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监管滞后!区块链代币泡沫堆积

时间:2018年07月31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李雪娇 点击: 【字体:

 借助区块链应用概念的东风,大批盲目的投资者蜂拥进入数字货币市场,沉浸在代币发行创始人编织的暴富梦中,殊不知自己已经成为翠绿的韭菜,正在“茁壮成长”。
 
    发币“套路多”
 
    2017年9月4日,很多人可能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区块链与ICO时,央行等六部门就联合发文,正式将ICO(首次代币发行)定性为非法融资。然而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违反规则的现象,许多ICO项目死灰复燃,转向海外寻求生财之路,这也让许多从未关注区块链技术的投资者加速入场。

    “现在投资机构割项目的‘韭菜’、项目方割投资者的‘韭菜’、数字货币交易所割三者的‘韭菜’,归根结底,最惨的还是普通投资者。”中国电子学会区块链专家委员黄连金告诉《经济》记者,“割韭菜”已经产生了一套成熟的机制,因此各种ICO项目层出不穷,花样众多,不过现在头部投资机构虽然会以非常低的成本启动项目,但七七八八的费用加起来,想要发行代币的项目方资金压力着实不小,失败者虽众多,成功却更具诱惑。

    2018年1月11日,“超级明星”发起私募,以2.5元的成本价,发行了20亿元的代币,一举成功募集资金50亿元,存活10周,项目方“人间蒸发”,创造了收割“韭菜”的新纪录。

    同样是今年年初,在柬埔寨有牌照的“英雄链”项目就没有那么幸运,号称是将彩票跟区块链结合起来,柬埔寨王国警察总署副总监、柬埔寨王国国家银行行长特别助理都为它摇旗呐喊,不幸的是一开始就被白皮书合作方及站台人打脸,澄清未参与此项目,“英雄链”也就无疾而终。

    更有甚者,项目方在国内直接以明星的名义大打擦边球。2月10日凌晨,TFBOYS饭票(TFBC)的产品开始在粉丝群里热传,发起组织自称是“区块链粉丝后援团体”,今后粉丝们可以通过TFBC来购买周边、参加VIP粉丝活动、买卖演出票等。

    记者粗略统计了今年几款“破发币”,无一例外让人感受到明显的“套路”。首先打着区块链技术的幌子进行圈钱的项目没有任何技术门槛,并且创始人和技术人员一定要有外国人,除了来头大的称号外,币圈大佬站台是常事,最好多一些明星或政府人员的支持,甚至连白皮书都不用编写,“借鉴”已有项目即可。

    陈华是“超级明星”的一名投资者,《经济》记者在数字货币维权群找到他时,他正在群里调查项目方的电话信息。陈华说,自己从去年开始参与类似的数字货币投资,虽然知道国家不允许,但是前两笔投资赚了120倍,这个成绩虽然不是拔尖的,但对于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来说,已经算得上意外之财了。时至今日,自认谨慎的陈华还在懊悔:“没想到我会在这翻船。”

    去年12月,陈华莫名被拉到微信群里,喊标语、发媒体报道链接、鼓吹未来收益,在经过群主一番洗脑式宣传,陈华慢慢进入圈套。为了确保投资安全,今年1月,陈华还特意参加了当地的群友线下见面活动,跟其中一位95后发起人吃饭聊天,两人相谈甚欢,还留下私人联系方式。“怪只怪自己太蠢,只想着不劳而获,看着那小伙子财大气粗,就相信了他。”

    最终陈华所在的微信群共计被骗1000多万元,即便知道钱已经追不回来,他还是想再试试。通过细碎的信息默默调查,陈华告诫现在还蠢蠢欲动的投资者,认清现实,不要以身试险。“还要小心身边人,就算他们项目已经被套,但对利益蒙心的‘韭菜’来说,拉一个人下水,自己就多一分生的希望。”
 
