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营造良好外资环境,最大问题在执行——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丁远

时间:2019年07月16日 来源:经济网 作者:《经济》杂志、经济网 张军红、搜狐网 王德民 点击: 【字体:

 编者按: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经济》杂志与搜狐财经联合策划了“我与我的祖国——建国70年70人”系列访谈,通过对话70位关键人物,生动讲述70年来新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在刚刚闭幕的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与搜狐财经联合采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丁远。
 
  近年来,随着对外资吸引力的不断加强,中国营商环境持续提升,继设立自贸区、制定《外商投资法》、降低关税水平、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后,在刚刚闭幕的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宣布将原来规定的2021年取消证券、期货、寿险、外资股比限制提前到2020年,引发广泛关注。
 
  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丁远看来,这源于外商对华投资战略的根本性变化——从兴建工厂向转移全产业链转变,这一变化使得外商对在华投资对等性和营商环境方面更加重视。“在这种情况下,外商在中国的投入会更多,要求也会更高,并且希望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企业。”
 
  平常心对待外资开放  
 
  《经济》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宣布将原来规定的2021年取消证券、期货、寿险、外资股比限制提前到2020年,原因是什么?
 
  丁远:中国吸引外商和外资已经持续三四十年了,但2014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在2014年之前,中国的对外投资很少,从2014年开始,对外投资开始井喷,到2016年达到顶峰,后虽回落,但目前仍保持在1000亿美元左右的水平。
 
  这一新现象对中国提出了新挑战。此前加入的WTO协定主要是关于贸易领域,在投资领域,中国并未参加任何多边协议,加大对外投资力度后,一些企业可能会遇到阻碍。与此同时,国内恰好又有去外商特殊化的过程,这是正常现象,因为早先吸引外资时,我国给予了包括税收在内的很多优惠条件。此外,外商在中国面临的竞争压力也越来越大,多种情况叠加在一起,就出现了投资对等性的讨论。
 
  把外商在中国的投资变成国民化、常态化的投资,是《外商投资法》所反映的精神。一方面,《外商投资法》让外商能够长期平稳地在中国运营下去,增加其对中国政策稳定性的信心;另一方面,通过投资正常化与常态化,保证中国企业在对方国家投资时也能得到对等待遇。这两者其实是联系在一起的。
 
  《经济》限制取消提前了一年,这是基于目前经济形势考虑的吗?
 
  丁远:当然有关。去年以来,美国在投资方面提出了很多要求;今年4月,欧盟也将中国视为系统性战略对手,谈到了中国对其投资对等性的要求。此次宣布提前取消限制,也表明了我们想尽快解决该问题的姿态。
 
  我个人认为,在这波中国开放外商投资的浪潮中,中国企业界,包括很多国企其实对这一波开放都抱有一颗平常心,并不是那么恐慌,不怕与外商竞争,毕竟三四十年下来,对中国改革开放积累下来的企业竞争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负面清单宜短不宜长
 
  《经济》最近我国又减少8项负面清单内容,您作何评价?
 
  丁远:我们现在要调整心态,不能简单地认为我们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济规模极大,对全球的影响力也很大,需要承担起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责任。
 
  中国虽然还有很多落后的地方,但国外何尝不是,例如欧洲的希腊甚至意大利,也有很落后的地方。因此,我们要尽快打破原先有点保护主义的壁垒。举个例子,去年7月,我去德国慕尼黑参加论坛,当时有两件大事,一是海南航空购买持有了10%的德意志银行股票,二是吉利董事长李书福购买持有奔驰9.69%的股票,这在德国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他们直接问我,德国人什么时候可以在中国买10%的中国工商银行股票和10%的中国一汽股票?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也进行过交流,很多人还是很不适应:我们的战略型资产怎么可以卖给外国人?但是站在德国的立场看,德意志银行和奔驰何尝不是德国人的资产?
 
  所以开放是相互的,而且我们要充分相信我国企业的能力和实力。中国越开放的行业,其竞争力越强。我们越保护的行业,竞争力就越弱。解决经济发展的核心是发挥市场的作用,政府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负面清单是公开信息,如果我国的负面清单非常长,那么中国企业共计1000多亿美元的对外投资国也会给中国列出很长的负面清单,这对大家都是不利的。我们已经到了放开的时候,真心希望负面清单会越来越短。
 
  区分行政干预和市场行为
 
  《经济》在我国加速对外开放的背景下,未来想要吸引外商将更完整的产业链放到中国发展,还需进行哪些调整?
 
