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互联网凶猛 银行货基怎么办

时间:2017年08月08日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作者:许亚岚 李雪娇 点击: 【字体:

  货币基金因其高安全性、高流动性、稳定收益性等特点深受投资者喜爱。2017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资产总规模净增加9149亿元,其中有7832亿元为货币基金,占比为85.6%。在这一市场,互联网平台逐步扩张,势如破竹。面对逐渐被蚕食的市场,银行系货币基金如何与互联网货币基金分庭抗礼?
 
    天弘独大
 
    2013年6月,支付宝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的余额宝上线,集理财、网购、转账、支付等功能于一体,开启了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新局面。
 
    经过几年发展,天弘基金已成为国内首家规模破万亿的基金公司,截至今年上半年,余额宝规模达到1.43万亿元,超过了招商银行2016年年底的个人活期和定期存款总额,直追2016年中国银行1.63万亿元的个人活期存款平均余额。
 
    天弘独占鳌头多年,受益于阿里平台较高的获客能力。格上理财研究员杨晓晴告诉《经济》记者,今年以来明显走高的货基收益率给余额宝锦上添花,之前还存在投资者抱怨余额宝收益低,只愿投入小部分资金用于消费支付,“如今余额宝收益突破4%,投资者愿意将其作为理财手段使用,故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余额宝份额持续增加至1.43万亿元,比2016年底增长77%”。
 
    艾瑞咨询行业分析师张玉告诉《经济》记者,从支付属性来看,近年来人均收入增加,居民消费升级,余额宝借助阿里平台丰富的应用场景实现了“购物-支付-理财”的链条,提升了消费体验和沉淀资金利用率。从理财属性来看,在近期股市债市波动的情况下,余额宝凭借逐渐回暖的收益表现吸引资金流入。
 
    天弘基金和余额宝的发展速度,让银行和基金公司侧目。尤其是被大股东蚂蚁金服“加持”以后,天弘基金的行业地位更为稳固。天弘基金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记者,从余额宝发展来看,普惠定位是余额宝产品成功的主要因素。“余额宝是一只货币基金,同时也是客户消费和理财行为的底层账户,其消费属性高于理财属性。”
 互联网凶猛 银行货基怎么办
支付宝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的余额宝账户截图
 
    不仅如此,电商客户基数庞大,淘宝、天猫等阿里生态体系下的平台用户,同时也成为了天弘基金的产品投资者。“以余额宝为例,其具备了便捷的流动性,收益高于银行活期存款,打通了网购、转账、支付等功能,充分满足了投资者在阿里生态场景下不同的需求。”国仕资本研究协会特约研究员李高阳对《经济》记者表示。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对《经济》记者称,由于“金融排斥”,金融市场具有局限性,有些特定的人群并不能够享受到金融服务,于是只能寻找民间金融、个人借贷、高利贷等替代性金融服务。“深层次的原因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老百姓的手里积累了些收入,这使得居民财产权进一步被激发,很多人不甘于把钱放银行拿较低的利息,但是我国整个投资理财资金流动渠道非常窄,所以老百姓希望使用钱的权利被放活,这是市场的选择。”
 
    易观金融行业分析师田杰对《经济》记者表示,总体来说,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发展、理财需求的释放、余额宝的便利性与综合性、余额宝客户流量大这四方面是天弘基金得到如此大体量的主要原因。
 
    货基扩容
 
    李高阳称,从销售主体来看,货币基金主要有三类,一是基金公司通过自身的网商直销平台销售;二是银行通过开发的账户管理系统进行销售;三是在第三方机构比如互联网公司,与基金公司合作开发的消费平台销售。
 
    银行系货币基金和互联网系货币基金各有优势。相比于银行系货币基金,互联网系货币基金的优势在于入口广阔,对接的线上场景丰富,“消费+理财”的模式能带来更好的客户体验。
 
    相比之下,银行系基金公司依托庞大的物理网点和众多的客户资源,在销售渠道上也有自身的优势。杨晓晴表示,银行系货币基金在固收领域定价权较大,收益也更高、更稳,深受机构客户青睐,“大部分老年客户认为在银行购买货基更放心”。
 
    面临互联网狂潮,银行系货币基金也正走向线上。今年上半年,多只货币基金产品在蚂蚁财富上线。
 
    在田杰看来,支付宝上线银行理财产品是很正常的事。首先,理财产品收益颇丰,支付宝拥有庞大的客户流量,必然扩大互联网理财领域;其次,余额宝作为流动性极好的货币基金,在收益方面必然有所欠缺,为了避免因收益率问题流失已有的客户,蚂蚁财富推出收益率更高的货币基金也不足为奇;最后,支付宝客户流量大,不同类型的客户需要不同的产品,对于更在意收益率的客户,必须提供不同的产品分流,并且可以预见,若牌照流程没有问题,蚂蚁财富就会推出更多理财产品,不仅限于货币基金了。
 
    对此,张玉告诉《经济》记者,今年,支付宝的活跃用户已经突破了5亿人,这么大用户量的金融市场蚂蚁一家是做不过来的,所以蚂蚁财富打造了这个更加开放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一端连接庞大的支付宝用户群体,一端连接各类金融机构的不同金融产品。
 
    从2016年第四季度到2017年第二季度这三个季度货币基金市场的表现来看,虽然余额宝保持着20%以上增速,但除余额宝以外的其他货币基金规模则是减少的。
 
    张玉表示,如果只从这个数据来预测,未来货币基金市场,余额宝所占的比例会进一步扩大,集实时消费与理财于一身的货币基金产品将会成为市场的主流。
 
    蚂蚁金融生态圈,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站式服务,基金公司与其他金融机构可以创造1+1>2的金融服务机会。就像一个购物中心里面有卖衣服的,有餐馆,有电影院,单独一家店产生的客流有限,大家聚在一起,就可以互相引流,创造更丰富的消费空间。
 
    改变在即
 

    面对蚂蚁金服在货币基金市场的“一枝独秀”,传统金融机构该如何应对?银行系货币基金需要做出哪些改变?
 
