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中日关系回正轨促进经贸合作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姜跃春 点击: 【字体:


    2018年是中日关系回归正轨的一年。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成功访问日本,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式访华,中日之间结束了自2012年起的“冰冷”状态,开启了变“竞争”为“协调”的新阶段。而回归正轨的中日关系,将会为两国经济及全方位合作注入新动力。
 
     为经贸合作回暖添动力
 
    本来经贸合作是中日关系的压舱石和助推器,却因钓鱼岛问题陷入低迷状态。
 
    自2013年起,中日双边贸易额同比分别下降8.1%、2.8%、15.3%和1.6%,连续4年走低。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在2012年达到峰值后,投资增速也连续4年下降;2016年甚至一度下滑至108亿美元,不足2012年的一半。2017年,随着中日关系出现转暖迹象,中日经贸关系止跌回升,当年中日货物贸易重现强劲增长态势,双边贸易额约达3033亿美元。
 
    进入2018年,随着中日关系重回正轨,两国经贸合作意愿进一步提升。2018年1月-6月,中日双边贸易额高达1216.2亿美元。目前,我国已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进口来源国和第二大出口市场;日本是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出口对象国和进口来源国。2017年,日本对我国投资额同比增长15.9%,日本在我国新设立企业590家,较2016年增长2.4%。这里突出变化的是日企对我国的投资策略,其加速向以“内需市场”为导向转变;高端制造、节能环保、现代服务业等领域的合作成为重点。
 
    与此同时,中国对日投资规模不断创新高。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对日本累计投资超过34.4亿美元,对日本直接投资企业约900家,投资领域从制造业向数字经济、通信技术、旅游服务等领域拓展。2018年以来,中国对日投资向移动支付、共享经济和跨境电商等新经济领域拓展:阿里巴巴和日本软银(日本综合性风险投资公司)携手拓展云计算市场,滴滴出行与日本最大出租车公司携手推出手机叫车服务;摩拜单车、小黄车在札幌、福冈等城市落户;蚂蚁金服、腾讯微信也纷纷同日企展开合作。此外,中日经贸合作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已形成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格局。尤其是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新阶段,中日贸易日益多元化,产业链呈现融合趋势,此前的垂直分工开始向水平分工发展。
 
     扩大双边合作新空间
 
    安倍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通过会谈加强政治互信,签署10余项政府间协议和52项第三方市场合作协议以及规模达2000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海上搜救合作协定、创新对话机制等。这些成果不仅成为中日关系变“竞争”为“协调”的转折性标志,也必将为两国关系在未来的发展注入新动能。
 
    2018年10月,中日正式重启业已中断5年的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从过去的30亿美元扩大至300亿美元,有效期3年。此外,中国银行东京分行将成日本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在日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
 
    所谓货币互换是指两笔金额相同、期限相同、计算利率方法相同而货币不同的债务资金之间的调换,同时也进行不同利息额的货币调换。简单说,就是两个国家交换各自国家的货币,等到期满后,再各自返还。货币互换期限一般1年以上,最长可超10年。货币互换的本质是一笔双向的货币质押贷款。
 
    货币互换协议属于金融领域的合作范畴,重启货币互换协议是双方经贸合作发展的迫切需求,也是两国经贸合作转型升级的重要标志,其规模扩大10倍,不仅可以减少汇率成本,也将为双方贸易便利化和防范金融风险提供最大的助力。上述两大举措有利于中日两国联手应对国际金融体系的缺陷和弊端。在美元体制下,美国货币政策变化所引发的金融市场波动极易对其他经济体造成负面影响,中日金融领域的合作可以起到抵消美货币政策调整外溢效应的“防火墙”作用,有利于维护两国金融市场和宏观经济环境的稳定。
 
    在中美贸易争端的大背景下,日方继续与中国互换货币,说明日方愿以政府的信用,为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背书,此举无疑对增加两国的互信和深化两国全方位的合作增添动能。在中日贸易结算中,这一做法使中方可以直接使用日元,日本也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不必再利用美元作为贸易的中介货币,大大减少了交易成本,也减少了美元“剪羊毛”的操作空间,为促进中日双方经贸合作带来了更多便利与信任。
 
