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供应链助推实体企业撬动万亿电商市场

时间:2016年12月15日 信息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许亚岚 【字体:


    B2B电商的出现使得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开始使用便捷的线上交易以及大数据技术,国家也大力推动供给侧改革,出台政策多次提及要加强发展供应链金融,以便于高效地推动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但目前,很多中小企业在供应链管理方面仍面临一些困难,企业制定供应链管理的战略方案和优化自身的供应链都很有必要。
 
    供应链金融是由量变到质变的催化剂
 
    今年2月份,人民银行等八部委印发的《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推动工业企业融资机制创新;推动更多供应链加入应收账款质押融资服务平台,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扩大应收账款质押融资规模。10月份,国家发改委公布的《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若干政策措施》也强调要建立财产权利质押登记系统,实现信息共享,以便于金融机构改进和完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
 
    政策利好对产业的供应链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并助推中国实体经济发展。首先,供应链成员的信贷准入评估不是孤立的。格上理财研究员欧阳岚对《经济》记者表示,银行不仅要评估核心企业的财务实力和行业地位,还要调查整条供应链各个企业之间的联系是否足够紧密。“对成员融资准入评价的重点在于它对整个供应链的重要性以及与核心企业的交易历史。”
 
    其次,对成员的融资严格限定于其与核心企业之间的贸易背景,严格控制资金的挪用。另外,供应链融资还强调授信还款来源的自偿性,即企业通过银行资金支持做成贸易,该交易的销售收入能够为自己还清银行贷款。
 
    近年来,各大电商平台纷纷布局供应链金融。电商平台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崛起,使得互联网元素与产业供应链实现深度融合,为供给侧改革提供坚实的动力支撑。
 
    国仕资本研究协会理事李高阳告诉《经济》记者,借助“互联网+”的政策“东风”,凭借多年经营平台积累的大数据,通过精确的算法有效地分析供应链条上下游的用户需求,电商平台加速打破供应链上下游之间的“孤岛现象”,成为供应链金融市场的后起之秀,将“三足鼎立”的局面改写为“四国争霸”,即银行主导型、核心企业主导型、物流企业主导型和电商平台主导型。
 
    供应链金融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由量变到质变的催化剂。B2B电商平台通常保有长期、大量在线化交易信息,上海文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咨询总监王志修对《经济》记者称,金融机构和资金方开始愿意接受以真实贸易数据融资的“数据增信”思维,在传统抵质押贷款之外不但开拓了新市场,也协助大量小微企业顺利取得融资的机会。
 
    B2B电商的发展趋势,一方面是核心企业与供应链上下游交互的私有化业务模式,以服务行业为起点,逐渐往社会化、第三方化迈进;另一方面原本由第三方主导的开放式撮合平台,也融入了自营业务模式。但无论哪一种业务模式和获利模式,互联网科技都促使平台运营方提升了供应链管理的效率,甚至因为量变而引发质变,开创了更多创新的商业模式。例如订单处理和物流调度能力提升,B2B电商平台可以提供给买卖双方从下订单、付款到发货、验收、开发票等订单全流程可视化的服务。
 
    SaaS助力企业优化供应链
 

    中大型企业通过供应链金融发展产融结合,即产业在原先的实业外,利用参股、持股、控股和人事参与等方式发展金融业务,为其本身供应链发展注入了更多活水。王志修表示,产融结合的金融服务,往往能基于供应链关系为上下游企业补充更多流动性资金,在帮业务伙伴补血的过程中,也同时实现了疏通中大型企业本身的业务“血路”。
 
    “很多实体经济里的问题不见得用原来的方法就能搞定,要用新方法。” 款多多珠宝首饰供应链平台创始人、CEO王文钢向《经济》记者讲道,“应该用互联网数据化的方式去改造行业传统的信息流,例如对数据的管控,对经营效率、经营的反应速度和客户满意度的要求”。
 
    在他看来,“互联网+”和供给侧改革要平行发展。如今吃饭可以用大众点评找饭店和付款或者用外卖软件订餐,出门可用手机软件订票和打车等,这些真正的服务端还是实体服务业,因为移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和服务水平的提升,导致了整个产业链的供应速度提高。“例如珠宝行业,很多厂商都是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的人,他们对‘互联网+’、大数据这些都不了解,接触过实体零售业或者供给侧的互联网人就要去帮助传统行业做改造,在细分的行业里想办法。” 
 
    企业自身也要优化其供应链来满足发展需求,SaaS(软件即服务)就弥补了B2B电商在大数据方面的缺失所造成的信息不对称,助力企业优化供应链。
 
    SaaS并不是一个软件,而是一个网络平台。“原来的软件开发不能满足现在经济管理的要求,传统企业想做改造就需要用互联网的管理方法来保证它所提供的信息化服务是最先进和最有用的。”王文钢认为,任何技术革命都有用,关键是什么人用这些技术,国家要鼓励更多高新技术产业的人加入到传统行业来助力实体经济的发展。
 
    另外,还可以通过创新风险管理技术来优化供应链模式。供应链金融模式本身存在着信用风险、技术风险和法律风险,后两者是外部因素,本身难以控制,但信用风险是内生性风险,企业优化供应链就需要控制信用风险。
 
    欧阳岚认为,为了激励企业能够提高信用,可以设立“正向激励”机制,企业每次按时还款后,可以给企业一定的激励,比如加分制,企业的分越高说明企业还款越快,信用越好,银行在以后的贷款过程中可以给予一定优惠等。
 
