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金融科技需夯实安全堡垒

时间:2017年06月14日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李雪娇 点击: 【字体:

  去年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火热,金融科技公司受到资本市场的大力追捧,根据毕马威发布的季报报告显示,仅在2016年第三季度,共有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由风投支持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共有13宗交易。看似波澜不惊的金融巨池下,实则暗流涌动。
 
    TheDAO是一家基于以太坊公共区块链平台的创投组织,在去年4月募集了1200万个以太币,价值1.32亿美元,是史上最大的一次众筹活动。而到了6月,TheDAO遭遇攻击,导致超过5000万美元的以太币外溢。无独有偶,8月份位于香港的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遭黑客入侵,大约7000万美元比特币被盗,比特币的价值因此大幅下跌15%,更不要提上个月刚发生的比特币勒索事件。
 
    金融科技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的,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之前“家喻户晓”的互联网金融,逐渐被金融科技取代。金融科技的风刮得越来越大,金融科技所谓何物?是概念先行的虚拟名词?还是货真价实的创新驱动?在风口下又将怎样进行监管?
 
    金融科技正逢其时
 
    在国际上,金融稳定理事会于2016年3月首次发布了关于金融科技的专题报告,其中对“金融科技”进行了初步定义,即金融科技是指技术带来的金融创新,它能创造新的业务模式、应用、流程或产品,从而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或金融服务的提供方式造成重大影响。
 
    国际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球金融科技业仍处于初期阶段,对金融科技尚无统一规范的定义。“但从字面上理解,金融+科技,主体在于金融,科技是发展的手段。”
 
    按照这种思路,从事金融科技的机构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数字货币、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广泛应用于支付清算、借贷融资、财富管理、零售银行等领域。总体而言,金融科技主要包括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网络融资、智能金融理财服务以及区块链技术等4个部分。
 
    5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成立金融科技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记者注意到,在中国人民银行官网上,金融科技归属于科技司部门,虽然目前并没有出台相关指导性文件,但央行这一举措被业界人士解读为:快速发展的金融科技倒逼监管为其正名。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曲强分析,金融科技能够被重视的主要原因是比特币以及底层的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从而让官方产生了革新和完善金融体系的想法。例如,国务院日前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首次纳入区块链技术、央行成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两者对区块链健康发展有促进作用。“基于区块链技术和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让央行认识到,科技对金融的深刻影响,金融不一定停留在现在的水平之上。”同时,曲强表示,金融领域的“蝴蝶效应”引发的损失不可估计,因此,不难理解央行对金融科技方面的谨言慎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告诉《经济》记者,目前看到的金融创新热点,实际来自于上世纪末的信息经济飞跃时代的萌芽。网络银行、智能投顾、高频交易、金融监管中运用科技手段、信息化支撑的共享经济理念等,无一不体现出新金融的技术驱动型创新特征。
 
    金融科技促进经济转型和金融业升级,已成为共识。杨涛表示,“在高速信息化的社会中,众多潜在的矛盾更加突出,人们期望技术能冲破经济社会的迷雾”。
 
    就目前看来,金融科技并不仅止步于新技术来提高金融效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与金融的结合,或将带来革命性的颠覆,开启一个全新时代。
 
    监管的新难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专家认为,金融科技的概念源于西方国家,在金融科技细分领域中,我国的移动支付和网络借贷较为成熟。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新兴技术越来越丰富,金融科技就可以把这些“一网打尽”。
 
    “前两年提到互联网金融,大家觉得非常自豪。今年提到互联网金融,大家都很恐慌,都不想叫互联网金融,改名叫网络金融、科技金融。”这是去年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副院长李振华在公开场合坦承行业的窘境。当互联网金融监管的靴子真正落地后,行业进入加速洗牌期。互联网平台纷纷推出以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为特色的金融服务,有些公司甚至把工商经营范围进行了变更。
 
    显然,监管部门正在打击非法集资和整治互联网金融的法律风险,一些不合规的平台为了逃避监管而改名。
   
    曲强分析,出现扎堆向金融科技靠拢的现象,说明了互联网原有的投资模式、融资模式和估值模式发生了变化。用一个接地气的话讲叫做资本运作,企业期盼用此法为自己续命。“这种改变证明了互联网已经存在着较大的泡沫,大家急需要新的概念,把自己原有的估值和运作方法给转移过去。”同时,曲强表示,互联网金融创新推动金融变革,改名为“金融科技”也是抓住了本质。但国内许多公司的改名更像是跟风行为,没有改变实质,换汤不换药。“真正的金融科技,我想还是从事金融基础设施的公司。比如,区块链技术公司和第三方支付清算结算公司。”除了顺应时代发展的“天然”金融科技公司,严格来讲,传统金融机构和P2P平台只是把业务放到了线上,提高运行效率,最终还是回归到线下整合。
 
    从政策监管的角度来看,对这些从互联网金融改名或转换战略方向为“金融科技”的企业,目前的实施办法并没有直接的约束力。那么,今后金融科技企业的监管将如何开展?
 
