表示,为了达到欧元区的要求,希腊本希望通过货币互换协议掩盖真实的主权债务水平,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麻烦中。”陈新这样说。
 
    换言之,早在2008年危机爆发以前,希腊已经捉襟见肘,主权债务方面漏洞百出。2001年至2008年之间,希腊年平均债务赤字达到5%,而同期欧元区的数据为2%。另外,希腊的经常项目赤字更高,年均9%,而欧元区仅为1%。到2009年,希腊外债占GDP比例已高达115%;欧债危机爆发后,该数字一度接近200%。
 
危机根源与欧元区瓶颈
 
    债务危机全面爆发以后,形势一发不可收。外界一度认为,如果希腊和欧元区不能针对“救助计划”达成一致协议,前者或许会退出。希腊政府也曾屡次放出狠话,认为“退出欧元区”并非不可能。今天,我们知道,针对希腊的救助计划最终实施了。2017年6月,欧元区财长同意结束对希腊执行第三轮救助协议情况的新一轮审查,向希腊发放下一笔85亿欧元救助贷款。我们也知道,并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国退出欧元区。
 
    为什么欧元区没有放弃希腊,或者说,为什么希腊最终没有“放手”?
 
    陈新指出,欧元区最初建立的时候,有一个理念,叫做“经济趋同”,比如对赤字率和负债率的规范,就是这种理念的外在表现。遗憾的是,即使欧元区成立之初,创始成员国也并没有全部达到要求。
 
    “规则并没有得到彻底执行,且最先违反规则的并非经济体量较小的国家,而是经济体量大国,比如德国和法国。欧元区成立后,德国进行结构改革,赤字一度超过红线,法国紧随其后,也越线了。当时欧盟委员会认为,从发展的角度看,德国和法国的前景还是很好的,所以没有予以任何惩罚,因为惩罚的主要措施是罚款,对经济体的发展不好。大国都没有树立好榜样,小经济体更加随便。”陈新这样回应《经济》记者的疑惑。
 
    欧债危机过程中,欧盟对惩罚规则进行了调整。调整以前,当一个欧元区成员国触碰3%或者60%的红线时,只有多数欧委会成员支持惩罚,惩罚才能落实。调整以后,惩罚规则变更为“违反规定的成员国,在两年整改期后仍未达到标准的,惩罚自动生效,除非欧委会成员多数支持‘不生效’”。
 
    规则改变之后,逻辑上看更合理了,为欧元区成员国提供了发展机会。不过,现实中,惩罚仍旧没得到落实,尽管违规案例屡次出现。新规则下,西班牙、葡萄牙、法国、意大利先后触碰红线,但欧盟委员会再次改变说辞,指出对规则的违反只是上述国家的“暂时状况”,欧委会认为他们的核心经济指标还是很好的。
 
    欧盟的做法不禁令人疑惑,既然规则可以违反、惩罚可以忽视,何必多此一举?细想之下,却也可以理解:惩罚的本质是罚款,如果欧元区成员国本来就陷入经济或者财政困境,欧盟还要对其进行惩罚,先不说后果如何,钱又该从哪里来?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邓翔教授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指出,不管2008年的经济危机有多么夸张,欧债危机本质的根源仍在于内部,“欧元区有统一的货币政策,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成员国在财政上各自为政,而经济实力的差距又非常明显,最终导致了一场危机”。
 
    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每一次进展都有相应的法律和制度安排作保障,经济一体化和政治一体化总体处于平行发展轨道上。但是,政治领域存在诸多敏感性,它涉及一个国家的主权让渡问题,即成员国要在多大程度上将国家事务交给欧盟处理。因此,政治联盟建设实际上比经济建设更难一些。
 
     欧盟货币的一体化是全部成员国讨论并协调才得到的成果(尽管有些欧盟成员国没加入欧元区),他们有统一的货币管理当局,即欧洲央行,有统一的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但他们没有成立统一的财政机关,换言之,财政并没有“一体化”。
 
    邓翔告诉记者,尽管从欧盟发展最初期开始,财政政策协调便作为一个领域存在,成果却寥寥。目前,欧盟财政政策的基本模式是,财政资源配置、收入分配和经济调节功能主要由成员国承担,以保持国家财政独立。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教授则对《经济》记者表示,较高的财政赤字会导致通货膨胀,如果货币管理机构不通过货币来支持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组织的财政赤字,通货膨胀不会出现,但财政赤字无法消除或缓解。“最终的结果就是,要么改革,要么国家或者组织面临破产、解体。”
 
