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一带一路”上的中以合作:好事不怕多磨

时间:2019年09月06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寇佳丽 点击: 【字体:

近期,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在《2020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以下简称《国防授权法案》)中加入相关表述,就以色列准许中国企业经营该国主要港口“海法港”表达“严重的安全关切”,并提出特朗普政府应“敦促以色列政府考虑外国在以投资的安全影响”。
 
  海法港位于以色列西部沿海,濒临地中海东侧,是该国最大的港口,也是以色列北部的交通和工业中心、地中海沿岸的铁路枢纽。
 
  2015年5月28日,以色列港口开发和资产有限公司与上海国际港务集团(简称“上港集团”)在特拉维夫(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签署协议,正式授予上港集团海法港自2021年起的25年特许经营权;而上港集团也承诺会投资20亿美元,对港口设施进行改造。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中的标志性项目,上述合作受到中以两国各界人士的期待和高度评价。它也是继中国海湾工程有限公司2014年6月中标以色列南部阿什杜德新港建设项目后,中国公司在以色列争取到的又一个大型基础建设项目,为中以“一带一路”合作再添成果。
 
  颇具吸引力的中东国家
 
  “以色列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之一,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欢迎者和支持者。这个国家对‘一带一路’推广的重要性,我们可以从不同方面来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秘书长王晓泉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这样回应。
 
  尽管“一带一路”涉及安全、政治、社会等方方面面,归根结底,它整体上可以被定义为“新的经济合作场景”。以色列具有独特的经济优势。作为地理上的小国和科技上的大国,以色列科技实力雄厚,拥有大量应用科学技术,其在新材料、生物科技、节能环保、信息技术等领域的技术优势非常明显。而这些独特的经济优势,都可以拿出来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进行合作或进行项目对接。
 
  以色列以金融立国,财力强大。在世界金融体系中,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犹太裔金融家、银行家都占据主流,而这些金融家、银行家都与以色列这个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外,以色列是一个商业意识非常强大的国家,政府经商头脑高,在国际市场上的商业活跃度也很高。“这两点加起来,造就一个后果:以色列愿意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体现在资金融通和贸易畅通上,以色列很可能提出与众不同的创新合作方法与举措。这对‘一带一路’的发展格外重要。”王晓泉这样解释。
 
  以色列还是影响中东安全形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该国在地区安全领域上也表现得比较活跃。如果以色列愿意在维护地区安全和平上多做一些努力,中东地区就可以更加稳定;否则,地区动荡的概率就会增大。如果中东地区出现动荡,不单是中国与以色列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会受到影响,中国与整个地区的合作也很可能因此受影响。
 
  从政治角度看,以色列虽立国不足百年,却享有强大的政治影响力。一方面,以色列人赞同西方价值观;另一方面,在对外合作中,以色列人保持了较强的务实性。这种务实性对“一带一路”来说很好,因为“一带一路”倡导的就是多边共建、互利共赢,非常符合以色列的经济利益诉求。
 
  “以上述分析为基础,中以在很多问题上,既有交流合作也有博弈。特别是,有些问题既可以是经济问题,也可以是政治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与以色列达成更多共识,获得更多来自以色列的支持,对‘一带一路’和中国而言,都是颇具意义的。”王晓泉这样对记者强调。
 
  从民间到政府:信任“一带一路”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对以色列而言也是极为重要的机遇。
 
  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湾研究中心主任丁隆教授刚刚结束“以色列之旅”。
 
  “以色列民众和政府对‘一带一路’的认识和态度都颇为友好,他们觉得,这是可以拿来发展自己的机会。以色列的基础设施并不是很好,比如地铁和地上轻轨,速度都有些落后了。现在,这个国家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活动,其中有些项目就是由中国企业承建的。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水平一旦得到全面提升,必然会对它的社会效率和经济发展产生明显帮助。”他这样告诉记者。
 
  “一带一路”强调“五通”,特别是“设施联通”。随着合作的不断深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享受交通便利的地方会越来越多,接入“一带一路”的市场也就会越来越大,投资机会将不断增多。对以色列而言,这无异于巨大的市场机遇。例如,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推广环保技术、水净化技术或者农业技术,虽然推广活动是中国企业在做,但实际上很多核心产品和技术是以色列或德国的。中国企业做项目的时候,顺带就把以色列的技术也推广出去了。
 
  对此,王晓泉说:“前段时间我去塔吉克斯坦学习交流,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塔吉克斯坦盛产棉花,这里的棉纺织厂有些是由中国企业投资的,使用的是世界一流的纺织设备,这些设备呢则多是瑞典生产的。同理,对以色列而言,‘一带一路’上很多项目都可以是带动该国核心技术与产品出口的绝佳机会。”
 
  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以犹太人为主体民族的国家,而周边邻国则全部是穆斯林国家。这就意味着,以色列不仅有安全上的担忧,也有对外合作上的扩张需求。很多时候,敌意来自猜忌和误解,而加强交流与合作,是缓解冲突的有效途径。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推广以及沿线国家合作的不断深化,人们可以将更多精力放在发展问题上,通过合作加强了解,进而降低彼此之间的疑虑。
 
  不仅如此,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沿线国家可以通过深化相互之间的合作与交流,更好地表达各自的诉求,而这些诉求比如维护传统安全、打击有组织犯罪等也更容易获得帮助。
 
  能否抵抗美国压力?
 
  大概好事总是多磨。
 
  中以签署关于海法港的协议后,美国政府曾多次从中作梗。《国防授权法案》中有一段如此表述,“美国对以色列海法港作为美国海军港口的军事战略价值有很高评价,但对港口的租赁安排有严重的担忧,自本法颁布之日起,应敦促以色列政府重新考虑外国投资者对以色列的安全影响”。
 
  而今年3月份,美以高层会晤期间,以色列官员曾指出,取消中以合作计划将很困难,因为关于海法港的建设工作已经开始,而以方也不愿成为中以合作关系的破坏者。以方解释,“中国建设海法港的主要利益不在于基础设施,而是港口技术,美方应从多方面考虑战略安全等问题”。
 
  “这件事情的本质是中国与以色列、以色列与美国之间关系的平衡。以色列与美国是同盟关系,在中东地区安全上,以方对美比较依赖,其外交深受美国影响。对中以合作来说,上述事实构成结构性障碍。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美国自身持有太多偏见。‘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多年以来,美国政府发布过不少针对性评估和报告,执意认为中国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这种一般性的偏见,美国还把海法港这样一个经济项目安全化,所以它要出手阻拦,而《国防授权法案》就是美国政府向以色列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不得不说,长期以来,中以合作无法忽视的主要阻碍就来自美国。”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教授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如此分析。
 
  上世纪90年代,中以曾达成协议,由中方向以方购买费尔康预警机系统。2000年,由于美国向以色列施加巨大压力,后者不得不撕毁协议,导致中以关系一度陷入低潮。
 
  刘中民强调,以色列有同中国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的需求,而两国企业能否顺利开展合作,取决于以色列是否有足够意志力来抵抗来自美方的压力。他说:“从当地舆论和一些智库的报告看,以色列认为海法港完全属于中以两国间的正常经济合作,民间和政府对‘一带一路’也持友好态度。”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