    骗子太多,韭菜不够
 
    在币圈,最尴尬的莫过于,说好一起投项目,你却偷偷发了币。

    方廷是去年《经济》记者在一场币神分享活动认识的,说是分享会议,被邀请来的大佬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擅自拍照、录音、发朋友圈者死”,确实惊住了参会嘉宾,果然大佬就是“与众不同”。

    方廷是一家公司市场部的职员,听说区块链很火,想多了解这方面知识,就花99元报名参加了会议。期间,方廷一脸忠厚,非常谦虚地找在座的嘉宾请教,加了非常多人的微信,记者只是其中之一。

    半年不到,方廷的朋友圈活跃了起来,不仅分享了很多区块链技术链接,同时也参与了一些媒体的访问,一转眼成了业内人士。直到最近,方廷终于停止了机场奔波的鸡汤分享,正式发布了他所创办的平台开启内测,并获马来西亚公司2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最近发展不错啊,我看你的区块链项目进展神速。”《经济》记者主动跟他聊道。

    “还好,已经发币了。”方廷似乎并没有介意记者的身份,或者压根没备注记者的信息,很快回复说,“即将面向全球”。

    当记者表示,如今国内监管的严防死守,即使想买也无能为力时,方廷则告诉记者,代币发行国内比较严,但不影响交易。

    很难相信,“菜鸟”方廷摇身一变,也搭上发币的快车道,成为了高冷的“方总”,在朋友圈里谈着动辄上亿的“交易”。

    Top Fund区块链基金创始人刘思宇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仍然有部分中国的团队以设立海外主体的方式做代币发行,资金募集主要依靠投资机构参与的私募,国内基本已经没有代币公开募集的情况,且最近数字货币行情走弱,代币募资也随之走弱。

    “根据数字货币本身属性,很多洗钱行为通过数字货币可以便捷地操作,为很多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匿名、安全的资金通道。”刘思宇讲到代币发行的弊端时表示,在我国一些不法分子,以操纵数字货币市场的方式,大量“割韭菜”,尤其在四五线城市,各类传销币种盛行。

    “只要开始炒币,其他事情都会做不下去。”陈华讲到的这点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众多投资者深陷代币无法自拔,“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通过炒币,人们都在想为什么自己不是被‘大饼’砸到的幸运儿。”陈华自嘲道,炒币者无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心理会随着币市的波动产生极大的变化。这种心情的大幅波动会对人们的心理产生极大的影响,沉溺于炒币世界的一些人,已经无法区分虚拟与现实。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在一些极端案例中,区块链成为集资诈骗、传销的敛财旗号,区块链行业亟待去伪存真、回归应用。
 
    “无币区块链”的技术难关
 
    炒币的火爆程度,不仅局限于比特币等一众数字货币的暴涨暴跌上,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试图成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最近最让币圈人心发慌的事件莫过于李笑来和陈伟星的争论,从语言攻击到互揭黑幕,这场大战引来不少“吃瓜群众”,也让代币发行与“割韭菜”牵扯在一起。

    比特币早期投资者辉哥向《经济》记者坦言,上半年币圈的狗血剧情轮番上演,不仅是普通消费者,整个区块链行业都是群情激奋,这些纠纷让本就处于新兴行业的区块链蒙灰。“如果说早期玩比特币的人还有对技术上的信仰,ICO一出来,这个行业就真要完了。”

    “现在顶多算是行业瓶颈期,距离币圈的泡沫被戳破,还要很长的时间。”在辉哥看来,币圈越来越多的手段被揭露,正是监管重新接手的好时机,过去的一刀切式监管,反而让投机者钻空子,影响社会稳定。“就近期空气币和传销币引发的乱象,监管部门大力整治,重新规范好各项制度,让区块链行业健康发展。”

    3月13日,工信部发布公告表示,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就筹建全国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事宜开展专题研究。除了纵向产业链条,区块链的应用也已横向渗入到各个领域。在金融行业,区块链技术已在支付清算、信贷融资、金融交易、证券、保险、租赁等细分领域落地。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对区块链技术的影响是巨大的,如果形成了统一的标准,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来说也将是新的起点。

    自2008年中本聪首次提出比特币的概念以来,区块链已经走过了10个年头。区块链作为一项颠覆性技术,正在引领全球新一轮的技术和产业变革。同时,大大小小的企业也都争相入局区块链,仿佛一旦拥有“区块链”加持,便可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

    然而,一方面是区块链技术并没有取得实质的进展,另一方面,不断爆出的各类代币事件不禁让人思考,代币真的是区块链的必需?

