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新首相来了,英国经济有救吗

时间:2019年08月06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 刘明礼 点击: 【字体:

  特蕾莎·梅宣布辞职后,英国首相职位的竞争一度十分焦灼。当地时间7月23日,鲍里斯·约翰逊在保守党内选举中获胜,成为新的党派领袖。7月24日下午,他在面见女王后正式成为新任英国首相。首相任务尚未真正展开,约翰逊就因对外透露与女王的谈话内容,备受批评。不过,与他即将接手的工作相比,这些都是小事情。
 
  一季度数据“回光返照”
 
  今年是英国脱欧的关键年份,在原本计划的3月29日这一脱欧期限到来前,英国国内进行了不逊于任何肥皂剧的、眼花缭乱的政治博弈,各种不确定性扑朔迷离,令人应接不暇。即便英国挺过了脱欧期限,没有出现“无协议脱欧”,首相梅还是被迫下台,政治纷争仍在继续。而在这一过程中,英国经济的表现似乎被忽视。如果认真看看当前英国的经济形势,约翰逊可能很快就会发现,头疼的不仅仅是脱欧问题。
 
  经济问题被忽视,很大程度上和今年第一季度英国经济的“良好表现”有关系。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英国GDP实现了0.5%的环比增长,远超2018年第四季度的0.2%,也高于欧元区的0.4%,同比增长1.8%,超过了2018年的平均增速。失业率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英国失业率降低到了3.8%,这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脱欧乱局中,英国经济第一季度的“异常”表现很可能与以下因素有关。
 
  企业大量囤货。“硬脱欧”将导致双方互增关税、通关手续变得复杂,降低物流速度,提升进口成本,不少企业都增加了库存,以防止产业链中断或者紊乱。2019年第一季度库存增量达到46亿英镑,为两年多来最大增幅。
 
  工厂加紧赶工,以期在3月29日原定脱欧日以前交货,回避脱欧后可能面临的关税、物流混乱等风险,这推升了工业产值。
 
  由于“脱欧”前景不明,英国企业不愿进行长期投资,转而通过临时增加员工来完成订单,而这促进了就业。
 
  但上述因素很难具有可持续性。实际上,第一季度经济的反弹也难以掩盖部分行业的疲软。与制造业部门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占英国GDP近80%的服务业持续低迷。马基特公司(英国市场调查机构)的数据显示,3月份英国服务业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降至48.9,是2016年7月以来首次跌破50.0荣枯线。
 
  在并购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外国企业并购英国企业的总金额为63亿英镑,较前一个季度的388亿英镑显著减少;英国企业并购外国企业的总金额为54亿英镑,同样远低于前一个季度的105亿英镑;英国企业间的并购总金额为14亿英镑,也低于前一个季度的56亿英镑。
 
  5月,英国央行曾警告,预计经济增速在第二季度回落至0.2%。目前,2019年第二季度的增长数据尚未发布,但市场分析似乎印证了英国央行的担忧。7月初,马基特公司和英国采购与供应特许协会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6月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2,低于5月的50.7。这是自2016年7月以来,该指数首次低于荣枯线50,显示私营部门整体商业活动出现下降。其中建筑业值得关注,该行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在6月下降到了43.1,这是2009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英国《金融时报》形容建筑业“像坠石一样下滑”。
 
  脱欧带来的实质性伤害已显现
 
  从基本面看,脱欧已经对经济构成了实质性伤害。
 
  金融危机后,英国经济相对于欧元区等发达经济体恢复较快,一度是七国集团中增速最快的国家。但2016年以来,脱欧问题以及相关不确定性影响了企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已经明显地拖累了经济增长,这在2018年以后愈加明显,英国经济快速复苏的势头已经被“逆转”。
 
  此外,脱欧公投以来,政府受困于脱欧问题,过去困扰经济的一些根本性问题仍然没能得到解决,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恶化,比如长期困扰英国经济的“生产率谜题”问题。英国《金融时报》著名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认为,生产率下滑是英国经济政策面临的最严峻挑战,这一问题要远远比脱欧更重要。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英国的劳动生产率在2019年第一季度下降了0.2%,这也是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原因在于,在政治风险下,企业投资技术和设备的信心不足,因而生产率难以提高。即便是政治风险消除,从投资转化为生产力也需要时间。
 
  美国研究机构“经济谘商理事会”预计,2019年,英国劳动生产率仅增长0.2%,低于本国去年的0.3%,更低于美国2019年的1.3%,将成为七国集团中唯一一个劳动生产率增速下滑的国家。
 
  英国金融业发达,是国家经济的支柱产业,但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脱欧问题的影响。欧盟85%的对冲基金资产、70%的离岸衍生品交易、51%的海上保险都在伦敦。
 
  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伦敦有很多自身优势,如基础设施完善、专业人才聚集、语言通用、政策透明等,这些都不会因脱欧而丧失。但脱欧很可能导致英国金融业无法继续自由进入欧盟大市场,这将会产生重大影响。欧盟脱欧谈判首席代表米歇尔·巴尼耶多次表示,英国正式脱欧后将不会再在金融服务领域拥有对欧盟市场的绝对准入权利,否则在制度上对其他非欧盟成员国不公平。
 
  2019年3月11日,在脱欧期限到来前不足一月的时候,英国智库“新金融”发布报告显示,为应对脱欧,英国有275家金融机构已经或正将其部分业务、员工、资产或法律实体从英国转移到欧盟其他国家。其中,约有250家机构已择定其英国脱欧后的欧盟业务中心,有200多家机构已经或正在欧盟设立新的实体来管理其业务。
 
  在贸易方面,英国也面临压力。英国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5月前的12个月中,英国贸易逆差扩大到了462亿英镑,比此前同期增加了206亿英镑,其中货物贸易逆差增加157亿英镑,服务贸易逆差增加49亿英镑。
 
  脱欧问题对英国对外贸易状况的影响是负面的,这也一定程度增加了英国政府对外贸易谈判的压力。2019年2月18日,英国与以色列、巴勒斯坦签订脱欧后的贸易连续性协议,使得与其达成此类协议的国家升至9个(其他7个为瑞士、智利、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津巴布韦、法罗群岛和塞舌尔),涵盖贸易总值约186亿英镑。与作为欧盟成员国所享受到的、涉及69个国家的40项、规模达1110亿英镑的对外贸易协议相比,这只是很小一部分。数十年来,作为欧盟成员国,英国贸易谈判的权力已经转移给了欧盟机构,短时间内想要找到足够的贸易谈判人才都不容易,相关进展的难度可想而知。
 
  新首相和考验一同到来
 
  鲍里斯·约翰逊接任首相职位的同时,也不得不接手这些经济难题。
 
  根据英国与欧盟达成的协议,新的脱欧期限是2019年10月31日。约翰逊曾表示,到时不论是否能够达成协议,英国都将离开欧盟。作为一种谈判策略,上述态度可以理解;但如果它真的发生,那约翰逊可能高估了英国经济的承受能力。
 
  1973年加入欧共体以来,英国经济已经和欧洲大陆深度融合。这种联系若被猛然切断,后果将令人难以承受。此前,关于无协议脱欧的各种可能结果和讨论已经很透彻,而避免这一结局是多数人的共识。
 
  约翰逊虽然在“权力的游戏”中获胜,考虑到脱欧的困难度和政治博弈的复杂度,他所处的环境可能比前首相梅更严峻。约翰逊不仅将面对反对党工党的挑战,谈判对手欧盟的强势,还将面临下滑的经济和下滑的保守党支持率。可以说,未来,约翰逊的执政之路将十分艰难。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