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内需扩容迫在眉睫,如何赶上市场的“消费至死”?

时间:2017年12月06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黄芳芳 点击: 【字体:

  “双十一”凌晨,美颜控李潇潇在温暖的被窝里,消费了2000多元的面膜。她选择的是品牌店,价格的确比平时优惠。当她发现面膜比去年“双十一”贵了1元时,有些哭笑不得。

    与传统的欧美“黑色星期五”(美国感恩节及第二天)相比,中国的“双十一”有后来者居上之势。根据Adobe Systems统计,2016年“黑色星期五”在线购物开支同比增长近18%,达到52.7亿美元。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 年“双十一”全网销售额为 1770.4 亿元(约合268亿美元)。也就是说,仅从在线购物的数据来看,“双十一”销售额超过“黑色星期五”。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刘洋告诉《经济》记者,“黑色星期五”与“双十一”的本质不同。前者是美国信贷消费社会的真实写照,寅吃卯粮。后者是富起来的中国人消费升级、消费扩大的写照。
 内需扩容迫在眉睫,如何赶上市场的“消费至死”?
从被迫到主动
 
    过去的20年里,世界发生两次大的金融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两次危机发生以后,外需大幅度萎缩。为了应对危机,我国两次提出扩大内需的发展战略,减少对出口的依赖,逐渐改变中国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局面。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997年中国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37%,1998年该数据增长至57.1%,到2016年其为64.60%。消费已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扩大内需战略也从不得已而为之转变为当前的积极主动。
    2016年,为促进居民消费扩大和升级,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门实施了“十大扩消费行动”,涉及城镇商品销售、农村消费、居民住房、汽车消费、旅游休闲、康养家政服务、教育文化信息、体育健身、绿色消费、改善消费环境和品质等10个方面。由此可见,我国消费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内需扩容迫在眉睫,如何赶上市场的“消费至死”?
 
结构变动迎来升级拐点
 
    “当前我国正处于消费结构升级明显的发展阶段。”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消费经济学会常务理事陈新年对《经济》记者如是说。

    从2014年开始,我国人均GDP接近8000美元。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我国人均GDP为5.03万元(约合7598美元)。预计2017年,我国人均GDP将超过8000美元。

    此时,我国的恩格尔系数(饮食占消费支出的比重)下降较快,已经接近发达国家的恩格尔系数。当前老百姓对外出旅游、保健、医疗、文教、娱乐用品等这一类支出的比重迅速上升。像东部沿海、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人均GDP达到16000美元,他们的消费结构变化更明显。

    “当前的消费结构变化也面临诸多制约因素。”陈新年指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的境外游次数逐渐增多。据统计,我国人均境外购物约1.2万元人民币。中国人到国外抢购炊具、马桶盖、奶粉等新闻不绝于耳。从中可以看出,我国在高端消费品方面满足不了居民消费升级的需求。“在供给上,低端消费品过剩,高端消费品供给不足。这给国内消费品产业提出了一个严峻的课题。”

    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陈斌开教授对《经济》记者表示,从国际的规律来看,当前中国老百姓最主要的需求已经不再是制造业了,而是教育、医疗、金融等服务需求。“中国消费升级正处于这一拐点上。”
 
如何化解阻碍?
 
    3年前,在北京生活的李萍生宝宝时选择了私营妇幼医院。因为她不想每次产检时都要排长队等候。她告诉《经济》记者,最后花了2万多元,比公立医院的开销贵两三倍,但服务好,无需排队,让她很安心。

    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4月底,全国医院总数为28072个,其中公立医院12982个,民营医院15090个。民营医院的数量多过公立医院。2016年1-4月,全国医院总诊疗人次为10.3亿人次,其中9亿人次选择到公立医院就诊,只有1.2亿人次的患者选择去民营医院。

    “老百姓信任公办机构,但公办机构严重不足。”陈新年指出,一方面,国家能否在这些领域继续增加投入仍是未知数。从1998年以来,经过我国制度改革,很多公办机构退出了市场。也就是说,一部分私人开办的学校、医院、养老院,以及幼儿园增加了市场供给。另一方面,经过多年的发展,政府对这些民营企业的监管力度不够。它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过度追逐利润,缺少诚信,也导致多数老百姓不信任民办机构。

    随着收入增长,居民在教育、医疗等方面的需求持续上升。陈斌开认为,中国教育和医疗供给主要由公共部门提供,供给远远赶不上需求的上升,造成了“看病贵、看病难”“上学贵、上学难”等一系列现象。

    “既然供给如此短缺,为何不增加投入呢?”陈新年指出,原因在于这些行业缺少市场准入和对应的监管体系。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进一步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

    今年9月2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国务院决定取消40项国务院部门实施的行政许可事项。相关部门的管理职能要重点转向制定行业标准规范,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惩处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市场秩序。

    未来希望政府部门“重审批轻监管”的现象进一步改善。陈新年建议,鼓励社会资本来办学校、医院、养老院等。准入门槛放开的同时,市场监管要到位。也就是说,让高品质的服务和高收费相匹配,企业自律的同时,政府监管也不能放松,杜绝携程亲子园虐童这类恶劣事件。

    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要增加高质量、高效率的供给。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为市场提供有效供给。相信几年以后,当前不平衡、不充分的供给矛盾将得到缓解。
内需扩容迫在眉睫,如何赶上市场的“消费至死”?
 
痛点即是机会
 
    在当前消费升级的背景下,教育、医疗、养老、金融等行业供给和服务能力不断提升,有望成为拉动消费和经济增长的动力。

    2016年发布的《北京市“十三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规划》指出,北京市当前正处于中度老龄化时期。北京全市常住老年人口340.5万,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5.7%。据昱言养老工作人员的调研,截至2017年10月,北京16个区正常运营的养老机构共有490家。也就是说,不足500家的养老机构难以满足北京老人的养老需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也正是消费升级的短板,老百姓对精神类和享受类需求持续增加,当前供给不足的现象,需要时间来匹配。

    刘洋告诉记者,从中国经济新愿景来看,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均收入达到1万美元,达到美国的27%-30%。同时,解决老百姓的医疗、教育、社保、环保、文化、科技、体育等民生问题。预计到2050年,发展水平进入中大型国家20强,人均收入至少达到美国的70%,GDP总量是美国的2.8倍。从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发展目标来看,目前中国消费经济仍然处于发展阶段。

     刘洋表示,除了增加有效供给,消费金融将成为刺激、扩大和升级消费的重要引擎。据测算,消费金融的资金融通规模高达百万亿以上,但目前仍处于探索培育阶段。

    消费金融,改变了货款两清的传统商品交易方式,围绕消费价值链条的资金融通,是一种商品服务促销的工具和消费资金增值的手段。它也将金融从“华尔街精英游戏”转变为服务大众的普惠金融。“消费金融已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创新风口’。”刘洋希望,未来借助消费金融,激活近14亿中国人的小康型消费潜力,从而刺激、扩大和升级消费。

    随着高质量供给不断增加,合理运用消费金融这一抓手,相信中国人的消费生活将越来越美好。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