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保护知识产权是中国企业创新的根本 ——访知产宝联合创始人张璇

时间:2018年11月21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许亚岚 点击: 【字体:

                        保护知识产权是中国企业创新的根本 ——访知产宝联合创始人张璇

    致力知识产权专业领域数据产品及创新服务20年的张璇,最初进入这个行业完全是个巧合。“中国企业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最核心的就是创新,如果一个国家不懂得怎么去保护创新,就没有办法去鼓励创新。”基于这样的想法,张璇在知识产权行业磨练多年,并于2014年创办了知产宝——一个知识产权法律数据产品与创新数据服务提供平台。

    做法学家和数学家的“对话”

    
过去,中国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复制、模仿的比较多,核心问题还是自己没有竞争力,不具有创新力,张璇对《经济》记者表示“既然创新是企业的核心动力,那么我们就先把保护创新的数据做起来,这是我们的原动力

    
 在创办企业之前,由于互联网技术的欠缺,张璇和他的团队走了许多弯路。“当时团队中最缺技术人才,而我们做的又是一个类似互联网法律科技的公司”张璇说,“我们要用计算机把数据库、资讯分类,然后找出终端用户需要的内容,但实际上现在的大数据处理能力,包括人工智能自然语言的处理能力还没有到达那一步。”

    
由于对互联网技术的掌握不充分,在吸取了经验教训之后,张璇想到了做一个法学家和数学家的“对话”。


    对于数学家来说,比如给今日头条、腾讯等做精准广告营销,客户在使用过程中看到的是精准投放给自己的广告,包括淘宝等购物软件,客户需求不同,所看到的页面内容也不同,这些都是数学家算出来的。

    
“我们后台实际上有中国所有的判决书,约4600万份,我们要把中涉及著作权侵权的挑出来,人力跟不上就用计算机,经过七八个月的努力我们成功了。接下来再一步步往下走,用机器一层层筛选,比如再从15万份跟著作权有关的判决中把涉及视频类侵权的判决找出来,这相当于我是一个法学家,把这个判决解读好做了标签之后交给了数学家,由数学家编个模型教计算机怎么把判决找到。”

    
过去几年,除了走弯路,张璇团队坚持走的直路就是做内容,包括视频教学课程等。目前他们工作的重点是用法律科技的能力解决知识产权商业问题,给法律传统市场提供产品和服务,其中,做最好的数据是全国45万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每份判决书当中,由机器做了150多个标签,比如罪名、当事人、法官、判赔金额、审理时长等。此外,还着重做全球专利数据的接口,包括所有商标库、专利库等。

    
这些内容如果给普通的人看,可能就是一些法律文书。用户在遇到一件专利诉讼时,考虑的是需要用多少时间,花多少精力,找谁来帮忙处理问题,最后可能拿到多少赔偿等这些问题。而张璇团队是
把所有的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的数据加工提炼出有用的内容之后,可以作为用户做决策时的一种参考工具。

    “最大的本钱是人才”,张璇告诉记者,知产宝的合伙人有五六个都是法官,经验最丰富的是做了28年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审判长,团队大量的司法审判经验和专业的知识体系会服务客户。

    知识产权实际上是一种知识财产权。一个房间如果摆了一本书可能体现不出价值,如果摆了一屋子书,然后用比较快的方式找到别人需要的并提供给他,这是张璇一直在坚持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怎么让知识财产保值、增值,获得更大的效能是张璇今后要做的事情。


    
过去20年的知识产权市场

    从2013年-2017年专利侵权诉讼中位数赔偿金额看,中国是3.5万元(人民币,下同),而美国是4000万元。虽然我国知识产权的保护距离国外还有很大差距,但和过去相比,现在知识产权概念火了很多。

    在知识产权行业磨练了20年,张璇对国内知识产权市场的变化颇有感触。过去的20年,知识产权市场是螺旋式上升的发展状态,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国外的当事人到中国来申请一个商标,给代理公司的费用约2万元,而现在代理公司可能连300元都收不到。

    
2017年,受商标注册改革、社会创业增多、消费结构转型等方面因素的影响,我国商标申请量首次迎来爆发式增长,达到574.8万件。2018年,我国商标申请量继续保持高峰走势,仅上半年申请量就接近2016年全年申请总量,达到358.6万件,较2017年同期增加313.3万件。

    “其实,知识产权市场完全是被政府引导做起来的,包括在政策利好上,比如申请商标政府会给相应的补贴,中国过去提倡多申请商标,多申请专利。”张璇表示,现在不仅要在量上,更在质上有一定保证,特别是当下提出的高价值专利,这是中国知识产权发展中的一个重要转变。

    
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问题,张璇告诉记者,申请一个商标只要300元,卖出至少3万元,有人会把商标、专利等囤积起来当做生意。举个例子,如果要在天猫开店,必须先有商标,而中国过去注册一个商标需要两三年,现在不到一年时间就可以得到初审公告,这时更多的人选择花两三万买个商标。

    
如果花300万元申请1万件商标,就算商标局做审查驳回率50%,也可以拿到5000件,只要卖出几十件就能回本。“这个问题渐渐被规范后,商标局会把认为是囤积商标的申请全部驳回。比如你的公司做的是饮料生意,最好不要申请其他类别的商标,否则商标局可能怀疑你拿商标去卖钱。”张璇说。

    因此,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张璇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对知识产权并不了解,要制定专利法还遭到反对,觉得可以把国外的技术拿过来“研发攻关”,这实际上就是抄袭。“如果不重视、不保护产权,中国企业就不可能发展。过去几十年,我们逐渐树立了一个正确的知识产权法治观,尊重创新,保护创新。


    知识产权保护助企业良性发展

    
知识产权保护还面临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定价机制。到目前为止,一个品牌的价值评定还没有一个经济模型。“对于这种评价体系,做知识产权的人不懂怎么建模,会建模的经济学家又不懂知识产权。如果让他们一起琢磨或许可以做个模型,但这种模型谁会相信?”张璇称,中国对一个品牌的估值,更多的是通过炒作或者去银行质押等。

    目前有没有一个大家都认可的判断知识产权价值的模式?张璇坦言
:“没有。”

    
评估知识产权的价值很难。张璇认为,知识产权怎么估值不是凭空想,是靠法院判,“现在我们采取的算法是,被侵权的专利法院要求赔偿多少金额,我们据此算该专利值多少钱。但这不是一个大家普遍认可的算法,模型各搭各的,互相不认,没有共识。法院判决结果一定是重要参考”。

    
现在很多企业都有自己的品牌。这些无形资产对一个企业的发展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过去中国企业申请的商标都是亭台楼阁、花鸟鱼虫,比如金丝猴、牡丹等,“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大家都觉得长城、中华的名字非常好,但实际上说到长城和中华的时候,我们大多想不到其指代的产品,中华有中华牙膏、中华铅笔、中华啤酒、中华轿车等,指向性不强,法律保护很弱而说到‘海飞丝’大家想到的就是同一个商品。”张璇表示“‘海飞丝’这个品牌是投入很多钱才炒起来的,它的保护性就很好。

    
不能说中国的企业没有好的创意,而是中国企业过去的发展首先想的是活下来,不会想到注册商标。“比如我们之前的客户京东,在上市之前没有商标,由于京东这两个字容易让别人想起外国地名东京,注册商标的时候遇到波折,那时我和对方说,‘你们知不知道有国美,有国泰航空,那不是美国人、泰国人注册的,京东为什么不能注册?’”张璇表示,经过长期的使用,京东已经获得唯一对应性。

    
有知识产权制度的规范,中国经济和企业的发展才是良性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和体系是中国企业创新的根本。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