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统一财政:BICC能拯救欧元区吗?

时间:2019年08月06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寇佳丽 点击: 【字体:

德国伊弗(IFO)经济研究所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德国商业景气指数已连续第三个月下降,从5月份的97.9下降至97.4,为2014年11月以来最低水平。在各项指标中,制造业指数、服务业指数和建筑业指数均出现下滑。而早些时候,该国多家经济研究所下调了2019年德国经济的增长预期。北欧联合银行(Nordea Bank)首席分析师Gerich表示,德国经济的不良表现将对欧洲其他经济体产生严重后果,令人感到悲观。与此同时,欧元区在经过讨价还价后终于就统一预算机制的框架达成一致意见,即建立规模为170亿欧元的“促进竞争力和趋同性预算工具”(BICC),以让其充当用于支援欧元区改革项目的公共基金。
 
  德国经济凸显疲态
 
  “可以说,2019年上半年,整个欧洲经济都出现了下滑,而德国的下滑倾向尤其明显。作为欧洲经济的火车头、欧元区发展的火车头,德国经济的不景气引起了很多关注甚至担忧。”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这样回应。
 
  德国经济以制造业为主。上半年,德国制造业特别倚重的汽车产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这种挑战在产量和销售上均有所体现,最终在产业层面引发了负面影响。7月3日,德国联邦汽车运输管理局(KBA)发布数据显示,今年6月,德国汽车注册量同比下降4.7%,销售给个人消费者的汽车数量同比下降10%。上述下滑趋势造成了相关产业规模与就业的下滑,且迅速传导至本国其他领域乃至欧洲的其他经济体。
 
  从区域内看,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阴影也始终笼罩着德国。英国首相竞争候选人兼领跑者、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6月26日发表言论,称无协议脱欧的真正可能性只有百万分之一;而此前一天,他还发誓绝不违背自己对于10月31日英国无论是否达成协议都要离开欧盟的坚定承诺。“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让欧洲局面面临不确定性,进而向欧洲经济层面传导。作为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德国当然无法‘幸免于难’。”何代欣如此表示。
 
  德国作为全球贸易市场中的主要经济体,也不可能不受全球贸易环境的影响。贸易环境日趋复杂、全球贸易成本不断增加,也令德国经济备受冲击,而这种冲击无论在现实层面还是在预期层面都存在。
 
  这些因素进一步构成了德国在经济增长率上的挑战。2016年德国经济增长2.2%,2017年增长2.5%,到了2018年这个数据就只有1.5%。何代欣指出,2019年的形势可能比2018年还要严峻一些,“德国需要谨慎起来,因为这种趋势与2010年-2012年经济危机期间的走势具有一定相似性”。
 
  他还提醒记者,美国是德国不得不给予特别关注的又一个因素。尽管德美在一些问题上采取合作态度,但在一些重大的经济利益和国际关系问题上,德国的立场仍与美国有所不同。因此,美欧之间尤其是德美之间的合作也存在较多不确定性。以此为背景,欧元区经济整体走势偏弱。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近期曾表示,若通胀没有回归目标位置,欧洲央行将再次放松政策,下调利率并非不可选择。
 
  BICC:欧元区的小确幸
 
  尽管欧元区经济火车头动力欠佳,尽管欧元区自身经济增长无力,尽管欧盟28个成员国还在为谁来担任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争吵不休(现任行长德拉吉将于今年10月结束任期,接任者尚未确定),欧元区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6月14日凌晨,欧元区财政部长会议结束,各方就设立欧元区统一预算机制的框架达成一致意见,其正式名称初定为“促进竞争力和趋同性预算工具”,充当用于支援欧元区改革项目的公共基金。
 
  会后,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庆贺,“我们今晚做成了我们着力推动的事:创建一个真正的欧元区预算机制”;荷兰财政大臣沃普克·胡克斯特拉也在推特写道,“欧元集团在卢森堡的讨论漫长而有成果”;欧元集团主席马里奥·森特诺(Mário Centeno)也表示,“我们第一次设立了一个帮助欧元区国家汇聚财力、从而增强竞争力的可运行预算,第一次开始作为一个整体思考未来、协调各方经济政策”。
 