    供给侧改革的目的之一在于创造有效供给,而有效供给的关键在于了解客户、了解客户的客户,甚至是了解最终的消费者或使用者的需求。“在学术上,这种供应链优化的方向称之为‘需求驱动的供应链’,即不止以产定销,更要以销定产。”王志修如是说。
 
    全供应链管理是未来发展方向
 
    供应链管理是市场竞争的后台力量,目前一些电商重点布局打造物流品牌,向全供应链管理的方向发展。
 
    近几年,电商平台都看到了建立物流体系的必要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供应链管理的解决方案都是要打造物流品牌。李高阳认为,企业制定供应链管理的战略方案,应充分考虑企业所在行业的属性、发展目标、资源禀赋、业务模式、市场需求等因素。
 
    王志修建议的供应链优化目标是“需求驱动”,而实现目标的战略是供应链业务流程改造和供应链大数据管理。
 
    事实上,供应链大数据管理是企业和其上下游业务数据从采集、交换,经过清洗、汇总,到分析、建模的完整加值过程,唯有了解企业在大数据应用的现有程度和实力,才能进一步找到提升的方向。那么,关键还是要发挥大数据在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优势。
 
    在欧阳岚看来,发挥大数据的优势,一是要善于利用交易明细数据,这种数据具有可靠性。原因在于一方面数据量巨大,几乎难以人为作假;能够反映企业最真实的经营状况,另一方面,所有明细数据都是可以互推和计算的。
 
    二是需要实时跟踪数据,并进行实时的风险计算。大数据信用技术提供依据供应链产生的实时交易数据,进行实时跟踪,实时的风险计算,实时的风险预警、预测,可提前预警3到6个月的风险。一旦发生触发预警,便提示银行进行资产保全,从而实现了全过程风险控制。
 
    数据采集和交换是基础,包含通过数据工具从各种内外部系统如ERP(企业资源计划)、采购系统、订购门户、仓储系统、门店系统等,取得企业和上下游的业务交互信息,并利用加密协议将数据自动化地依照需要的频率由互联网安全地传送到数据中心。
 
    清洗和汇总是初步加值,例如经销商销售核心企业的产品时,经销商和核心企业提供出来的产品编码、门店编码、计量单位等主数据势必会存在差异,以致无法判别其是同一个产品、门店或包装,通过人工加机器的匹配,可以将各经销商的数据清洗为符合核心企业要求的格式和统一视图。清洗过的数据简单汇总即可供核心企业业务决策参考。
 
    分析和建模则是高级加值,分析是指将清洗或汇总后的数据,依照品类、区域、时间等维度进行检视,形成有决策价值的观点,也可以进一步延伸至差异比较和预警,例如当销售达成率低于90%时,相关信息即推送给大区经理。
 
    王志修对记者称,观察很多企业后发现,在基础的数据采集和交换,以及初步加值清洗和汇总尚未落实之前,企业便开始利用所谓大数据来进行决策支持或预警,这种基于非“完美数据”所下决策或预警的效果往往不好,甚至跨部门开会时还会为了对各自提供的数据存在差异而争吵不休。“正本清源之道,其实还是把最底层的基本功练好。”
 
    质量是供应链竞争重要因素
 
    改造供应链是从工厂的原料开始。原料的有效利用和开采;工厂的设计、加工的能力提升;分销层面从物流速度到资金利用率;零售终端的消费者洞察和客户需求分析,包括授信和终端的管理问题,这些其实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案。
 
    王文钢表示,在整个供应链管理级别里,需要看一个企业原来是在哪个环节上,它的优势在哪,然后基于它的优势在上下游的两个环节里去推进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以阿里为例,从零售开始再到支付宝、菜鸟等,它已经把前端、零售端、物流、信息流都打通了,把大规模的制造业和零售业连起来,这就是零售商和制造商之间的供应链改造。为了让制造商走出国门,还做了阿里巴巴的英文版,已经做到了全球用户采购的供应链改造。”
 
    他还表示,其实在中国做产业改造或信息化最典型的电商代表就是阿里巴巴,余额宝也好,芝麻信用也好,包括蚂蚁金服,都是在对上下游金融行业的改造。“所以,互联网金融是基于对实体行业的大规模数据搜集,然后才能做金融的杠杆,企业需要金融杠杆来保证整个行业的加速和业务的顺畅性。”
 
    全球供应链的管理包含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而质量也是供应链竞争的重要因素。
 
    中小企业融资较难,主要原因是银行门槛高,企业没有可供抵押的物品,企业非系统性风险高,企业没有完整的财务报表等,但一个更实质性的原因是,银行总是依照一个标准、一种模式来对企业进行融资评估,看它是否具有偿还能力。
 
    欧阳岚对记者表示,有些中小企业虽然具有偿还能力,可是这种偿还能力往往是基于真实的交易背景,不是或没有由账面财务信息表达。“特别是当这些企业没有有效的、可供抵押的固定价值资产时,银行因不能有效甄别企业信息而拒绝给企业融资。”
 
    基于解决这种企业与银行之间的矛盾的客观要求,供应链金融应运而生。要解决这些企业融资难问题就不能仅仅停留在单个主体上找原因,应从整条供应链出发来寻找中小企业融资的新途径。“供应链金融实际上是整合了‘产供销’链条上的所有资源,对供应链上的单个企业直至上下游链条多个企业提供的全面金融服务,以促进供应链核心企业及其上下游配套企业‘产供销’链条稳固和流转畅顺。”欧阳岚称。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