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位置:经济日报社(集团)经济网 >> 产 业 >> 滚动新闻 >> 浏览文章

柏睿数据:用价值说话

2021-04-02 来源:《经济》杂志-经济网 谭冉   加入收藏


刘睿民

历经6年,威讯柏睿数据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这家以基础大数据库建设与数据库技术服务为主的创业系企业终于闯出了一条新路。“它处于一个技术变革时代,也处于一个国内真正重视基础技术研发的时代。”投资人梁雪青这样诠释。

作为柏睿数据掌舵人的刘睿民,在这场“变革”中既充当了工匠,又充当了先锋。

21世纪初的中国,大数据库及分析技术迅速崛起,在很多领域已经布局运用。“国内很多客户用比国外贵几倍的价格购买数据库,但真正需要根据国内特性修改数据时,很多要求都无法实现,到目前为止都是这样。国产数据库领域缺少有力的竞争者。”刘睿民明白,要想不被“卡脖子”,必须要找到一个“支点”,2014年,他带着柏睿数据横空出世。

在惠普和摩托罗拉深耕多年的刘睿民自打回国创业后就不断地在内心进行双重建设。

技术投入与市场开拓是他多年来面临的两大问题。先进的技术并没有让市场很快承认柏睿的价值,很长时间,刘睿民都在与市场磨合。市场从没有义务去了解一家刚刚起步的国内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数据公司。

可喜的是,这一切正在悄然变化。随着“国产技术”的不断壮大,市场的价值观也在朝“国产”看齐。

2014年、2015年柏睿连续推出两款原创数据库产品——全内存分布式数据库RapidsDB和全内存分布式流数据库Rapids StreamDB,填补了国内同类产品的空白,让柏睿数据在与甲骨文等国际巨头的竞争中获得了第一张PASS卡。


这个资本盲盒有价值


大数据被大肆渲染是在2015年-2018年之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说“大数据时代”已经来临。刘睿民正好赶上了这个风口。

“与很多应用公司不同,大数据库基础开发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需要日积月累,并不是投入时间和精力就能成功。但还是有很多业内的朋友自掏腰包,支持这项事业,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情怀,这是让我最感动的。”刘睿民反复强调“情怀”二字。

不可否认,这些人和刘睿民有着相同的“基因”,他们对中国大数据库的建设充满了极高的期待和热情,像是共同参与了一场不计输赢的“赌局”。“刚回国时我接触了很多业内前辈,在谈到要创立一家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大数据公司时,大家的热情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都希望中国在这个领域要有所突破。”刘睿民说。

2014年4月,望京soho P2P、O2O公司林立。蓝驰创投合伙管理人陈维广从朋友那里得知国内刚刚成立一家数据库公司,于是在望京一座写字楼里找到了刘睿民,短暂的沟通后,两人一拍即合,在不到25分钟的时间里,柏睿数据获得了陈维广200万美元的天使轮注资。

刚创业的刘睿民被“吓”到了,以至于每次见面都会问他,“不怕我卷钱跑了吗?”“公司干不成怎么办?”“楼下这么多P2P、O2O,投他们第二年就赚,投我也许得10年,为什么?”而陈维广总是笑而不答。更有趣的是,从2014年第一次投资至今,陈维广就再也没有来过刘睿民的办公室,也从来没有要求汇报公司情况。“你可以理解为这个投资人‘消失’了。”刘睿民笑称。

类似这样的“家长”还有很多。刘睿民在接受《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2018年和2019年,他以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国际专家的身份,抢在欧美国家之前率先提出的《SQL9072 2018流数据库》和《AI-in-Database 库内人工智能》国际标准提案取得重大进展,成为仅有的两项由中国主导的数据库国际标准,一举打破欧美国家40年来的标准垄断,为中国的数据库技术赢得了国际话语权。而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研究院领导、高校教授、技术同僚帮他出谋划策,传授申标的种种经验。

站在资本的角度看刘睿民,这简直就是在开盲盒。

彼时市场习惯于挣快钱,刘睿民做的这些在当时的中国几乎看不到太强的需求,流动数据量不够多,所以要不断根据国内实际情况调整技术路线,在这个过程中,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投资柏睿数据后,梁雪青最大的感受就是盒子打开后她到底会得到什么。2016年柏睿提出数据库国际标准时,投资人算是第一次打开盲盒,但没有人知道盲盒里的东西能否给自己带来价值。直到2018年4月,工信部公示了“2017大数据优秀产品和应用解决方案案例”入选名单,柏睿数据研发的“面向实时大数据分析领域的高性能分析应用平台”名列其中,成为全国仅有的8个数据分析挖掘类优秀案例之一,并被写入工信部组织编制的《大数据优秀产品、服务和应用解决方案案例集》向全国推广。一时间,国内对于大数据库的认可与日增强,市场需求越来越大,柏睿产品全面开张,盲盒里的东西在真正意义上突显出了它的价值。


“趁他们还在睡觉的时候”赶超


从成立以来,柏睿数据以每年一款的速度不断推出新产品。除了2014年和2015年两款全内存分布式数据库外,2016年柏睿数据首次推出了数据库内人工智能产品ParallelAI;2017年推出自有数据库储存引擎,实现了数据库SQL解析层、优化层、执行层到存储层等数据库内核技术的全部自主可控;2018年柏睿数据与申威芯片共同研发了国内首款数据库加速芯片——数据库加速&安全芯片;2019年,柏睿数据新增自动化人工智能AIworkflow、数据编织Data Fabric,帮助用户提升数据价值发现效率;2020年柏睿发布数据库“神器”——数据管控存算一体机,软硬件的结合实现海量数据存储,实时精准计算相融合的功能。这些成绩让业内刮目相看,这家土生土长的中国企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占领技术高地。

这从资本市场也能看出一二。

2015年末,柏睿数据获得由信中利领投的A轮融资;2017年5月和2018年9月分别完成由国科嘉和领投的B轮,以及由东方嘉富领投,盛世泰诺、中銮投资等跟投的B+轮过亿元融资;2020年6月完成由海通证券旗下南方融合基金与盛石资本旗下长三角产业创新基金联合领投的亿元级C轮融资。

近几年,国家大力支持5G、新基建等新技术的发展,这也为柏睿数据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挑战。机遇在于平台更为广阔,对数据库建设的需求和应用的范围更广;挑战在于数据来源相对欧美列国较少,底层的技术基础积累需要沉淀下来踏实干。“过去国家在这一方面投入不是很大,现在更多的是在补课。”刘睿民这样说。

“什么时候上市?”

“还是以今年年底为目标。”

“上市能有充足的资金?”

“不,我们缺的是人和时间。”

刘睿民对公司上市期待满满,对于他来说,一切的资本归根结底解决的是人才的事。中国大数据库技术的发展不过数年,需要从国外引进经验丰富的人才,一方面能够真正帮他把技术梯队带起来,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避免技术踩雷。

采访最后,记者问上市以后的柏睿数据打算如何赶超国际上的领先者?

“趁他们还在睡觉的时候。”刘睿民如是说。


0
上一篇: 隆力奇按下智能变革“加速键”
下一篇:做新基建创新者服务数字中国

经济智库