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访谈专栏 >> 浏览文章
访谈专栏

中小企业成长:精准扶持也要自我救赎——访中小企业合作发展促进中心副主任陈忱

时间:2018年10月29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寇佳丽 【字体:


    2018年8月20日,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指出,我国中小企业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征,即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尽管如此,我国中小企业仍面临金融机构“惜贷、恐贷、拒贷”,管理模式落后等内外瓶颈因素。如何为中小企业疏通融资渠道、提升其经营管理能力、增强企业竞争力等,是企业自身、政府相关部门甚至整个社会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精准扶持要靠法律定规矩
 
    国有经济命脉往往并不掌握在中小企业手中,但后者仍然极其重要。如何理解这种重要性呢?
 
    “如果说关系经济安全的大型企业是人体的主动脉,中小企业就是毛细血管。一个人若只有几根主动脉是活不下去的,必须有很多毛细血管去连通各个器官,整个人体机能才能运行起来。”中小企业合作发展促进中心副主任陈忱这样告诉《经济》记者。
 
    作为企业发展的命脉,“金融支持”是中小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问题。一方面,“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长期存在,是制约中小企业发展的瓶颈;另一方面,拿到资金支持后如何最大程度地进行合理有效的利用,很多企业还没有想清楚。
 
    “中小企业不像一些较大的国有企业,享受针对性的国家政策和银行扶持。也正因此,从国家层面讲,要加大对中小企业的多样性金融支持,尤其是‘精准扶持’。也就是说,在国家的中小企业群体中,70%以上是私人企业,剩下的才是国有企业。其中,私人企业涵盖广泛,结构复杂——有个体商贩,有家族传统手工业,有大学生毕业创业,还有海外人才归国创业以及下岗职工再就业。这意味着,想要用一种政策去覆盖各种业态的中小企业的金融扶持工作并不可行,因为大家各有特点,‘一刀切’不现实。因此,国家相关部门会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研究金融扶持的精准化,针对某一类或一个领域的中小企业制定专门政策。”
 
    陈忱强调,有关中小企业在金融领域的精准扶持,我们可以在制度建设上参考一些发达国家的做法。
 
    以美国为例,为了促进中小企业的发展,在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的推动下,美国政府于1953年颁布了《小企业法》,作为美国中小企业发展的基本法。1958年,美国通过了《小企业投资公司法》,规定了小企业投资公司可以从联邦政府获得非常优惠的信贷支持。1977年,美国政府再次颁布实施《社区再投资法》,鼓励社区银行向该社区的居民和中小企业提供资金。1982年,美国通过了《小企业创新发展法》,规定研究或开发预算额超过1亿美元的联邦机构要设立小企业革新研究项目,并需要按照一定比例向中小企业提供资金,促进其创新。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美国政府还进一步制定了《机会均等法》《公平信贷机会法》《小企业股权投资促进法》《信贷担保法》等法案,强化对中小企业融资的扶持政策。美国联邦小企业管理局(SBA)专门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方面的服务和担保,拥有总额超过450亿美元的商业贷款、贷款担保以及风险资金,还储备有50亿美元的赈灾贷款。
 
    “在上述制度建设的基础上,针对不同的手工业,比如制鞋业,美国的行业协会也会出台针对性规范。相比之下,中国有关中小企业融资的法律规范尚不健全。从《贷款通则》《商业银行法》到《公司法》《担保法》《证券法》等,可以看出,当前的法律规范并不利于国内中小企业的融资与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就开始关注中小企业的各种成长难题,法律制度的建设应该是未来的工作重点。”
 
    在知识产权上下功夫
 
    从内部来看,我国中小企业有以下几个需要注意的特点:技能单一,专业度低,理论水平有限,技术创新能力不高,管理模式简单;管理者和从业者很多时候都不具备敬业精神,即便获得融资,这部分钱被浪费掉的概率也不算低。
 
    “中小企业的知识产权现状较为糟糕,Copy(复制)之风大行其道。只要一个企业做了赚钱的事情,其他企业便一拥而上,也不管自己到底属于哪个行业。这会反过来打击有心创新的企业。为什么?我投钱投人,终于有了结果,本钱还没赚回来就被抄走了,还不如不做。可是,从2017年年底的统计数据看,中国有4000万家中小企业,如果每个企业都想着创新和大家都放弃创新,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不可忽视。”
 
    创新事关中小企业的生存问题。正因此,政府相关机构更应该加快制度建设,为中小企业提供产权稳定性上的保障。如果政府和社会可以为企业提供产权保障条件,企业一旦创新成功,就不必面临被抄袭、被不公平竞争抢夺成果的阻碍,才能保住持续创新的动力。
 
    “我们总是提到‘持续性’。中小企业涵盖行业广泛,有些领域可以挣一把钱就走,靠走量,利润或多或少都会有;但有些领域不行,不能靠贩卖数量挣钱,只能靠技术和质量。对于后者,只有持续的创新才可能确保企业在市场的地位。”
 
    不过,对于创新,陈忱认为,很多中小企业和企业家似乎更乐意揣摩政府意图而非付诸实践。
 
    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随后,“双创”的号召吸引了全社会的关注;然而,近期有关呼声却有所减弱,一些观点就错误地认为,政府对创业、创新的支持力度减弱了。
 
    “很奇怪的是,大家会问‘怎么最近不提了’,而不是问‘怎么没有人做得很好’。政府出台的指导性政策,对企业和大众来说,是一个大致方向。相关部门不会为每个企业制定方案,这不现实。无论媒体的宣传力度如何,创新是每个企业需要时刻保持的内生动力。如果政府给你资金支持,你才去创新,那企业不就成了不会断奶的孩子吗?企业是市场经济的主体,最终还是应该按照市场规律走,经费只是一个方面,政府的扶持也不会是根本性的决定因素。”
 
    传承不可缺,管理要跟上
 
    国内中小企业对于创新的理解,还存在一个误区:创新就是要抛弃旧的,要做大做好。分析人士经常会提到“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这个观点是针对投资者来说的,而非中小企业。陈忱强调,中小企业要做强做精,不是做大,也不是要追求上市。
 
    “传承与创新并不矛盾。现在有些企业和企业负责人,总是把‘折腾’和创新混为一谈。不是说今天你的企业还是这个领域的,明天你就想要创新,就去做别的;创新或者说企业的事业,都是需要坚持的。这一点,中国大陆的中小企业尤其欠缺。我们外出调研,德国、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地区,都能见到百年老店。我们的台湾地区,有百年历史的面馆,经历了祖孙三代,但它也不缺乏创新,可以持续吸引食客。”
 
    陈忱认为,中小企业亟需加强上述方面的整体意识。此外,中小企业的管理模式也需要顺应时代的变化。我国中小企业的所有者通常也是管理者,多为家族式管理,明确分工不足,日常规章制度多不规范,管理缺乏中长期规划,进而影响工作效率;企业家或者企业负责人的时间没有花费在企业管理上而是浪费在酒桌上。
 
    “中小企业的企业家们,有命挣钱没命花钱,为什么?应酬太多,总需要陪客人。这种现象,均不利于企业文化和管理。自‘八项规定’出台以来,政府部门对接企业的负责人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他们的思维方式正在转变中,企业负责人的态度转变也要跟得上才行。”陈忱说。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