未来:唯有深入一体化
 
    欧债危机不仅带来欧盟成员国规模巨大的财政紧缩、经济不景气和大规模失业,也对整个欧洲社会造成深远影响。危机期间,骚乱和人群抗议时有发生,极右翼势力的抬头也在这一时期表现得非常明显。
 
    “为了阻止危机继续扩大,欧盟实施了预防措施,进行了制度改革。最明显也最主要的是启动了‘防火墙’,即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和欧洲稳定机制(ESM)。”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研究员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指出,在救助希腊于债务危机的过程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挥了很大作用,这给欧盟带来了思考:二战后,IMF对发达国家进行救援,希腊是头一回,既然欧元区并没有离救助很远,欧盟何不成立一家拥有类似“功效”的基金呢?
 
    于是,2010年5月,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同成立了欧洲稳定机制(ESM),同时设立了EFSF。其中,EFSF的最大可贷资金为2000亿欧元,ESM最大可贷资金为3000亿欧元(2011年3月数据,后多次扩容),用来为当时或以后陷入危机的欧元区成员国提供资金支持。
 
    第二项重要的改革措施,是制度性地推动了欧元区银行业联盟的建立。欧债危机促使欧盟银行业监管模式发生改变,从“母国控制”到“审慎监管”。成员国同意在欧盟层面建立包括银行单一监管机制、单一清算机制以及单一存款保险计划在内的银行业联盟(相关谈判目前仍在进行中)。
 
    第三项改革,是欧盟当前正在着手的,即推动欧元区统一财政政策改革。这一点,在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后体现得尤为明显。
 
    2018年4月19日,马克龙访问柏林。此次德法会晤的主题便是“欧盟改革”,即未来怎样使欧盟经济更稳定、外交更强大、内部更团结。据悉,马克龙改革计划的核心想法是,增加欧盟尤其是欧元区的投资,努力实现通过欧盟自己的财政进行投资,借此设立“欧盟财长”的职位。
 
    冯仲平对《经济》记者强调,欧盟仍然没有解决经济上最紧要的问题,即财政政策的统一。欧债危机在一定程度上迫使欧盟面对这个问题,而将来,欧盟也只能通过深入发展一体化的办法来解决上述难题。
 
链接欧洲货币一体化进程
 
    第一阶段:欧洲经济货币萌芽阶段。
    本阶段的启动标志为欧共体的建立,结束标志为1969年海牙首脑会议出台的 “经济与货币联盟计划”。
 
    第二阶段:第一次经济货币联盟的实施阶段。
    这一阶段开始于1969年共同体的海牙首脑会议,结束的标志是1978年欧洲货币体系的诞生。
 
    第三阶段:欧洲货币体系的建立与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可自欧洲货币体系正式生效的1979年算起,直到1989年第二个经济货币联盟的出台。
 
    第四阶段:建立经济与货币贸易联盟阶段。这一阶段从1989年《德洛尔报告》开始,到2003年3月1日,欧元现钞进入流通领域并取代成员国本币为止。
 
链接欧债危机大记事
 
    2009年10月20日,刚刚上台的希腊社会党政府宣布,2009年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将超过12%,远高于欧盟允许的3%上限,希腊债务问题就此浮出水面。
 
    2009年11月9日,葡萄牙表示,2009年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从原来的5.9%上调到8%。
 
    2009年12月16日,标普将希腊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下调为“BBB+”。
 
    2010年3月24日,惠誉将葡萄牙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了一级,欧元暴跌至10个月新低。
 
    2010年4月23日,希腊正式向欧盟与IMF申请援助。
 
    2010年5月10日,欧盟批准7500亿欧元希腊援助计划,IMF可能提供2500亿欧元资金救助希腊。
 
    2010年9月7日,欧元区财长批准为希腊提供第二笔贷款,总额65亿欧元。
 
    2010年11月28日,欧盟成员国财政部长决定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道向爱尔兰提供850亿欧元资金支持,以遏制债务危机蔓延。
 
    2011年5月5日,欧元区财长同意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道向葡萄牙提供780亿欧元的援助贷款。葡萄牙成为在欧债危机中倒下的第三个欧元区成员国。
 
    2011年11月7日,欧元区财长会议敲定了欧洲金融稳定工具杠杆化的两个方案。
 
    2012年1月13日,标普宣布下调9个欧元区国家的长期信用评级,将法国和奥地利的3A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一个级别至AA+,同时将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评级下调两个级别。
 
