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全球经济体复苏势头“温差”显现

时间:2018年09月11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姜跃春 点击: 【字体:

  进入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出现新变化,去年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同步复苏”的局面有所改变,在美国保持“一枝独秀”的同时,欧日等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的差异开始显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高举贸易保护主义旗帜之际,全球贸易争端风险与日俱增,为经济复苏、贸易和投资回暖带来重大挑战。在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不确定因素增加的背景下,全球金融市场也呈现剧烈波动态势。中国经济维持平稳发展态势,但应该对不断显现的风险因素加以关注。
 
    景气复苏稳中趋缓
 
    2017年全球经济复苏态势良好,呈现出“同步复苏”局面。进入2018年,世界经济继续保持增长态势。2018年7月,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维持了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3.9%的预期,为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各主要经济体都将连续第二年实现增长。此外,世界银行对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也保持在3.1%。不过,世界经济复苏仍然存在较大的下行风险。世界银行预计2019年全球GDP增长将下降至3.0%,主要是由于贸易保护主义蔓延,金融市场无序波动的可能性上升,而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资本市场的动荡风险在增加。除此以外,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也将导致全球经济增速最终放缓。
 
    可以预见,贸易争端会愈演愈烈。2017年,国际贸易触底反弹,货物贸易量同比增长4.7%,达到2011年以来最高水准,超过3.0%的全球经济增速。2018年,全球贸易将延续上一年的强劲增长。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的最新《世界贸易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和2019年,全球贸易额增幅分别为4.4%和4.0%。不过,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挑起全球范围的贸易争端。2018年年初,美国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随后又同中国展开贸易博弈,其贸易保护政策引起包括欧盟、加拿大等盟国在内的诸多贸易伙伴国的激烈反对,可能会影响国际贸易的强劲增长,进而对世界经济复苏构成威胁。
 
    国际投资也不容乐观。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发布的《2018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大幅下滑23%,预计2018年也只会有小幅增长。贸易形势愈发紧张,将对全球价值链投资带来不利影响;美国的减税政策也将影响全球投资格局;投资收益率下降,也会为2018年全球投资前景蒙上阴影。
 
    全球股市剧烈波动,已经被很多人看在眼里。2018年上半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温、意大利政局持续动荡,国际形势的紧张度有增无减,全球股市也呈现震荡和分化态势。2月,美股出现剧烈震荡,随后,美联储加息、贸易摩擦明显,美股开始呈现出相对乐观的态势——标普500指数累计略有增长,纳斯达克指数累计增长6.25%,道琼斯指数则下降2.85%。总体来看,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当地企业获得稳健的收入增长,都为美股提供了利好因素。
 
    然而,欧洲股市、日本股市和新兴经济体股市,均呈现出下跌态势。今年上半年,欧洲STOXX 600指数累计下跌4.49%,日本日经225指数累计下跌5.26%,iShares MSCI新兴市场ETF大幅下滑11.83%。阿根廷金融市场的持续动荡,持续至今,截至今年6月份,阿根廷货币兑美元已经下降了40%以上。上述断崖式下跌还逐渐蔓延至土耳其、巴西、印尼等新兴市场国家,引发国际市场的强烈担忧。
 
    主要经济体的新动态
 
    经过2017年全球经济同步复苏之后,2018年,世界主要经济体复苏势头“温差”显现,呈分化格局。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经济复苏势头良好,一枝独秀的态势比较明显,其他发达经济体则不太乐观。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的增长风险不断加大。
 
    2018年一季度,美国GDP增速为2.2%,环比有所下降,主要是由于消费对GDP的带动作用明显减弱。不过,美国制造业呈持续扩张态势,制造业PMI处于高位,2月达到60.8,创下2004年5月以来新高。美国就业市场表现良好,5月份的失业率仅为3.8%,为近18年以来新低。美国经济总体将维持强劲增长势头。此外,随着美国经济升温、通胀预期抬头,美联储继续加息的概率较大,年内有望实现4次加息。美国经济的向好形势下也蕴藏着风险。未来,随着特朗普政府税改刺激政策效果削弱、国内公共债务高企、通胀风险加剧、贸易保护政策引发全球反对等,美国经济也可能会进入下行通道。
 
