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独家新闻 >> 浏览文章
独家新闻

考核目的是发现问题,改进工作,提升脱贫质量

时间:2018年01月05日 来源:经济网 作者:王芳 点击: 【字体:

  1月3日上午,国务院扶贫办召开的“2017年脱贫攻坚考核工作新闻发布会”,会上,国务院扶贫办考核评估司副司长杨炼女士,就央视记者提出的2016年22省区市党委责任考核结果中存在的问题和措施,进行了疏理和总结,并表示考核目的在于促进各地发现问题,改进工作,提升脱贫质量。
 
    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夏更生强调,在考核中也要发挥指挥棒作用促进地方按照现行标准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既不降低扶贫质量又不能调高扶贫胃口。同时,在如何防止考核过多转向考核不力的另一个极端上,必须坚持最严格的考核不动摇。
 
    央视记者:2017年初领导小组对22个省区市的党委责任进行了考核,从考核的结果来看比较普遍性存在的问题有什么?然后具体的一些措施请两位说一下。
 
    杨炼:2016年的考核,从22个省的情况分析来看大概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是比较突出的。一是脱贫的质量不高。存在这种算收入,把还在种还在养的预期收入算为实际收入,搞“算账脱贫”。还有突击脱贫,当年大进大出或者是大量地投入到一个村或者是一个地方,搞突击脱贫。脱贫质量不高,还有就是“两不愁三保障”没有实现,比如说,我脱贫了,但我可能还住在危房里面;或者是,我脱贫了,但还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上学没有保障。
 
    二是帮扶工作不扎实。这里面也有几个重要的表现。有的地方一帮多,一个干部要帮扶30多个贫困户。再有就是驻村干部不驻村,对于驻村干部重派轻管,人是派下去了,但是工作怎么样,效果如何,管理不是很够。还有就是单纯发钱发物,没有具体的帮扶措施,就是给点油给点面,就算帮扶了。一些地方搞一兜了之,帮扶缺乏针对性,不深入,不扎实。
 
    三是政策落实不够精准,有政策空转的问题。比如说,医疗方面,中央和省各种医疗保障政策基本上都已经出台了,但是落实效果不是特别好,特别是大病和慢性病的情况;再比如住房,有的是超标准,超面积,群众负债比较严重。产业方面,产业利益连接不到位,群众参与度比较低,龙头企业发展不是特别的好,带动的效果也不是特别好。金融方面,虽然我们有小额信贷,但是还有一些地方仍存在贷款难的问题,在政策方面有这么几个突出的问题。
 
    四是资金方面,比如说,拨付比较慢,沉淀比较多,涉农资金整合比较缓慢,还有违规违纪、闲置挪用的问题,时有发生。从去年来看,这些问题比较突出。还有一个,就是精准识别也存在一些问题。
 
    2016年的考核结果显示,有8个省份评价较好,中办、国办2016年考核结果通报里面给予了表扬。扶贫资金分配上也给予了重奖,每个省是上亿的奖励,平均是4亿(元)。考核结果提交中央组织部,作为省级党委政府年终考核的评价依据。对考核评价差的省,最主要的措施就是约谈,就是对综合评价还可以但是某一项问题比较突出的,比如说资金问题比较突出,国务院扶贫开发扶贫领导小组就约谈分管的负责人;效果比较差的,就约谈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同时,我们对所有约谈的省进行了巡查,检查整改落实的情况。巡查发现仍有问题的省份还进行了提醒谈话。通过这些措施,达到我们考核促进改进工作的目的,并不是说一定要给多大的惩罚,通过这项工作促进各地发现问题改进工作,提升脱贫质量。谢谢。
 
    同时,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夏更生也在会上强调,考核是一个手段,改进工作是目的。
 
