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访谈专栏 >> 浏览文章
访谈专栏

学者肖金成

时间:2019年03月04日 信息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张军红 【字体:

学者肖金成
    简介:肖金成,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主要研究投资理论与管理、区域发展理论,现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曾任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财政金融研究室主任,被中国国土经济学会评为“2011中国十大国土经济人物”,被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评为“2012年中国城市化贡献力人物”,2012年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
 
    走上学者之路,是肖金成自己“导演”的。
 
    1977年参加高考之后,肖金成被辽宁财经学院(现东北财经大学)录取,毕业后被分配到财政部工作,1988年又被调到刚刚成立的国家原材料投资公司,两年之后便升任为公司财务处处长。如果按照这个轨迹走下去,他可能会成为一名官员或商人,与学者身份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但是他偏偏“不安分”,1994年肖金成考取了中国社科院的博士研究生,进行脱产学习。“大家都很奇怪,业务搞得好好的,干嘛要转行做研究?认为我把读博士当作一个跳板,读完了再去赚钱或当官。”然而,博士毕业之后的肖金成既没有去赚钱,也没有去当官,而是实实在在做了“一个别人很鄙视、自己很自豪、怎么干都干不好的职业”——学者,用他的话说,“在我前半生中,出现过多次重大转折,除了参加高考上大学之外,都是我自己导演的。”
 
    “耽搁”博士论文 研究国企改革
 
    攻读博士期间,肖金成师从著名区域经济学家陈栋生教授,陈先生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研究区域经济理论,是我国区域经济学的主要奠基人和开创者,因而肖金成将博士论文题目确定为“西部发展战略研究”,并做了充分准备,希望把论文写好,然而这个愿望却晚了好几年才得以实现。
 
    事情缘于一场学术商榷。
 
    20世纪90年代,我国国有企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一些企业停产倒闭,工人大量下岗,这让此前考察过很多大型国企的肖金成感到了极大的忧虑,“之前工人们忙忙碌碌、热火朝天,但企业停产后设备锈迹斑斑,中国装备工业的摇篮——沈阳铁西区甚至被称为度假区和环保区”,他心中充满了不解:国有企业改革到底是要将其搞活还是搞死?
 
    于是,肖金成决定利用课余时间对国有企业改革做一些研究。很快他发现,国有企业改革首先要卸下企业沉重的包袱,如企业办社会的包袱、债务包袱、退休职工的包袱,支付历史欠账。然而谁来支付这笔费用?“主管部门和企业都是改革的对象,国有企业改革没有主体。当时,有一个体制改革委员会,但也只是提出改革方案。我研究了他们提出的改革方案,核心就是一个字——‘放’,而放的实质就是不管。有些领域以‘放’为核心改革很有成效,如农业改革,一下子解决了老百姓的吃饭问题;商业体制改革,解决了货畅其流的问题,市场一下子就繁荣了起来。但有些领域就不太灵,非但不灵,还搞得怨声载道,如医疗体制改革。国有企业改革也是如此,先是撤销了主管部门,然后一级一级往下放,随之银行实施商业化改革,切断了国家通向国有企业的血管,企业就像断了秧子的瓜,再也没有生命力了。很多企业没等改革,就先趴下了。”肖金成感慨地说。
 
    当然也有很多企业进行了自救,出现了很多改革模式,如“大船搁浅,舢板逃生”“金蝉脱壳”“自卖自身”等,肖金成将这些模式称之为“用自己的刀削自己的刀把”,然而自己的刀是削不到自己刀把的,要想长久发展,还得找一把新刀。从国外盛行的控股公司体制中受到启发,肖金成认为组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将国有企业产权交给经营公司持有、管理和运营,并由其主导国有企业改革,为国有企业卸包袱、还旧账是较为可行的办法,并将此思路写成了文章发表在《经济研究》1995年第2期上,随后就有人写文章同他商榷,但是读完商榷的文章之后,肖金成发现作者并没有完全理解他的观点,于是他决定进一步深入探讨国有企业改革问题,并在征得陈栋生教授同意后,更改了自己的博士论文题目,用了一年多时间写成了20多万字的博士论文《国有企业改革的难点与对策》,并于1999年正式出版,书名为《国有资本运营论》。
 
    在书中肖金成提出,我国国有资产的所有者是全国人民,只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有资格出任国有资产所有者的代表,因此可考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中设立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地方所有的资产,由各级地方人民代表大会行使所有者代表的职能,相应在各级地方人大常委会中设立地方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同时,建立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作为国有资产的人格化代表,负责企业中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应严格依照《公司法》成立与运作,对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而言,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是国有资本的经营者;对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有资本注入的企业而言,经营公司是国有资本的出资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通过股份制改革,将国有资产转化为可以交易的国有资本,既可以保值增值,又可以通过释出部分资本为国有企业职工建立社会保障。
 
    2003年,十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决定成立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按照政企分开以及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原则,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依法对企业的国有资产进行监管,指导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和重组。
 
