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访谈专栏 >> 浏览文章
访谈专栏

未雨绸缪做研究 ——访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

时间:2018年06月01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寇佳丽 【字体:

未雨绸缪做研究
李光辉,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三级研究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第十九次集体学习主讲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研究领域:区域经济合作、自由贸易区、开放型经济、对外开放、沿边开放开发等。他参与、主持多个国务院相关文件的研究、撰写;参与主持国际组织和国家部委、地方政府、企业的课题200多项,其中有30多项获省部级奖。
 
    “中国必须跟上全球自由贸易区发展的趋势,才能不被边缘化,继而在未来规则制定和世界经济新格局中把握主动,赢得先机。”201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进行第十九次集体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学习,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李光辉受邀,就这一主题进行讲解。此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出了上面那段话。2018年5月12日,面对《经济》记者,李光辉讲述了他的个人成长与学习经历。记者发现,“把握主动,赢得先机”也是他自己的人生箴言。
 
    不断更新个人的目标
 
    李光辉出生在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5岁时随家人迁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一个村子,并在这里接受学校教育。1980年,他高考落榜,随后在建筑工地里干起了临时工。
 
    “当时全家搬去佳木斯,住在农村。高考失败后,我就去工地里推小车。白天打工,晚上复习功课,学习日语。打工两年,风里来雨里去,非常辛苦。边打工边自学的日子,让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那就是不能再这样下去,要回去上学。”
 
    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再次回到高中,并在1986年考上一所专科院校。坚持学习日语,不仅是出于爱好,也是因为李光辉始终认为,熟练掌握一门外语非常重要。辛苦总是会有所回报,但对他而言,这种回报中似乎夹杂着一些曲折。
 
    “1986年高考的时候,分数还不错。尤其是日语,满分100,我考了97。总分超过本科院校录取分数线,但当时不等分数出来就要填报志愿,我就报了一所日语相关的大学。当时报高了,没被录取,被调剂到一所专科学校,专业也改成了历史学。”
 
    大学期间,他几乎“拿了学生能拿的所有奖项”,省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学校一等奖学金等。白天跟着老师在课堂学习,晚上自学,而日语的学习也从未间断。就这样,作为一名优秀毕业生,1988年,李光辉被分配到当地一所中学任教,兼任学校团委书记。
 
    这段时期,他要一边做班主任,一边教授历史课程,还要管理学校的团组织活动,并坚持每天学习。“来这所中学工作不久,我就意识到,自己一定要继续升学。但是白天工作太多了,只有到了晚上,我才能看些书,为研究生考试做准备。”
 
    李光辉依然希望能够在研究生阶段攻读日语相关专业,但在他任教的中学图书馆里,与日语有关的书只有三本。怎么才能够保证学习效果呢?他每天清晨6点起床,背诵一段日语后再吃早饭,下午7点后开始看书,一直到晚上10点。随着研究生考试的到来,李光辉已经能够背诵三本日语书上每一页的内容。
 
    1990年,他终于考上东北师范大学的日本研究所,并在1993年进入外经贸部(商务部前身)国际经济合作研究所(“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的前身,后更名“商务部研究院”)。
 
    “1994年11月4日,我在商务部的入职手续才全部办理完毕,在此之前,我在新华社临时工作过一段时间。当时研究生选择工作的空间很大,有硕士学历的人太少,对我而言,机会很多。在新华社正赶上两会报道,我就发现自己不具备做记者的‘天分’。两会期间,代表们都很累,会后并不爱搭理记者,你要追着别人跑才能完成工作,我做不来。所以才换到商务部研究院这边来。”
 
    面对《经济》记者,李光辉表示,生活本身需要个人不断成长,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目标,每走上一个新台阶,都要重新审视自己,再确定新目标。“这件事要自己去完成,没有人来督促你或者告诉你怎么做。”
 
    做研究要未雨绸缪
 
    查阅商务部研究院的“成长史”,可以发现,该机构其实比新中国成立的时间还要早一些。1948年8月,中国国际经济研究所在中国香港创建,1951年年底迁至北京。后多次经历机构新设和整合,最终成为今天的商务部研究院。而李光辉最初就职的“外经贸部国际经济合作研究所”,是合并前的一个分机构。
 
    “新中国还没成立,国际经济研究所就成立了。一方面,这是为建国准备经济领域的事项,另一方面,也为海外优秀学者和华侨回国做准备。当时的研究所还没有像现在的研究院分得这么细致,一个研究所就负责起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
 
    1999年,发生在商务部研究院的两件大事令李光辉记忆深刻。这一年,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外经贸部会同科技部、发改委、财政部等八部门共同组织实施“科技兴贸战略”。作为年轻学者,李光辉全程参与。同时,外经贸部国际经济合作研究所开始了对中国-东盟经贸合作的前期研究,并在2000年年底提供了国内第一份有关中国-东盟自贸区的研究报告。
 
    “也正是这一年的经历,让我对自贸区感兴趣,直到现在,它也是我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
 
    今天,李光辉已经在商务部研究院工作了25年,从入职到副研究员到研究员,再到2012年就任副院长一职,“管理”抢占“研究”的时间,越来越明显。不过无论如何,他都坚持“研究工作要提前不能滞后”。
 
    “研究工作有些来自领导交代的任务,偏被动。但很多时候,你要有这种意识,就是根据自己的积累和实地调研主动发现问题,提早研究,还要把研究项目合理地分配给团队里的其他人。比如,1999年,我们开始研究中国-东盟自贸区的问题。实际上,学术界对此进行广泛研究是在2002年11月4日之后。而这一天,中国和东盟正式签署了《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非常有意思的是,即使在眼下,晚上依然是李光辉的黄金学习时间。“自己的研究也不能丢下,而白天全给了管理工作和应酬。”
 
    在商务部任职期间,李光辉还考取了北京大学的博士学位。
 
    “做研究不出错,这也很难。预测发展阶段与成果,很可能不是百分之百准确的,这应该也可以说是错误吧。重要的是,平静地接受它。”
 
    2001年,中国和日本在蔺草席等商品上形成贸易摩擦。当时,李光辉在多家日报上发表分析和评论文章。最终,有些判断准确,有些则不然。他常常自省:为什么会出错呢?
 
    他告诉记者,研究要做到三个层面的准备:对工作经验的总结和判断,对数据的解读,对国家、区域情况的实际调查。三个层面,每一个都可以无限接近真实,但要做到“百分之百”实属不易。“错误会让人更深刻地认识到,以后的研究要从上述三个层面做更好的准备,而不是停滞在错误里不前进。”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