    为尝试区域合作提供可能性
 
    中日作为东亚地区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双方经济关系已远远超出双边范畴,日益具有地区乃至全球影响。中日两国有责任和义务在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并扮演重要角色。
 
    中日两国的经济规模分别位居世界第二位、第三位,尽管中日双边贸易已经达到3000亿美元左右,但两国之间无论在双边经济合作上,还是在东亚地区经济合作领域,均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假若中日携手合作,不仅有利于提升亚洲地区抵御外部经济风险的能力,更对东亚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能否取得重大进展起到决定性作用。在东亚金融合作领域,中日两国以最大出资国身份联手推动了以清迈倡议为核心的多边化地区金融安全网建设,并促成了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办公室这一“亚洲版的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立。在当前世界经济持续面临困难、亚太区域合作处于困境的状况下,中日两国更应该携手共进,加紧商谈地区自由贸易安排,共同推进区域一体化进程的发展。
 
    中日应该寻求在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合作的可能性。在CPTPP推进过程中,中日两国或存在分歧,但在积极促进亚太区域合作一体化、国际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问题上,双方的立场是一致的。要肯定的是,CPTPP是高水平的地区自由贸易协议。中国在产业政策、竞争中立、国有企业等领域与该标准还有一些差距。但是,我们必须清楚,中国经济经过40年改革开放已经初步建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它作为市场经济的全新模式,不仅改变了人口最多的中国人民的生活质量,也为一大批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新的发展选择。中国经济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深刻融入到世界经济之中;可以说,中国已经离不开世界,中国的改革开放没有退路,只能不断深入推进。
 
    新世纪以来,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的作用充分证明了,中国不仅是经济全球化的捍卫者,也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世界银行测算显示,2012年至2016年,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中,中国高达34%,超过美、欧、日贡献之和。2008年以后,中国为全球经济走出金融危机的困境做出了不可取代的贡献,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器”。尤其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中国领导层反复强调,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能越开越大,不可能再把自己关进“小黑屋”,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日前也表示,“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我们将大力促进服务部门的对外开放,包括金融业对外开放。”这是中国深化企业改革,加速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信号。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中国国内改革的不断深化,中国会不断接近CPTPP的标准。因此,在中日两国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发生重大改变的背景下,日本应该考虑摒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初创时期通过高门槛把中国拦在门外的想法。日本既要考虑构建高端FTA(自由贸易协定)的必要性,也要考虑相关各方的舒适度,如果中日两国在这一领域实现创新性合作,其不仅将会令上述协议更加完美,也将会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予以强烈反击。
 
    构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基础
 
    经济全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即便在近些年西方经济出现危机、民粹主义严重泛滥的情况下,全球化的趋势也很难出现逆转。因此,从全球层面来看,各主要国家均应充分认识到现行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意义以及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的严重危害,切实采取及时的集体行动,以坚决维护多边自由贸易秩序。
 
    中日是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也是亚洲大国,更是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倡导国与维护者。两国有实力在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等方面发挥更大、更负责任的作用,更努力地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WTO)为代表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共同开启新一轮全球化进程并同时获取更多共同利益。作为一个以贸易立国的“出口主导型国家”,在历史上,日本也曾经无数次被贸易保护主义伤害过,对维护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维护贸易自由的重要性,日本应当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中国一贯坚持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支持贸易投资自由化与便利化,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立场。本质上,中国不仅是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也是在维护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制,维护包括日本在内的一切支持自由贸易的国家的利益。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了中国进一步开放的四大措施,并强调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能越开越大,得到了包括日本在内的地区各国的热烈欢迎和积极评价。在我国对外开放进入新时期的背景下,中日两国在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秩序中,具有共同诉求和契合点。抓住当前中日关系转圜的机遇,加强重点领域务实合作,引领双边经贸关系提质增效升级,共同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一个更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和共赢的方向发展,是两国共同肩负的使命。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