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莫让区块链清泉被庞氏骗局搅浑

时间:2019年11月22日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陈希琳 点击: 【字体:

 1920年第一次走进牢房的查尔斯·庞兹可能不会想到,100年后会因为“庞氏骗局”被人时不时挂在嘴边“讨伐”。据说他坐牢之前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不会是最后的那一个,也不是唯一的那一个。”可能他之前巧舌如簧说了不少谎话,但显然这句话十分经得起历史实际的推敲。
 
  “借新偿旧”的把戏多年来不断在各个领域上演,从银行理财产品转战到互联网金融,如今随着P2P出清,有人又打起了区块链的主意,可以说,“割韭菜”的念想从未间断过。
 
  10月24日,有关区块链政策的大门一开,一些沉寂已久的打着区块链幌子的江湖骗子,又开始浮出水面,在朋友圈自我高歌。隔天,比特币大涨,相关概念股也一路走高。两天后,比特币24小时交易量近乎两倍增长,一波“韭菜”争相进入,生怕跟风太晚。
 
  而这种跟风炒作能真正推动区块链产业的发展吗?有一点很明确,绝大多数的投资者的羽毛将再次被打湿一次。
 
  “普通投资者要远离区块链,尤其是各种币。”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用这样一句话来劝诫普通投资者。
 
  特别是ICO,对于投资者来说,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圈套。代币的炒作依托于ICO,实际上并不等同于IPO,为什么叫空气币,因为背后什么都没有。炒币的一些“团伙”公司地址都是假的,也不经营,找一个写手写出一本白皮书,最后向社会发布说自己对比特币的应用,需要在区块链+某个行业去做一个创业项目,然后吸引投资者往里跳。
 
  这些“团伙”觉得自己有利可图,又卷土重来,发明了STO。“STO兴起于美国,就是把比特币这个品种纳入到投资并购里面去,正是因为缺乏监管所以出现了STO。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的行为,很多人不具备行业知识可能真的会被套进去,因为这些东西已经被包装好了,最后还有名人站台。”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杨望向《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表示,ICO后面都是虚无的,看不到区块链品牌,在2013年到2017年间,搅乱了整个区块链行业。
 
  “但是依然可以看到有一批区块链创业者在做自己的事情,虽然经历了资本寒冬融不到资被‘驱逐’掉了。所以在区块链圈,有句话叫:‘币’圈瞧不起做区块链创新的‘链’圈的人,因为‘链’圈的人根本不赚钱。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18次集体学习时讲到的“区块链+民生”、“区块链+政务”、“区块链+智慧城市”,就是给政府做区块链品牌。做公益、做政务实际上对于区块链公司来说没有太多收益,但是区块链创新者还在做这个事情,是因为对区块链有所敬畏和相信。”杨望表示。
 
  那么,如何避免区块链这汪具有远大发展前景的清泉被非法集资和诈骗搅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广乾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预防区块链的新一轮骗局,必须多方共治。
 
  在杨望看来,我们需要在正视区块链带来的风险和乱象的同时,正视区块链。
 
  “不能说区块链和比特币就是失败的,或者以比特币为主的这种投资品交易引发的空气币等各种各样的币出来是失败的,因为至少比特币或者空气币是区块链1.0的运用,只有经历了这种乱象,才有可能引导人们理性地看待这个产业的发展,创新出区块链2.0的技术智能合约。”杨望表示,风险和收益一定是相匹配出现的,是一个循环的过程,到2.0的时候各国央行看到发现了庞氏骗局在区块链1.0的应用乱象,才开始重拳出击,禁止以比特别为代表的交易,通过银行账户体系来杜绝区块链1.0的风险,对中国而言任何商业银行都不允许兑换比特币。习近平总书记2019年10月29号提出的“区块链+互联互通”、“区块链+政务”、“区块链+民生”、“区块链+智慧城市”四大领域,除了互联互通这一类以外,其他的单个领域都有比较成功的案例,这都是基于区块链2.0阶段所做的一些事情,把线下化的传统资产的价值载体线上化、数字化,让制造业企业价值的扭转更加有效率。
 
  在他看来,未来要进入区块链3.0阶段,“这个非常难,信息互联网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30年的时间也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如果单纯从网民的数量和智能手机持有者的数量来看覆盖率还是蛮高的,但是智能化的APP渗透率并不那么高,如果渗透率高,就不会出现拼多多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互联网没有真正意义上实现互联互通。如果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必须要通过像区块链这样的技术把整个社会变成可编程的社会,通过区块链的架构搭建出一个全部都有价值载体为节点的区块链社会,各行各业连接上区块链,最后实现‘区块链+互联互通’是有可能的。”
 
  杨望表示,区块链有个好处,就是它比信息互联网的信息聚合能力要稍微强一些,因为区块链是一个技术的集合,本源实际上是数据库的技术,通过分布式的结构来把各个区块发生的交易数据存储起来,所以最早的时候进行区块链的探索,在1.0或者2.0的阶段,更多的是把区块链比拟成一个容器,然后把各方的数据存储起来,可以理解为大数据的人工智能应用的一个底层基础设施,这样的数据存储是最安全的,互相是打通的,然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应用才能有用武之地。
 
  因此,杨望认为还是要“适度监管”,对区块链产业的制度监管应该尽快跟上,因为监管空白的时间太长了,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区块链对于创业团队来说门槛不是特别高,因为是传统技术的集合,虽然区块链人才匮乏但是真的想实现某一个公司在某个场景的应用其实用不了太长时间,而且在技术创新前期侵权现象特别常见,所以整个圈子里面的人比较注重知识产权保护。大家经常会看到哪家公司宣传自己有多少专利,为什么申请专利?就是因为这块制度保护不够,成为大家呼吁的制度安排。此外,官方的产业规划也出台好几套了,但是真正的配套政策还没有完全下来。不管是从法律层面上,还是从财政补贴上,都要针对区块链有一些实际的政策。”
 
  总之,在对区块链的监管上,应该更为慎重和重视。毕竟过去P2P的遗留问题证明了监管沙盒在实际推广中仍有局限性。这种金融科技监管模式的创新往往会让“创新者自由飞翔”,如何在“一放就乱、一管就死”中寻找到合适的“点”,对于实现区块链长远健康发展来说,至关重要。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36

文章热词:

上一篇:火车头失速 德国经济如何驶进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