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业增强认同感归属感

时间:2020年05月31日来源:经济日报 李育蒙 【字体:


    我曾短暂做过一段时间的“社区网格员”。不过,当时并不是叫“网格员”,只是戴着“袖章”承担一些基层社区的巡查和信息采集统计工作。很多时候被居民当成志愿者,很少有人听过网格员这个称呼。作为从业人员,当时像我一样的同事,大都对这一职业的认同感比较低,导致此类社会需求找不到相应的从业人员。


    前不久,受人社部委托,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了《关于对拟发布新职业信息进行公示的公告》,拟新增10个新职业,“社区网格员”名列其中。在我看来,这是适应社会新需求之举,这种“新”并不是指网格员本身职责“新”了多少,而是获得了一种身份认同。我认为,社会上仍存在一些有大量岗位需求但缺乏相应人员匹配供给的情况,应该给予这些工作岗位同样明确的职业身份,以便更好地吸引从业人员,在满足社会需求之际,也能免除从业人员后顾之忧,找到职业归属感。


    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形势下,“小”职业恰恰是“大”时代的生动体现,各类需求繁杂旺盛,层出不穷,满足需求的各类职业也接踵而至,在“需求—满足需求”这对孪生关系中,新职业也就应运而生。很多时候,社会并没有及时明确这类职业,但需求的人多了,干的人多了,它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职业”,进而会引起国家层面的重视。


    进一步看,国家治理是一个动态化的过程。在职业认定方面,及时根据发展变化的客观实际新增职业种类,既可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也能够给予从业者明确的身份认同,这正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具体体现。


    (作者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广州大道中289号)
 

文章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