    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周昆平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科技的发展对目前的监管理念和法律法规可能会带来根本性的挑战。“由于金融科技的无中心化发展趋势,金融风险会形成分布蜂窝式扩散。”金融科技具有跨市场跨行业特性,再加上金融服务供给侧的日益多元化,监管部门的效率不易提升。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财政研究院副院长赵锡军曾指出,无论是互联网金融还是金融科技,对它们的监管都应该根据当前用户对金融风险的认知能力和水平来设置监管要求,要根据这个行业所提供的不同服务,所涉及的不同风险和不同权责来进行有针对性的细化监管。“如果客户认知风险能力很强,那就没必要多加管理;如果认知(风险)能力很弱就要非常细致的管理。”
 
    此外,周昆平强调,最为突出的监管挑战还来自区块链。“我们的法律监管旨在提供交易对手间的信任基础,但区块链并不需要这种信任的背书或支持。”一方面,区块链“代码即法律”的主张集中体现了这一冲突;另一方面,区块链未来的运用和发展却又非常依赖于国际和国家层面法律的确定性。
 
    当然,不仅是我国面临监管难题,各国也在尝试为金融科技创新和安全做出一些努力,例如,迪拜、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有关部门就采用“监管沙盒”政策,推出专门的限制性许可牌照,降低行业风险。此外,也有不少国家选择进行国际合作,共同为金融科技创新和市场发展建言献策。
 
    不管外界对金融科技的内涵有多少争议,整体上看,金融科技浪潮可以带来更多的积极因素。有鉴于此,摆在监管者面前的课题值得思考。金融科技的这把“双刃剑”,在有效引导下,能为解决原有难题提供全新路径,若监管过猛,则可能压抑金融创新。
 
    金融科技何去何从
 
    当初放话“就算AlphaGo赢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的现世界第一棋手柯洁,在与AlphaGo的三番棋较量后最终以0∶3遗憾落幕。科技的发展速度正在朝向人类不可预知的领域扩展,区块链及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使得传统前端产业金融业的发展原动力出现深刻转移,逐渐聚焦金融服务本质。从科技金融到金融科技,不过走了几十年而已。
 
    根据花旗集团的研究报告,金融科技近5年来吸引的投资额累计达到497亿美元,增长超过10倍,从2010年的18亿美元增长至2015年的191亿美元。毕马威华振会计事务所和风投数据公司CB Insights共同发表的《金融科技行业脉动》季报数据显示,在2016年第一季度,由风投支持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吸引了24亿美元投资,涉及9宗交易。在一季度的投资规模中,中国占到全球投资规模(49亿美元)的近半。
 
    杨涛指出,金融科技并不是简单的虚拟经济。虚拟与实体的划分没有明显的界限,从目前来看,金融科技与实体有了更多融合,不仅有助于完善金融,而且有利于金融更好服务实体。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不可否认,金融科技对于提升金融活动效率、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的作用是巨大的,但风险与不确定性同样对等。实际上,在信息技术发展过程中,金融科技对于资本市场带来的复杂效果早已引起各方重视。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金融规则“缺损”的市场中,金融技术更可能成为避开监管和助推泡沫的手段。
 金融科技需夯实安全堡垒
    浙江投融资协会常务副秘书长、炬合科技创始人邵建良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在新技术的接受程度很高,得益于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红利期,在金融科技的应用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差距较小,部分领域已经和西方发达国家同步。”那么,从互联网金融发展历程来看,金融科技能帮助我国金融体系弯道超车吗?
 
    邵建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原因在于我国传统金融机构的发展还落后于西方成熟的金融体系,互联网金融的出现解决了部分痛点,作为传统金融业务的补充部分,互联网金融满足传统金融机构未覆盖的市场和客户服务。如果我国能够在此领域给与一定创新的容错空间,有助于我国在国际金融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国能成为金融科技的“弄潮儿”,邵建良认为,可能是资本驱动、电商经济扩张、监管宽容等因素所致,其中不乏短期因素。“互联网金融作为传统金融合作的一小部分,但若为了安全严加监管,没有留下创新的种子,未来金融科技行业会越来越萎缩。”
 
    井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CEO武源文告诉《经济》记者,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为金融科技的未来发展打开了一扇门,让金融科技成为时下的热点,但是,这也对风险管理和风险监管带来新的挑战。一方面新技术与业务场景的结合,没有形成完整的闭环,容易失控;二是技术快速创新和应用使得金融监管和法律法规配套滞后;三是市场利益驱使,出现很多打着创新的旗号,实则干着金融欺诈违法行为,例如,P2P领域出现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平台非法集资、群体事件等。
 
    谈到如何解决,武源文从企业的角度设想了未来金融科技企业的方向,俗语讲“吃得咸鱼抵得渴”,金融科技企业想长期发展,首先要守住商业底线,金融科技创新或创业“因为离钱最近,所以很容易看到效果,发展迅猛”。只有真正解决痛点的创新,带来价值的应用才有生命力。未来,那些将技术和金融服务场景紧密结合的金融科技公司,建立起真正的护城河,才能发展得更好,走得更远。
 
    金融科技以数据和技术为核心驱动力,正在改变金融行业的生态格局。此时的中国金融科技,面临着“向左走、向右走”的抉择。杨涛指出,我们的金融科技创新要真正成为全球金融变革中的“常青树”,除了已有优势,更需激发真正强化科技创新能力和金融制度规则,让金融市场更公开、透明、高效、安全。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