    2005年,国资委邀请肖金成讨论建立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事宜,彼时距离他提出该观点已有10年之久,大批国有企业已经“无可奈何花落去”,在肖金成看来,讨论已经失去了实际价值。
 
     西部调研:“冷板凳”变“热锅”
 
    1998年,为了继续“西部发展战略研究”的课题,肖金成开始集中精力转向区域发展研究。为了研究方便,肖金成还应聘到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现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任所长助理,并进入南开大学博士后流动站继续博士后研究,博士后报告题目也确定为“西部发展战略与空间布局”。本来想在这个“冷板凳”上默默地搞研究,不成想,这一次他又坐到了“热锅”上。
 
    1999年6月17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西安做了关于西部大开发的讲话,拉开了我国西部大开发的序幕。肖金成也成了大忙人,调研任务一个接一个,“1999年,我带领一个调研组去西北调研,先坐飞机到西安,再乘汽车去延安、榆林、银川,然后从银川乘火车到甘肃,又从甘肃飞到新疆,20天走了4个省区市,两年间走遍了西部12个省区市”。
 
    高密度的调研让肖金成对西部有了更精准、更全面的认识。在西部大开发的资金筹措研究报告中,他提出,要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投资环境以“筑巢引凤”,活化存量资金、凝聚内部资金以“筑坝蓄水”,提高资金利用效率、发展资本市场以实现“金融深化”,要在西部设立特区与开发区,把产业聚集和城市发展作为西部大开发的重点。同时他也提出,西部大开发应该把人的发展放到第一位,提高人的素质、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他的观点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有的还被相关部门所采纳。
 
    城镇化是中国的大战略
 
    “1998年东南亚货币危机对我国沿海地区冲击很大,国务院提出扩大内需的战略对策,但效果很不理想,扩大内需最有效的途径在哪里?是城镇化。”在肖金成看来,城镇化是牵动经济社会发展的牛鼻子,是中国21世纪发展的大战略。
 
    因此,在“十一五”规划提出城市群是城镇化的主体形态之后,肖金成便组织所内研究人员对城市群进行专题研究,并出版了《中国十大城市群》一书,书中对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山东半岛、辽中南、长江中游、中原、川渝(成渝)、海峡西岸、关中等城市群进行了研究,肖金成还对其中多个城市群进行了命名,除川渝城市群之外,其他名称均已在国家批准的规划中被正式使用。
 
    2013年,李克强总理提出“依托长江这条横贯东西的黄金水道,带动中上游腹地发展,促进中西部地区有序承接沿海产业转移,打造中国经济新的支撑带”,随后发改委组织人员对长江经济带进行系统研究,作为国家发改委国土地区研究所所长,肖金成负责长江经济带城镇化与空间布局的专题研究。
 
    “长江经济带原定的区域范围是‘7+2’,即江苏、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四川、云南7省加上上海、重庆两市,但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如果将范围限定在这9个省市,就人为割裂了长三角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是长江经济带最发达的地区,而浙江北部城市是长三角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长江经济带建设应该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贵州恰恰是长江上游最重要的生态屏障。”鉴于此,肖金成建议将浙江和贵州两省纳入长江经济带规划范围,省市数量扩大为“9+2”。同时他还提出,应将安徽划到长江下游,“虽然在区域划分上,安徽属于中部地区,但从地理位置上看,鄱阳湖湖口以下都属于长江下游,安徽的经济联系也主要是长江三角洲地区,因此将安徽划到长江下游更为合适”。最终这两个建议都被相关部门所采纳。
 
    除了长江经济带,肖金成还提出了“四纵四横”经济带,“四纵”即沿海经济带、京广京哈经济带、包昆经济带、沿边经济带,“四横”是珠江西江经济带、长江经济带、陇海兰新经济带、渤(渤海湾)蒙(内蒙古)新(新疆)经济带。“其他经济带我都信心满满,唯有沿边经济带觉得人们不太认同,因为其最不像经济带,城市数量少、城市规模小,城市离边境线又比较远,有的甚至离边境线几百公里。”随后几年,肖金成几乎每年都组织调研组赴边疆调研,2012年去广西,2013年去云南,2014年去新疆,2015年去内蒙古,2018年去东北三省。在他看来,边疆地区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必须重视边疆的发展,通过加大投入,改善投资环境,吸引产业聚集,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这样不仅能够加快“点”的发展,还能带动“面”的整体提升。“深圳的发展带动了珠三角,浦东的发展带动了长三角,天津开发区、大连开发区、青岛开发区对当地经济的带动作用也非常明显。城市发展了,沿边经济带也就形成了。”肖金成说。
 
    “我本是搞业务的,却有意无意地进入了学术圈,做了一名学者,研究了一些东西,提出了一些观点,影响也好,荣誉也好,都如过眼云烟,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为中国的区域发展付出过、奋斗过、忧虑过、兴奋过,我提出的思路与观点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赞同,如此足矣。”肖金成如此总结自己的学术生涯。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83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