  不难看出,欧元区决策层对于能够取得BICC这样的成果感到兴奋。
 
  “欧洲经济的运行以财政作为核心。我们可以对比美国来看。美国经济的核心部门不是财政部而是美联储,因为美国经济是以货币为核心运行的。美元反映了所有美国金融机构的体系运行,而美联储是美国金融机构的银行。美国经济高度金融化,公司大部分都上市了,政府支出靠债务,个人消费靠信贷,美元是最终的核心。欧洲并非如此。欧洲央行发行货币,依靠欧盟各成员国背书,而各个成员国依靠税收和财政,这背后又是实体经济,包括工业和服务业中的实体部分。”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教授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这样分析。
 
  在经济运行的核心领域取得多国合作成果,大家自然心情不错。只不过目前看,BICC似乎并不值得在更大范围内庆祝,而讨论BICC的意义,还要追溯到2011年。
 
  2011年12月9日,欧盟委员会在官方网站上发表《欧元区元首声明》,该声明把欧元区走向财政一体化分为三个步骤,即统一的银行监管体系(第一步)、统一的预算(第二步)、统一的财政(第三步),并要求成员国按照“宪法级”要求进行强有力的贯彻。
 
  统一银行监管的核心成果是欧洲稳定机制(ESM)。ESM由800亿欧元现金及6200亿欧元通知即缴资本组成,旨在为欧盟成员国提供金融救助,已于2012年10月8日生效。
 
  “欧洲稳定机制出现,等于说第一步已经完成。但是统一预算和统一财政还比较远,因为BICC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其实质意义。BICC只是用来支持统一预算的工具,规模很小,只有170亿欧元,它本身不等于统一预算,也不能支持统一预算背后的经济活动。”贾晋京如此强调。
 
  法新社援引两名欧盟人士的说法,BICC将由19个欧元区国家分7年注资,且必须与欧盟总预算捆绑。据悉,欧元区的财长们一致同意,BICC仅可用于预先获得欧盟批准的投资和结构改革项目,而非用于在经济衰退期促进经济增长。
 
  统一财政:道阻且长
 
  为什么欧元区需要统一的预算和财政呢?
 
  欧洲国家较多,经济发展并不平衡,各国财政状况也不相同。发达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好一些,其他国家差一些;财政情况好一些的国家,抵御经济风险的实力就强一些,差一些的国家则更差一些。然而,不管在欧盟内部还是在欧元区内部,经济状况较差、金融风险较大的国家一旦真的发生问题,很容易“传染”给其他国家。前些年的欧债危机就是很好的例子。为了帮助各国防范财政风险或金融风险,也为了推进一体化进程,欧洲长期致力于建立一个整体的预算平衡体系。
 
  也不是所有欧盟成员国都乐意参与这一体系的建设。“尤其是经济体量较小的国家,担心一旦参与其中,自己的经济主权特别是财政主权会完全上交给欧洲议会或者未来可能成立的欧洲财政部。”何代欣这样告诉记者。
 
  BICC是各方妥协的结果。它相当于一个资金池,对参与其中的成员国进行转移支付,以帮助各国预算达到平衡。它是策略性、战术性解决各国预算不平衡的办法,不是制度性解决欧元区成员国预算不平衡的体系。
 
  “即便如此,欧元区的预算改革也算是取得了进步,而且可以预测,更进一步的统一预算改革在未来是可能的,可统一的财政却极其困难。财政问题涉及一个国家的主权,主要内容就是税收与支出,跟谁收税、收多少、怎么收、用在哪里。这些都是很核心的国家主权内容,谁愿意交给别人呢?”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教授这样告诉《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
 
  作为欧盟一体化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设立“欧元区统一预算”由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年多前提出并推动。在马克龙的建议中,欧元区将不仅设立财政部长一职,建立数千亿欧元为基础的统一预算,还要设立欧洲货币基金(EMF),并将欧洲稳定机制完全转移到EMF中来。如今看来,BICC或许可以看做是马克龙计划的阶段性成果。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