    田杰表示,低利率存款的减少,极大地提高了银行的经营成本,面对互联网大潮,银行已经处于被动的局面,必须提高服务质量,提供收益率更高的理财产品。
 
    “近几年,有不少银行在销售渠道上开拓新型的银行余额理财货币基金,这类基金由于申赎自动化、支付功能强大、申赎其他理财产品便利,其规模也出现了明显的上涨。”华夏银行资产托管部相关从业人士告诉《经济》记者,如何从销售端改良货币基金的支付功能,让产品在申购、赎回上变得更加便利,成了过去一段时间里很多银行思考并改进的问题。“传统金融机构,应该积极发展有银行余额理财功能的货币基金,这样才能让银行系的货币基金显示不输于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功能,进一步促进货币基金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作为现金管理工具,货币基金的最终职能便是为投资者做好现金管理,因此,无论是互联网系货币基金,还是银行系货币基金,最终的行业格局,除了监管政策之外,还取决于现金管理的便利程度。
 
    传统通过银行渠道销售的货币基金,由于其申购必须通过柜台或者网银单笔操作,而赎回资金要在T+1甚至T+2日才能到账,其规模增长就远低于有余额理财功能,无需每次手工操作来申购、赎回的银行系货币基金。
 
    而互联网货币基金,更是将这种支付便利发挥到了极致,以余额宝为例,投资者支付宝账户中的资金,可以以每日扫单的形式,自动进行货币基金申购,这样可以让投资者轻松享受到收益,无需每天进行操作。
 
    “银行系的货币基金如果要逆袭,就要打通支付出口。”张玉认为,余额宝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支付宝在移动支付市场占据了过半的市场份额,大家都在争做微信钱包的“余额宝”,“其实微信钱包对基金公司收钱一点也不含糊,用户开户收费,开户后购买了货币基金再收费,如果购买了货币基金以外的股票基金还要再收费。”所以和微信合作成为微信钱包的“余额宝”,成本着实不低。
 
    那么支付宝和微信都靠不住,银行系最想做的就是推出银行自己做的支付平台去占领市场。现在银联的云闪付已经支持很多银行直接使用自身的APP扫码支付。
 
    而对于能否占领市场,张玉并不看好,“支付宝和微信都占领市场好几年了,银行的支付平台现在才推出来,已经太晚了,银行系货币基金前途未卜”。
 
    实际上,传统银行业已经进行诸多探索。据杨晓晴介绍,目前已有多家银行采取和互联网平台联手或向互联网平台“取经”的方式,推出自己的互联网货基,如招行的“朝朝盈”,借助互联网强化自身业务。
 
    对此,博时基金总裁江向阳对《经济》记者表示,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将给整个金融行业带来革命性的突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助力金融机构提升理解用户的能力,只有在深刻了解用户的基础上,才有可能给予用户更好的金融服务。“这里有巨大的想象空间,金融机构可以基于用户洞察,在客户识别、客户信用、客户财富管理等方面有所突破。”
 
    你中有我
 
    在博弈的过程中,互联网系和银行系都致力于效率的提高、体验的优化和模式的创新,消费者最终成为最大受益者,这是一种良性的发展。
 
    传统金融机构与BAT等互联网巨头未来更多的是竞争与合作共存、合作大于竞争。李高阳表示,互联网金融巨头的崛起某种程度上起到了“鲶鱼效应”,刺激并推动了传统金融机构自身的创新以及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
 
    银行人开始思考应对方式,联手传统基金公司,走上互联网化的道路。互联网公司也在加快线上生态布局,加快建设产业链闭环。在杨晓晴看来,双方各取所长,强强联合,便于为不同用户提供差异化服务。
 
    但大家似乎更看好互联网货基的发展空间。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大量新客户、年轻客户、非专业客户进入公募基金领域,在线交易行为不断普及,简单清晰的产品和服务更受青睐。天弘基金相关负责人认为,互联网端的销售将是未来大众投资者购买公募基金的主流销售渠道。
 
    短期来看,田杰更看好互联网理财,我国中小净值客户更需要挖掘,互联网理财很好地满足了这一点,低门槛、便捷等优势会不断汇集中小客户。“而且互联网+时代就是普惠、脱媒,互联网理财蓬勃发展已是趋势。”
 
    但杨晓晴表示,互联网货基虽然火爆,但最终流向还是银行的协议存款和短融债券,还是要投到银行产品中来。“未来货币基金市场马太效应明显,强者恒强,银行系和互联网系会是未来货基的两大巨头。互联网系和银行系货币基金很难实现严格区分开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就理财市场来说,互联网理财对银行的影响是很有限的,互联网更多的是汇集低净值客户,因为人口基数大,显得总规模大,而在服务专业和安全性上,高净值客户更愿意选择银行。
 
    从多家互联网金融巨头的战略来看,利用技术提高金融业效率是一大趋势,因此,李高阳更期待看到技术推动产品创新层出不穷,共同实现中国金融的普惠。
 
    未来互联网和银行系的货币基金,其发展空间会受到行业政策与经济环境的推动和限制。由于货币基金的原生性功能是现金管理,因此,现金管理能力强、支付功能强的产品,未来都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