    刘思宇表示,应用区块链技术可以不发币,即无币区块链,可以应用在社会、民生、金融等诸多领域,这样可以让数据更安全,让各种资金流向更清晰,让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无处可逃。但这样的项目因为缺乏发币带来的激励,需要国家投入更多资金去做探索。

    参照今天的比特币,除了被投机者视为炒作牟利、割韭菜的工具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暴涨暴跌的属性更使其不可能成为法币之外的其他交易货币。但对一众投机客来说,比特币还能被资金所推动,只要有比特币在,这场游戏还会继续玩下去。
 
    合理的监管事半功倍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仅去年上半年,我国已完成65个ICO项目,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不过从今年破发的虚拟币种来看,真实融资数额可能已经高达数百亿元。

    “发币,灭是灭不掉的,禁是禁不住的,只能慢慢疏导、规范。”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向来直言不讳。

    “金融创新主要是由技术进步主导的,但监管和立法却相对滞后,由此可能会引发市场主体抓住创新和监管跟进的间隙肆意妄为,引发混乱,而金融监管和立法却受制于立法和决策规则带来的滞后性,难以及时应对。”杨东这样向《经济》记者阐述ICO为监管带来的挑战。

    “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看似ICO被隔绝在外,但因利益衍生出的疯狂套利行为,让乱象愈演愈烈。”黄连金指出,危机恰恰孕育着机会。对好的区块链项目来说,为了不违规,不得不寻找国外相关区块链技术顾问,增加了运营的成本。“从另一角度讲,国内监管部门错过了一个好机会,放弃了国内代币发行的大数据,同时也将监管、税收的权利拱手让人。”

    近期P2P互联网理财暴雷不断,互联网金融整治进入攻坚阶段的同时,ICO也再次被戴上“紧箍咒”。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股权众筹的试点工作开展之前的相关活动,ICO以及各类变相的ICO、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交易活动,以及互联网外汇交易平台涉及非法集资和非法发行证券,“是不让干的”。

    在黄连金看来,代币发行及区块链技术的监管已经成为各国的博弈,各国政府似乎已经意识到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的巨大潜力,逐渐划定范围,制定规则。韩国近期针对区块链实行了最新举措,其中一条便是将加密货币交易所重新归类为法律实体,新的草案为区块链出现在该国市场增加了许多合法性。

    尽管区块链技术日臻完善,然而其在实践中仍涉及诸多的技术问题与法律风险,而法律问题的解决是区块链发展的核心问题。

    “一是技术性风险,区块链的技术风险主要表现为数据安全性风险、系统可能被恶意攻击风险、区块链密钥丢失风险以及程序化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二是操作性风险,可能因系统缺陷导致金融交易数据泄露、效率过低耗费过多不满足需求、交易速度慢增加被攻击可能性。三是法律风险,在应对区块链技术运用方面,传统的金融监管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依照目前的监管法规,区块链运用在支付、筹资、借贷和征信等多方面都面临不小的法律风险;此外,区块链创新企业还会面临传销、集资诈骗等法律风险。”杨东补充道。

    基于本国实际,区块链给法律监管带来了全方面的挑战。杨东表示,监管部门需要加强穿透式监管和技术驱动型监管,充分运用监管科技的手段,同时借鉴日本、英国、美国等虚拟货币、金融科技方面的经验,形成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虚拟货币规制体系,真正探索出区块链的风险治理思路与监管区块链、虚拟货币的法律路径。同时还要注重消费者保护,加强消费者教育工作力度,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