    2012年2月13日,希腊议会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了该国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关于第二轮救援贷款的协议,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向希腊提供1300亿欧元的新救援贷款。
 
 
俄罗斯:要成为全球五大经济体之一
 
    当地时间5月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誓就职,正式开启了新一届为期6年的总统任期。就职后,普京在当天还签署了总统令,要求俄罗斯到2024年前成为全球五大经济体之一。
   
    总统令中要求,“俄罗斯到2024年前要进入全球五大经济体,每年都要保证俄罗斯的GDP增长高于全球平均值,同时要保持宏观经济稳定,通货膨胀率不超过4%”。在2017年全球经济体排名中,前五名先后是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
 
原油:油价创新高,伊朗问题主导市场
 
    5月7日亚市早盘,美油小幅盘整后出现了快速上拉的走势,并突破了70美元大关。尽管美油钻井数持续增加,油价反应平淡,同时美国制裁伊朗的问题持续发酵,从而推升油价创出2014年11月27日以来的新高。
 
    自4月以来,油价整体先抑后扬。总体来看,短期中东地缘风险仍是影响油价的最主要因素。5月12日是美伊核协议的最后期限,如果届时美国重启对伊制裁,油价可能会有比较剧烈的波动。
 
黄金:总需求下降
 
    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全球黄金市场开局总体平稳,总需求量下降7%至973.5吨,是2008年以来最低的一季度数据。金价整体环境疲软所导致的黄金投资增量减少,是该季度黄金表现不振的主要原因。据悉,全球金币与金条的投资需求下降15%至254.9吨。
 
    分析认为,一季度投资环境相对复杂:一方面利率上升,另一方面股市大幅震荡。由于黄金价格窄幅震荡,许多投资者缺乏明确的投资信号。
 
欧盟:建立欧洲投资基金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近日公布了2021至2027年度欧盟长期预算提案。新一期预算提案重点针对目前欧盟所面临的青年就业、提振经济、创新发展等问题,在资金分配上做了较大幅度的调整。
 
    新预算案还提出一系列创新举措,以期进一步提升欧盟政策的效果,主要亮点是在金融领域建立“欧洲投资基金”。新基金将与现行的欧盟结构和投资基金、欧洲投资银行、欧洲稳定机制等工具一起,刺激对欧投资,加速提振经济。
 
 
美国:制裁委内瑞拉
 
    当地时间5月7日,美国财政部以“参与毒品走私和洗钱活动”为由,对3名委内瑞拉人和与他们有关的20家公司实施制裁。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说,被制裁的3人参与“大规模毒品走私和洗钱活动”。他还表示,美国将阻止“腐败的”委内瑞拉政府官员使用美国的金融系统。委内瑞拉对此予以严厉谴责,称美国政府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和金融封锁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是对委内瑞拉经济的蓄意破坏。
 
法国:公布经济改革法案
 
    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于5月3日公布了《促进法国经济增长与支持企业应变的行动计划法》草案细节,涉及职工退休储蓄账户、职工奖金储蓄账户、人寿保险、分红、参股、取消20人以下企业雇主在劳资对话机制上的义务等。
 
    这套法案由经济部长勒梅尔主导制定,目的是促进法国经济增长、为企业的资金运作提供活力、帮助法国企业应对从企业开创、转移,到国际发展等各个不同阶段的自身变化。
 
印度:再闹现金荒
 
    从4月16日开始,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卡纳塔克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安得拉邦、拉贾斯坦邦、北方邦、比哈尔邦、中央邦、特伦甘纳邦等地区,居民无法从ATM机上取到现金。再度爆发的严重现金荒让市民们叫苦不迭,怨声四起。
 
    这已不是该国第一次出现“现金荒”了。2016年11月,印度总理莫迪就曾以打击腐败、黑钱和假币为由,推行废除大额钞票的政策,一举中止了86%的本币流通。印度经济为此付出了增长放慢的代价。
 
 
日本:加大对非经贸联系
 
    5月3日至4日,由日本经济产业省(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联合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主办的日本展览会在约翰内斯堡市桑顿会议中心举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贸工部长戴维斯以及日本经济产业省长世耕弘成出席了同期由两国政府组织的日非公私经济论坛(Japan Africa Public-Private Economic Forum)。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负责人表示,日本希望加深同南非以及非洲各国的经贸合作,该合作既帮助非洲发展,也可以帮助日本企业扩大出口,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资料来源:新华网、人民网、中新网)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欧盟 改革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