    各地高度重视考核发现问题,开展了深入的整改,对着反馈的问题改,举一反三改,建章立制改,成效显著。我们到不少地方看到,特别是一些被约谈的省份,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普遍的感受是,各地变压力为动力,变坏事为好事,传导压力,压实责任,脱贫攻坚工作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巩固和发展了脱贫攻坚的良好态势。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在各地整改后,对被约谈8个省进行了巡查,对其他省进行了督查,重点查核考核发现问题整改落实的情况。国务院扶贫办对督查巡查发现整改落实问题较多的7个省区市扶贫办的主任进行了提醒谈话。各地普遍加大了考核督查的问责力度,中西部22个省区市共约谈了4239人,诫勉谈话3078人,责令检查763人,通报批评2449人,党纪政纪处分6724人,移交司法机关651人,发挥了强有力的教育警示和鞭策作用。
 
    两年脱贫攻坚考核的实践表明,党中央作出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的决策部署是正确的,考核评估很好的发挥了指挥棒、质检仪和推进器的作用,为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提供了重要保障。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坚定不移地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评估,而且今后几年是越来越严。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在考核评估工作中还存在多头考核、层层考核、频繁考核、搭车考核,填表报数多,迎评迎检、干扰考核评估等问题。尽管考核中发现了这些问题,但与脱贫攻坚所取得的成绩相比,与贫困地区广大干部群众在攻坚进程中的贡献、奉献相比,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我们要勇于面对这些问题,认真加以解决,不断提高脱贫攻坚的质量和成色。
 
    新华社记者:我们从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的信号可以发现,2018年的扶贫工作是侧重提高扶贫质量,但同时又不降低扶贫质量又不能调高扶贫胃口,那在我们的考核评估工作上有哪些举措可以实现这样的一个目标,就是不降低质量又不调高胃口。
 
    夏更生:你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包括在中央农村工作会,总书记强调扶贫既不能降低标准也不能吊高胃口,这个是根据脱贫攻坚两年多的实践对形势做出的一个重大判断。就是说,脱贫攻坚的目标是解决现行标准下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降低标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降低标准搞数字脱贫,算收入脱贫,甚至是“被脱贫”,还有弄虚作假虚假脱贫,这不仅影响贫困群众的获得感,影响脱贫攻坚的质量,影响全面小康的成色,还会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这在脱贫攻坚初期表现比较明显,刚才杨炼同志介绍去年考核的这些情况,为数还是不少。那盲目提高标准会有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呢?就是不仅增加脱贫攻坚的难度,加重财政的负担,而且对贫困户来讲可能是福利陷阱,他感觉到政策太好了,我干可能还不如不干,就影响了内生动力的激发。对其他农户可能加剧“悬崖效应”,还可能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规则。过高的标准也难以兑现,即使一时兑现了,也不可持续,还会损害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所以说中央反复强调要坚持现行标准,既不降低也不提高。
 
    那现行扶贫标准是什么样的标准呢?是消除绝对贫困现象的标准。打赢攻坚战以后,我们要继续解决相对贫困的问题。但现在,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内要消除绝对贫困现象,这个是总书记在新年献词里面说的,是几千年中华民族梦寐以求所解决的事情,在共产党人手里要在2020年解决这个问题,在中国在世界都是一个奇迹。所以说,这个就是现行标准,我们要很明确是消除绝对贫困的这个标准。现行标准符合我们国家初级阶段的国情,符合目前的发展阶段。与国际比较,我们这个标准高于3.1美元的国际标准。我们不光是收入标准,还有“两不愁三保障”,还有为确保“两不愁三保障”实现出台的很多含金量很高的政策,是科学合理的。降低标准这个方面,要防止的是以收入标准代替“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防止简单地以低保兜底一兜了之的做法,要防止这种倾向。去年的考核中,我们发现有的县就是低保兜底还有50%,他就是通过低保来一兜了之,这是不行的。
 
    在吊高胃口方面要防止三种倾向,第一个要防止把义务教育有保障变成了上什么学都不用花钱;第二个要防止把基本医疗有保障变成了看什么病都不花钱;第三个要防止把基本住房安全有保障变成了住大房住好房,甚至有的省里面还问我,我们平房挺好的但不是楼房算不算住房安全有保障?在这个方面,降低标准和吊高胃口都有这个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涉及到考核方面的举措,就是发挥指挥棒作用促进地方按照现行标准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我们考虑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我们要坚持考核导向,就是聚焦精准,这是考核的根和魂,如果要偏离这个,指挥棒就会出问题,所以说要坚持好导向。
 
