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经济网 >> 新闻 >> 访谈专栏 >> 浏览文章
访谈专栏

总有担当者推动时代进步

时间:2018年04月10日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作者:王 芳 点击: 【字体: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
 
总有担当者推动时代进步

    杜祥琬: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的核心人物之一,曾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核武器理论设计与核试验诊断理论研究工作,是核武器中子学与核试验诊断理论领域的开拓者之一;“863”计划激光专家组首席科学家,带领团队把我国新型强激光技术的研究推进到国际先进水平。
 
    1938年,抗日的烽烟燃到河南,杜祥琬出生于盛产“琬玉”的南阳。父亲希望他来日琢玉成璧,比德于玉,而他此生,亦不负家与国。
 
爱上满天星,却钟情于原子宇宙
 
    杜祥琬从小喜爱天文学,觉得满天繁星藏着那么多未知的秘密,很神奇。在开封中学,中文版的苏联天文学杂志《知识就是力量》介绍的美丽星座、深奥的宇宙起源,都令他爱不释手。杜祥琬早就看好了全国唯一一所拥有天文学专业的南京大学。

    可是命运将他引上了另一条道路。河南省要选派两位留学预备生,成绩优异的杜祥琬被选中,去北京接受一年的俄语训练,由于中苏关系发生变化,原本的留学中断了,后来杜祥琬重新选择了北京大学的数学专业。1959年,在钱三强的主持下,这项工作又再次启动,从全国600名留苏预备生中选出30名学生赴苏学习与原子能有关的各个专业。已经上了两年大学的杜祥琬再次被选中。“时任第二工业机械工业部副部长的钱三强为我们送行。他眼光看得远,要搞成原子弹、氢弹,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必须要尽早培养接班人。”杜祥琬说。

    在毕业前夕等待论文答辩时发生的一件小事,让杜祥琬深深地体会到了“国家”两个字的重量。“当时我取完自助餐,拿着托盘与一位苏联同学相对而坐。他说:‘杜,你学核物理回国有什么用?’在他看来,中国人是女人缠小脚、男人留辫子的社会,落后无比,学原子能有什么用?几天后的早上,他兴冲冲地跑过来说,‘杜,祝贺你,知道你有事干了!’原来前一天晚上莫斯科电台中播报了一条一句话的新闻:中国成功爆炸原子弹。”

    一颗小原子弹也在杜祥琬的头脑里“爆炸”了。他感叹道,一个国家的重大进步在海外的反响是非常敏感和强烈的。作为中国人,你能感受到国家的地位从被人看轻到受人尊重的变化。原子核不是白学的!一个人的价值要体现在对国家和民族有意义的事情上。
 
为国奋斗就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1964年,杜祥琬学成回国,被分到二机部九院,从此投身于中国的核武器事业。在这里,老一辈核物理专家,邓稼先、周光召、于敏先后担任所长,包括王淦昌、彭恒武、朱光亚,他们广博的学识、严谨的学风、价值观、人生的追求,也影响着年轻的杜祥琬。

    越是大科学家越是谦虚谨慎,平易近人,尊重别人意见。直到现在,研制氢弹前召开的鸣放会,仍然让杜祥琬记忆犹新。“一屋子人从领导到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谁有想法就到黑板上画,什么结构、如何设计、怎么能成。大家畅所欲言,充分展开学术民主。之后再集中意见,排除一些不合理的想法,不能排除的先保留,归纳出三四个可能制成氢弹的途径,再拿到计算机上试。20世纪60年代初,一有最新的计算机,就优先给我们用,从手摇计算机、电动计算机,到后来的电子计算机。”

    研制氢弹完全从零开始,困难可想而知。国家调兵遣将,将30岁-50岁的物理学家调到九院。当时有一首歌《我们走在大路上》足以形容当时九院的朝气蓬勃:“我们献身壮丽的事业,无限幸福、无限荣光。”

    大家都主动干、加油干,从不计较得失,也不在意地位高下。邓稼先从美国回来,领导找他谈话干这个事,他毫无异议;王滏昌当时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一流成果,回国后,领导说你搞原子弹吧,他说:我愿以身许国。

     “现在物质条件好多了,但仍少不了这一条,没有精神支柱,没有国家情怀、民族情怀,没有发自内心的动力,就形成不了这么大的凝聚力。”几十年过去了,杜祥琬还记得,那时墙上挂着“三老四严”的标语:“对待革命事业,要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干老实事;对待工作,要严格的要求、严密的组织、严肃的态度、严明的纪律。”

