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秸秆扎刻传承人的工匠情怀

时间:2017年11月08日 来源:《经济》-经济网 作者:吕华杰 点击: 【字体:

  徐艳丰生于1952年,没读过书,到现在也不认识字,更不懂建筑学、力学、结构学。但是,从11岁用高粱秸秆做了第一只蝈蝈笼至今,这门技艺在他的手中始终没有停歇,他40多年创作了大小80余件作品,这些作品的诞生也成就了一门新的民间技艺,那就是如今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秸秆扎刻。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被评为“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永清秸秆扎刻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获得中国国际民间艺术博览会山花奖、民间工艺金奖等50多个奖项。
 
    一个“蝈蝈笼”
 
    永清县隶属河北省廊坊市,是一个传统农业县,高粱是当地主要农作物之一。20世纪60年代,永清县南大王庄的徐艳丰,看到本村老汉高善福用高粱秸秆扎了一个蝈蝈笼子,从中获得灵感,首先把一个笼窝发展成数个笼窝,又另辟蹊径,把扎蝈蝈笼子变成扎刻花灯及古建模型。
 
    秸秆扎刻是以高粱秸秆为原材料,以卡尺、剪子、锥子、竹签和油灯等为工具,以建筑学、力学等为原理,纯靠手工扎刻成大型仿古建筑模型的手艺。秸秆扎刻的基本特征主要包括:仿古建筑的结构;平衡、稳定的物理性;榫、槽、角度的几何;中国古建筑的观赏性;“六节稳固”的创作等特征。基于这些元素形成了这门技艺独有的技术特点,也使得这项草根技艺经过手艺人的匠心巧手打破了地方“土特产”的属性,作品近看精致,远观大气,登堂入室,被国内外各大博物馆收藏。
 
    缘起“天安门”
 
    “天安门”是徐艳丰创作其秸秆扎刻的代表性作品,也是这门技艺的一个突破,更是徐艳丰从小的梦。徐艳丰的姥爷是抗日烈士,过年时县民政局给他姥姥送来一张年画,而年画的背景正是天安门。徐艳丰如获至宝,便以此为蓝本,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创作。创作期间,他常常忘了喝水、吃饭,困了就睡一会儿,醒了再接着干。村里人取笑他,父母也认为他不务正业,为此他没少挨打,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放弃,因为秸秆扎刻寄托了他全部的梦想。终于在3年零7个月后,长2米、宽1米、用70多万节高粱秆制成的天安门模型做好了,城墙、城楼、配楼、金水桥、华表,样样具备,观者无不交口称赞。
 
    1982年,河北省搜集民间艺术,永清县推荐了徐艳丰的作品。“省里专家看了我的‘天安门’觉得非常精美,想带到日本参加省里和长野县的文化交流活动。”在长野县举办的展览会持续了一个月,扎刻“天安门”因规模最大也最精致,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展览会结束后,省里领导征得徐艳丰的同意,将其当做国礼赠予日本长野县收藏,这鼓励了他在秸秆扎刻艺术道路上孜孜求索,不畏困难,不畏流言。
 
    成就“佛香阁”
 
    从日本回国后,徐艳丰对秸秆扎刻的热情被彻底点燃。接下来,他一鼓作气,用了一年零3个月的时间扎制了“佛香阁”,并想把它送给国家。“可是我到了北京后,不知道哪个部门收藏这类东西,于是就把‘佛香阁’放在天安门广场。没过多久就有很多人围上来问我卖不卖,我说不卖,这是要送给国家的。”随后,在景山学校一位老师的指点下,徐艳丰来到了中国美术馆。两位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徐艳丰,并认为他的作品非常精美且极具价值,但恰逢馆长和专家都出国了,于是建议他留下作品,回家等消息。
 
    回到家后的徐艳丰忐忑不安,回想妻子的反对、亲友的不解、街坊邻居的冷嘲热讽,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那20多天真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人瘦得只剩皮包骨,到第29天时,妻子兴冲冲地拿回一张报纸,徐艳丰刚看完就哭出了声。那是一份《中国青年报》,上面登了一篇名为《这个东西我不卖》的文章,说的就是他在北京的那段经历,而且文章结尾处还提到“佛香阁”模型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事。随后,一批又一批记者来到村子里采访徐艳丰。徐艳丰的事迹在村里引起了轰动,父母终于理解了他,他的扎刻艺术也终于得到了各方的肯定。
 
    遗憾“奥运会”
 
    在徐艳丰家的客厅里,有一件用塑料布精心包裹的作品。这件作品背后有个曲折的故事,这是徐艳丰倾注了最多心血的作品,也是令他遗憾半生的作品。
 
    原来,2001年7月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之后,徐艳丰这位朴实的庄稼汉就想扎制“天安门全景”,为北京奥运会献上最深的祝福。然而,就在他紧张赶制这件奥运献礼作品时,他被检查出身患尿毒症晚期。在与死神搏斗的日子里,家庭的经济困难和昂贵的医药费用让这位扎刻大师几度欲放弃治疗,后来在永清县委县政府和各级文化部门的多方支持下,他成功完成了两次换肾手术。“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会把‘天安门全景’做完,而且比第一件做得更精致、更完美,为我的艺术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徐艳丰坚定地说。但由于病重和经济拮据,“天安门全景”至今未能完成⋯⋯
 
    传承“儿女情”
 
    扎制大型古建筑,至少需要几十万节高粱秆,且要耗时两三年。而要把这几十万节高粱秆扎制成作品绝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因为秸秆扎刻周期长、难度大,完成一件作品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也赚不了什么钱,因此没有多少人愿意学习。徐艳丰病了以后,为了传承此项技艺,女儿中断了中专的学业,儿子考上了医科大学也没有去报到,这个无奈的选择已成为徐艳丰心中永远的痛。
 
    徐艳丰的儿子徐健已过而立之年,他从七八岁时就与姐姐一起跟着父亲学习扎刻,在2003年父亲病倒之后,他更是放弃学医的机会,一心一意留在家里跟父亲学艺。他的悟性很强,买了许多有关古代建筑的书钻研,2005年,他扎刻出了永清旅游景点之一“辽代白塔”,2006年在父亲的指导下又扎刻出了“故宫角楼”,并被送往香港展出。
 
    而徐艳丰的女儿徐晶晶的手艺毫不逊于弟弟徐健,她说:“我并不后悔辍学,因为能传承中国传统艺术和保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很自豪的事。”据她介绍,很多企业家、个人收藏爱好者都十分喜欢他们的秸秆扎刻作品,还有外国人不远千里来永清县参观,有的还拿着中国古建筑的照片要求订做。如今,徐健和徐晶晶姐弟俩已被评为河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每年靠秸秆扎刻能为家里带来两万多元的收入,虽然一家人的生活依旧拮据,但是徐艳丰希望扎刻技艺传承下去的心愿得到了满足。
 
    愿望“艺术馆”
 
    建立一座秸秆扎刻艺术馆是徐艳丰一直的愿望,将存放在家里的作品向公众展示。而技艺的可持续发展仍是需要面对的现实。徐健认为,秸秆扎刻的创意开发面临很多困难。“秸秆扎刻的发展历史较短,人们的认知度不高。未来希望加大宣传,吸引年轻人的加入,培养有志于这门技艺的新生力量,拓宽市场。”2017年6月,永清秸秆扎刻项目成功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运营平台签约,未来在国家级非遗平台上将从企业孵化、产品渠道、资金支持、项目进校园等方面与其展开深度合作,使真正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非遗项目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