    第二,我们在考核指标的设计上,以现行标准为依据,包括识别准确率、退出准确率、返贫率等都是以现行标准为基础的。
 
    第三,在考核实施过程中,我们制定了考核工作的操作规程,大家都按照这个规程来。为加强对规程的落实,我们对交叉考核和第三方评估人员实行了全覆盖的培训,尤其是第三方评估人员,有的不是长期做这个工作的,要熟悉政策后才能上岗。做一个测试,看看掌握政策要求、工作标准和底线红线的情况,都掌握清楚了,才能上岗,才能作为评估人员去进行评估。
 
    第四,我们建立了问题复核机制。复核问题就是按照“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进行,不是其他的标准。防止有的对这个理解不透,把吊高胃口的一些措施作为一个好的经验来肯定,形成不好的导向。
 
    第五,在评定结果上,我们也是按照现行标准来进行评判,你的减贫任务完成了没有?你的脱贫的质量和成色如何?我们都是按照现行标准。
 
    第六,就是在整改落实过程当中我们坚决纠正防止降低标准的种种做法,对调高胃口不可持续的一些举措和做法进行提醒。当然了,各地的发展水平不一样,我们按照这个现行标准是党和政府做出的承诺。所谓吊高胃口就是你在这个标准的基础上,又做出了更高的承诺。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做一些加法,但是不能吊高胃口,不能作为党和政府承诺的事项。有的东部地区,比较发达的地区,可能保障的力度稍微大一些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能搞成一种政策养懒汉的导向。
 
    瞭望周刊记者:过去基层在考核方面面临考核的工作过于的繁多,不堪重负,但是我们在调研当中也发现其实考核评估是地方落实责任很重要的一个抓手,那现在中央要求要减少这个考核评估,那我想问一下,如何避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出现考核覆盖不到位或者是说工作责任向基层传导不力的情况,谢谢。
 
    夏更生:前一段时间,关于考核评估造成基层负担过重的问题,我们收到了不少反映。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持续推进,各个方面的考核评估、督促检查、审计巡视等等得到了不断的加强。主要是对照党中央决策部署,加强对脱贫攻坚的监管。根本目的是一致的,就是要提高脱贫攻坚的质量,提高脱贫攻坚的成色,防止虚假,防止不实。现在,基层因考核评估加重负担很多是迎考造成的,真正的考核次数有的省多一些,大多数还不是很多。比如说,有的地方,在国家考核没有确定抽查县和村时,搞全面的迎考备考。省里要备考,市里再备考一次,这样算下来,就显得数量特别多。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已经发出了通知,明确省里一年考核不能多于两次,要整合各类考核,市县不能开展第三方评估,除非经省级特别批准,这样就减少了考核次数,更减少了迎检迎考的次数。
 
    你刚才提到问题很重要,我们要防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首先,各级扶贫部门的同志要有战略定力,不能因为过去考核,现在就不搞考核了。减少是必要的,没有是不行的。没有考核、不实行最严格的考核,脱贫攻坚很可能半途而废,前功尽弃,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要坚持最严格的考核不动摇。对于考核本身存在的问题,我们要不断地改进和完善,不能因为在基层一些地方出现了一些问题,就动摇考核的信心,这个是绝对不能做的。刚才这位记者同志也说了,现在有的地方已经担心没有考核指挥棒,脱贫攻坚这么难的事就不好办了。就像抓四风问题一样,你要不是持续抓下去,他很可能又回到过去的老路上,又回到大水漫灌的老路上,又回到大而化之的老做法上,所以说这个必须要坚定不移。
 
    第二个,就是对考核中有些需要改进的问题必须要及时地改进。
 
    第三个,我们还将对各地贯彻中央脱贫攻坚考核部署的情况进行督导了解,这也是中央的一个决策部署。如果不落实的话,我们也要进行督促整改,顶着不办的肯定也要问责。再一个,就是各位媒体记着在基层采访时,如发现什么地方放弃考核取消考核也可以向我们反映,我们来研究解决这个问题。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上一篇:2017年脱贫攻坚考核评估工作今日启动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