    “不知为何,我们那时从来不称呼官衔,都是在姓之前加上老小相称,到现在也是习惯这样称呼,显着亲切,也说明集体的轻松氛围。我原来被称作小杜,现在成了杜爷爷了。”杜祥琬笑着说。
 
几度辞官,科学管理有哲学
 
    1975年,邓小平主持工作,抓生产。周光召提名让杜祥琬当副所长,“我一听,就说不行不行。一当领导,事务性的管理比较多。我上了这么多学,我得搞具体工作,不能脱离自己专业。我还找到理解我的人帮我说情。老周说那也不能让你轻松。你去组建中子物理研究室吧。这一干,就是9年。有人开玩笑说,你推辞就对了,能评上院士很大一部分就是这9年的坚持。”

    邓稼先院长去世时,领导又准备任命杜祥琬为副院长,杜祥琬直接找到二机部部长蒋心雄那里,蒋部长说:副院长任命都写好了,在我的抽屉里呢。杜祥琬坚持请辞。“863计划”开始后,国防科工委成立激光专家组,陈能宽院士是首席科学家,杜祥琬任秘书长来协助他。就这样,杜祥琬的研究领域从核武器转到强激光技术上。过了一届之后,杜祥琬做了首席科学家,“我说这是业务工作,我很愿意,这样又干了7年,一直到1993年,不由分说地被任命为副院长。”由此,杜祥琬成为我国新型激光技术研究的开拓者之一,带领我国进入该领域的世界先进行列。

    中子物理室组建之后,前三脚难踢,可杜祥琬一招制胜。他组织业务骨干,连续地做报告。一方面骨干们感受到尊重,得到大家的认可,另一方面在业务上也把问题理出来了。到“863计划”时,国家开展科技体制改革,又采取了另外的管理机制,即打破单位和部门的界限,从全国各研究院、高等学校选拔有优势的专家团队。将研究重点放在哪,每年投资的经费放在哪,都是专家组说了算。作为专家组的首席科学家,杜祥琬以身作则,他不会因此而向着本单位。“这叫优势互补,强强联合。从国家和科研的角度出发,着眼于怎么能把事干成,去管理事、管理人。一要经得起历史考验,二要人信服,那大家就没话说。到2001年验收,有人说,你们简直是联合舰队。”

    2002年,时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长的杜祥琬,经过院士提名、集中征求意见、中组部考查等环节被选举担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负责主持院士队伍建设和中国能源发展战略咨询研究等工作。与以往一样,杜祥琬克服困难的办法仍是那条颠扑不灭的真理——不停学习,业务知识要更新,工作方法更要不断探索。

    2010年,已经72岁的杜祥琬出任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参与国际气候谈判。杜祥琬向记者表示,气候变化是科学,不是阴谋、陷阱,而是影响未来人类可持续发展和人类安全的重要问题。国际上,转变思路,把国际气候谈判打造成国际治理的平台,积极做贡献者、建设者。
 
总有担当者推动时代进步
 
    杜祥琬在上北大数学系时认识了爱人毛剑琴。“是个书生气很足的女子,追求者很多。”五年之后,杜祥琬从苏联留学回国工作,毛剑琴恰好在北航读研究生,与杜祥琬的单位不足两站地。“这可能就是人们所谓的缘分吧!”

    提起儿子毛大庆,杜祥琬脸上洋溢着喜悦。万科集团原副总裁毛大庆是杜祥琬唯一的儿子。“小时候,我们与他当朋友。教他学自行车、学游泳。”杜祥琬的岳父是著名的建筑设计师,但六个女儿没有一个学建筑。“也许是隔代遗传,毛大庆从小与外祖父相处时间更久,他特别喜欢画画,继承他外祖父的衣钵。高考时,所有志愿的专业都是建筑系。”

    “我们那一代都是国家的需要选择了你,现在年轻人的选择更加多元,这当然是好事。人们追求物质利益,但国家民族的进步是大家共同的利益和愿望。家国天下,家与国的利益可以是一致的。每一代人都有自己要完成的使命,总会涌现一批人会选择比较崇高的价值观,来承担一代人的责任。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商业创新,只要能推动人类进步,将自己的人生价值融入到国家和时代的进步中,就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鲁迅先生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而杜祥琬的人生诉求正是:传承父辈精神,服从国家需要,追求科学信念;铸国家基石,做民族脊梁。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网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经济》杂志订阅电话:010-58393765或010-58393760

文章热词:

上一篇:中国是世界企业发展的最佳舞台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 经济日报
  • 经济杂志
  • 专刊
二维码
  • 新闻
  • 旅游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