  丁远:中国早先是后发国家,希望快速进步,期待超越,所以当初外商进来时,双方的利益点很简单——中国要工业化、增加就业、换取外汇,而外商则要中国的廉价生产要素。那时候有个说法叫“两头在外(指加工贸易的货源在境外、加工贸易制成品出口到境外),原料加工”,也就是说,外商来华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到中国开一个生产型基地,该基地是其整个全球供应链中的一个环节,他们对整个投资环境、营商环境和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便很低,只要拿到便宜的地,有免税政策、便宜的劳动力就够了。
 
  但现在,外商在中国的战略定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2018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总计达5.7万亿美元,且中国的消费以每年6%-8%的速度在增长,未来20-30年仍会持续增长,而美国当前消费增长速度顶多为2%-3%,美中差距会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外商来华不再是建厂,而是想在中国建全产业链,甚至要在中国设立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和品牌。这意味着,除了生产和销售外,外商还会在中国建研发基地。
 
  有位外商跟我讲过一句话,我觉得很对,他说外商现在要成为一个Chinese corporate citizens,即“中国企业公民”,他们希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外商在中国的资本投入会更多,对中国的要求也会更高。
 
  我研究过很多跨国公司的财务报表,大众汽车50%的利润来自中国,其他企业较少的也占到15%。在这种情况下,外商对中国的营商环境会变得很重视,因此我们也要适应他们的挑剔,正是因为中国重要,外商才在乎中国、挑剔中国。
 
  《经济》如何营造一个对外商投资更加友好的营商环境?
 
  丁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执行层面上。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知识产权保护最典型的就是专利权、商标权,一个合法注册的商标是受法律保护的。但在海南岛,一个民政局的官员可以因为维也纳酒店的名字不够好,就令其更改品牌名字,而且这个酒店还是中国国企酒店集团拥有的一个品牌。
 
  这是极其糟糕的行为,属于行政干预。仅仅因为个人的不喜欢,其知识产权就可以被否定吗?这是合法注册过的商标,既不黄色,也不反动,是符合《商标注册法》规范的。但如果全中国人都讨厌所谓西化的东西,都不入住该酒店,致使其倒闭或倒逼其改名,这是正常的,因为这是市场行为。
 
  我们一定要把行政干预和市场行为区分清楚,中国是一个大国,对事物的认识不可能立马统一到位,尤其是在落实时,不能把个人喜好或者个人对于事情的认识强加给别人,而应该走合法程序,这一点很重要。
 
  科创板不必限制再融资
 
  《经济》:6月,有媒体爆料称科创板第一股华兴源汇涉嫌严重欺骗,将其主营业务造假包装成芯片产业链。科创板既实行注册制,放宽上市门槛,又应如何监管风险?
 
  丁远监管部门只需负责把控好信息披露和内幕交易风险两项内容即可。上市公司的质地本身不重要,关键是企业得将其实际情况据实披露出来。即便一家亏损的企业要去上市,只要如实披露亏损原因和未来计划等信息,有人愿意出价购买其股票,就可以上市,这属于商业行为。但是不能信息造假,通过财务造假伪装成盈利企业,明明糟糕的未来预期却故意美化,那就存在问题。
 
  此外,由于科创板上市企业所处的行业成长性较大,股价波动性也更大,因而科创板上市企业内幕交易的风险比一般成熟企业更大。假如一家生物制药企业生产出治愈甲状腺癌的新药,寻求在科创板上市,但药监局最后没有批准该药上市。而此前药监局已向市场披露了该药的一期、二期、三期情况,人们认为该药会上市,其股价自然会上涨。可如果该公司负责人在明确得知药监局不批准该药上市后,仍先卖出股票,减持结束后再发布公告,这就属于内幕交易,对这种情况要严查。
 
  与此同时,也不必限制资本市场的再融资功能,最牛的资本市场是完全由市场定价估值最准的市场,而不是估值最高的市场,也不是PE(市盈率)最高的市场,这完全取决于卖方和买方博弈。另一方面,良好的资本市场是好企业随时可以再融资的市场,对再融资进行行政干预,会赶跑那些真正对市场有需求的企业,也不利于市场扩容。未来对再融资政策的限制,以及对再融资资金的限制放得越开越好,资本追求回报多的投资机会,如果资本市场充分博弈,不断有新企业进入,也不断有老企业被淘汰,这个市场才会逐渐发展起来。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上一篇:大健康产业新思维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