    2018年,欧元区经济的向好势头明显放缓。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增速为0.4%,前值为0.7%;同比终值2.5%,前值为2.8%,增速创2016年三季度以来新低。欧元区制造业PMI从1月的59.6降低到5月的52.2,创6个月新低;服务业PMI终值从1月的58下降到5月的53.8;5月综合PMI终值54.1,为18个月新低。此外,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化进程依然缓慢。欧洲央行计划在2018年年底结束量化宽松政策(QE),近期仍需通过货币刺激措施维持经济增长。至于加息,该央行称利率水平保持不变至少要到2019年夏天。欧元区经济增长前景令人担忧,主要下行风险来自欧洲民粹主义浪潮的蔓延、贸易保护主义威胁的加剧等。
 
    进入2018年,日本结束了此前连续8个季度的经济扩张。一季度GDP环比下降0.2%,出现了技术性衰退迹象,其中,内需萎缩是日本经济走弱的主要原因。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日本零售销售经季节调整后下滑1.7%,零售销售同比增幅放缓至7个月来的最低;同月,全国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上年同期上升0.7%,不过仍远低于日本央行设定的2%通胀目标。如果第二季度日本经济仍继续走低,其将陷入衰退状态。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向好但风险抬头。在金砖国家中,俄罗斯经过2017年经济企稳向好后,2018年一季度同比增长1.3%,对外贸易额达1585亿美元,同比增长22.1%,贸易顺差增长26.6%。据IMF预计,2018年俄罗斯经济稳步增长,增速为1.7%。2018年一季度,印度经济强劲增长,GDP增速达到7.7%,主要得益于建筑业与服务业活动的增强。第一季度巴西经济环比增长0.4%,连续五个季度环比增长;不过,巴西经济仍面临失业率较高、政局不稳等问题。相比之下,南非经济复苏乏力。一季度,南非GDP增速环比下降2.2%,为近9年来最大的季度降幅。今年二季度以来,新兴经济体面临的资金外流压力不断加大,债务负担也有所加剧,美元持续走强为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带来的风险不可小觑。
 
    贸易保护主义是最大的阻碍
 
    全球贸易回暖主要是基于全球经济持续向好,不过,贸易保护主义蔓延已经成为贸易增长面临的最大阻碍。2018年上半年,特朗普政府大力推行进攻型及交易型贸易政策,导致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摩擦全面加剧,为全球贸易复苏蒙上阴影。
 
    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国际贸易体系受到冲击。特朗普政府的全球治理观突出“美国优先”的特点,认为现有的以WTO为核心的国际贸易体系在应对不公平贸易行为方面亟待改革,希望重塑“自由且公平”的贸易体系,同时阻止WTO开启上诉机构法官甄选程序,阻碍WTO正常运营。此外,美欧在自由贸易问题上的分歧也愈发突出。2018年加拿大G7峰会期间,美欧围绕贸易问题进行激烈交锋,特朗普甚至不承认主张“自由、公平和互惠贸易”的联合公报,再次撼动自由贸易体系。
 
    进入2018年,中国经济依然保持平稳增长态势,一季度GDP增速为6.8%。其中,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109.1%,进出口总额为6.75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4%。中国依然是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不过,在不断变化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下,中国经济增长也面临新的挑战。
 
    2017年年末,特朗普政府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看作“修正主义大国”和“战略竞争对手”。除经贸摩擦不断升级之外,美国在地缘政治及意识形态领域也动作频繁。过去,美国对中国持谨慎的乐观主义态度,期待中国通过实施市场经济改革、开放贸易和投资,逐渐被纳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从奥巴马政府开始,美国对中美关系的认知不断发生变化,将中国作为潜在的地缘政治竞争对手,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试图重掌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权,进而从规则上制衡中国的崛起。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上一篇:财富管理如何步入正轨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